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大风过境(一)丹邕 非现背 ooc 00 那天邕圣祐走在街上,正打算去面包店给她买她最爱吃的红豆面包,途中被一个做采访的姑娘拦住了去路,女生的眼睛又亮又闪,里面藏满了期翼。 她举着话筒问他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他愣了一下,然后说有。 她正张口要接下去,邕圣祐摸着鼻子说不好意思,有点赶时间。 他甚至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侧身离开了,脚步匆匆。 从人群里随便捞一个出来问,大抵都爱过,或多或少。而他的爱像一场龙卷风,破坏性极强,跟细水长流永远沾不... 6 36
这几天不更 酝酿下一个中长or长篇(我好像写不来短的)前面有哪篇实在想看完整版 以及下篇文想看什么题材(点梗?)可以给我评论一下 18 8
月食(一)#写了我爱的脑洞 #不能做任何保证#所有出场人物皆为(四声)角色 ooc00我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惧怕死亡,那种恐惧宛如天性如影随行。在我企图为了这一点找到理由之前,脆弱的不堪一击的人生突然拥有了铠甲。我随即意识到小说电影里总是表达的观点并不是骗人的。当有一天你为了爱变成了一个披荆斩棘的勇士,你再也没有任何惧怕的必要。爱是如此强大。但那只存在于普通或者说正常的情况下。若你的爱人等于你的恐惧本身呢?你会如何抉择?飞蛾扑火,还是逃之夭夭。01没有窗户的房间。刺鼻的血腥味。沉重的锁链。被拷在墙上的人。男人的脚步停在门外,随之拉开门正中间的镜盖,透过局限的面积往里望去,墙上的人气息奄奄,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 1 32
阵雨番外#你们真的好懒#红心数量太少担心没看到我更了番外#全文加番外的合集在微博还有度盘#微博跟我lof名称同名#自行搜tag#最后的一点啰嗦了#翻篇了跟这个故事say goodbye【裴珍映视角】“你们后来真的没再见面了?” 我跟智圣哥聚在一起,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我们没再在他的韩餐店吃饭,为了喝的痛快一点,没有顾虑地互诉衷肠,便另寻了一家。酒过三巡,智圣哥看上去已经醉了,脸颊泛红,整个人歪在桌子上,手别扭的到处指着。 我看着他的样子有点羡慕,因为我总是越喝越清醒,就像我想做的事一样,总是不如意。 他终于还是把这个问题问了出口,我端详着他好奇的模样,想智圣哥应该憋了蛮久的,辛苦他了。只是这个问题... 10 101
阵雨(完结-下)34 成年人的世界残忍于即使昨天你的世界被搅得天翻地覆,今天你也要遵守规则继续生活。 他也想撂下身上的担子,找个地方藏起来,从此销声匿迹。 或者自私一点,不要那么多顾虑了,跟裴珍映远走他乡,不再管这些是是非非。 这些想法最终也只能搁置在脑袋里,想想便过了。李大辉不能放下责任,他有他的巡演,有他的事业,有爱他寄予他厚望的粉丝。他不是任何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得。 可等到呼吸平复,李大辉靠着厨房的碗柜缓缓地缩到地上,他在人前有多决绝,在人后就有多无措。眼泪的浸泡使他眼睛肿痛,残存的理性在这... 15 103
阵雨(完结-上)31 李大辉的首场solo演唱会就在首尔,紧跟着几天后的日程在日本,日本的巡演要去好几个地方,安排下来他至少要在那边待上一个月。由于两人工作的关系,李大辉和裴珍映倒没觉得两人分隔在两地有什么,只是两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比起平常更腻歪了一些。 毕竟太久没有开过演唱会,李大辉的紧张体现在了花费更多的时间在练习室上,越接近演出的日子,他去的越勤。再隔几天就是正式在场馆彩排的日子了。 裴珍映只嘱咐他注意饮食,不要睡眠已经不足了,身体所需的食物营养也跟不上。 剧组中途休息的时候,裴珍映拿着剧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有几句台词他始终背不熟。... 21 89
阵雨 现背 上中篇 微ooc 四万六千余字 “爱确实是溺水,李大辉没能逃脱,裴珍映也没有。” 🔗:https://m.weibo.cn/6001613362/4161746777694836 再见即完结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 这段时间就看合集吧 (把字仔细看完 不要误会我 没有哪个故事会这样完结) 10 63
173
平行世界邕辉 短篇【五】“哥哥这次不会再走了吧?”邕圣祐看着李大辉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失笑着说,“不会走了,放心吧。”他站起身来,往旁侧了侧,最后干脆走到书桌前拿起李大辉正在写的纸张。李大辉慌忙走过来,想要夺下邕圣祐手中的信纸,无奈个头窜得再高还是没有哥哥高,怎么也抢不到。字迹未干,还残留着墨水的味道。邕圣祐看着他写给自己的信,话语还没到结尾处,但意思已经领会到了。当众被人看情书的感觉,更何况是当事人,李大辉觉得这简直糟糕透了,头低低的望着地面,耳朵红透了。邕圣祐用力的搓了下李大辉的头发,“我们小辉很纯情。”说完揽过李大辉就开始往外走,李大辉脚步踉跄,“邕哥哥去哪啊这是。”“吃饭。”酒楼里,觥筹交错,... 2 42
平行世界邕辉 短篇【三】邕圣祐走了后,时间变得同等天亮和等他下学一样漫长。晚上听邕圣祐念完故事,回到自家院子里去后李大辉望着天上挂着的月亮,便开始盼太阳快些升起来,好到新的一天又能去见邕圣祐。新的一天开始了,又开始盼太阳快些落下,盼那人回家。日子有个盼头也是好的,盼着盼着就到了,只不过从前盼的时间短些,现在长了点。李大辉不知道邕圣祐说的优秀具体该怎样达成,要怎样的优秀邕圣祐才会满意。邕圣祐走了,这里的天气又凉了一些,呼出的白气雾了窗子像思念一样团在一块,怎么也散不开。李大辉在冻乎的季节里愈发懒散,他是个少爷,平常没得谁来敢管。父亲忙得很,在外做生意,忙着挣钱。母亲是个闲不下来的主,爱跟其他太太凑着搓麻... 2 50
平行世界邕辉 短篇【零】阴沉沉的天空飘起了小雪,纸片般纷纷扬扬地落满了屋顶、树枝,道旁的大路上堆积了不少路人的脚印。又是一年冬来。书桌台上用相框装起来的两人发了黄,正执笔写字的人衣袖擦过纸张页面,沙沙的声响和着暖气片轻微动作,落得那人有点冷清。眼睛没从前好了,在白天也要打开从前只当作是摆设的台灯。白炽灯的光亮印照着他专注的面颊,眼镜滑下来架在鼻梁上,还能看出他年轻时的标志模样,不过人老了瘦削了许多,棱角分明,却是柔和的。岁月静的缺乏生气,他写了半晌停下笔把它搁置在一旁,邕圣祐望着屋外下的渐大的雪无声地叹了口气。有些想从前一下雪就在外头和他堆雪人的日子了。不知道他在那边过的好不好。罢了。只要岁岁平安,即... 4 69
the number between 0 and 1丹辉 短篇 (二) 好奇心害死猫,能够口口相传的话到底有一定道理。可惜人在怀有好奇心的时候通常意识不到它的危险性,未知是一座烟雾弥漫的森林,你不知道森林深处隐藏的是宝藏还是猛兽。忐忑又期待,等到你终于走近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丑陋的真实击溃你,一切都已经晚了。 李大辉不止一次问过自己后不后悔。每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他又会觉得自己辜负了姜义建。姜义建这个人,带着鲜明的好像是用生命全部力量刻画出来的棱角,闯入他的世界,砸下一个十年二十年或者几十年都不能复原的大坑。他遇见姜义建前的人生,十七年来一路顺风顺水,偶尔在小说电影里体验一把... 3 35
评论看多了心烦,我只说这一次。每个人都有看文取向,我尊重这一点,因为我也有自己的取向。但麻烦不要重复的跟写东西的人说“不要xx”“能xx吗”,尤其是在一开始就设定好了的情况下。我一直都更注重的是故事情节,比起结局我喜欢两人之间的不断推进。我尊重你,你也要尊重我。 19
the number between 0 and 1丹辉 短篇 painful but beautiful too. (一) “别去注意歌词,听节拍。” 李大辉穿着一身黑色装束站在镜前,正单手插腰指导学生,他面前是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个个现在都跳红了脸,汗水直直地顺着额头往下淌浸湿了衣襟,耳边不时传来粗重的喘气声。 他是一名舞蹈老师,这里是他开的舞室。 到了中途的休息时间,李大辉挥挥手让孩子们去玩会,自己弯腰拿起放在地上的热水瓶上了楼。这个空间一共两层,中间的部分被旋转楼梯衔接起来,上面跟下面没什么差异,也有宽阔的镜子,配备好的音响和轻松舒适的环境。可李大辉从来没在这里教过学生,也没有邀... 6 53
3 6
这场爱就像溺水 他们谁都没能逃脱 2
阵雨(一)狼辉 现背序当人对未来怀有期待的时候,通常会将自己在意的那方放入众多的期划里。而许下心愿的很多时刻,也一定是真心觉得自己会实现。大概是太强烈的付出和占有让人变得贪心,直到记忆褪色成模糊的模样,才能幡然醒悟过来:在那些时刻尽力了,也认真过,这就已经足够了。零限定了时间而组合成的wannaone,一早我就做好了准备,可我一直坚定地相信着我们的关系,不会像我们唱的那首歌,变成一场很快就会过去的阵雨。过生日时,我诚心向上帝许愿,愿望是李大辉和裴珍映永远不要分开。你站在我身后,手像往常揽在我的腰际,我许完愿转过头来看你,蛋糕上摇曳着的烛火倒映在你的眼眸里,那样温柔的光亮产生了魔力使我相信上帝一定会保佑我... 4 99
罐辉 | 穷途末路(三)李大辉坐在院里的大树下乘凉,今天难得比较悠闲。视线前方是一群新兵蛋子,教官只看背影也不怒自威,他在心里暗自庆幸躲过一劫。他看了半天,终于确定了训练内容,就是两人组队进行近身搏斗。男人打得火热,李大辉坐在这里都能听到那边砰砰的声响,但战争需要,人人都得用力,要不然活不下去。坐久了一旁的热气蒸腾上来熏人,李大辉用手做扇子给自己扇风,这时视线里闯进一个人。最边上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人,他正勾着拳头往对面的人身上挥去。李大辉看不见他具体的神情,但也不知怎的,莫名地就把那人认出来了,那是赖冠霖。赖冠霖像一件精致无比又杀伤力极强的武器,眼神又恨又狠跟刀子似的往人身上刮,呼呼的风声急急掠过李大辉耳畔。他起了好... 4 51
罐辉 | 穷途末路(二)“赖冠霖!” “到!” “即使你是赖司令的儿子,但只要在这儿一天,你就没有特权!” 随着教官的话落下,响起的是他更洪亮的声音,赖冠霖挺直了腰杆回应道,“是!”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利用自己的身份做什么,他已经得到足够多了。 赖冠霖背对着太阳,强烈的光线造成的阴影模糊了他的面庞,高挑的影子斜斜错错的打在地上,只有顺着额头滑落的汗滴能够看得分明。错乱的呼吸还是出卖了他的心绪,掷地有声的呼喊如同鼓槌敲在他心头,这个字砸下去担保的是他的整个人生。 练习的不断重复,直到变成神经的自动反应,他无需思考就能直接动作。 他所在的训练营是相对安全的地方,所以医援所就设置... 1 56
罐辉 | 穷途末路(一)如果因为这场战争你一无所有,那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你的耳朵,做你的手,做你的脚,做你的所有? 哪怕这个地方极目一望,尽是死亡,看到你我就能看到生路。 一 “爸。” 这是赖冠霖不知道第几次站在他父亲的书桌前。 夏日的夜,蝉鸣绵绵不绝,混合着热浪更添聒噪。赖冠霖穿一身熨帖又严肃的正装,笔直地站在父亲面前,眉宇坚毅,透露着他这个年纪应有的英气。 “生在军官世家,我更应该一马当先,做一个军人必定是我这一生的使命。”赖冠霖铿锵有力的把决定权推到了他父亲面前。 战火纷飞的年代,硝烟熏人眼,炮火夺人性命,无情的揭露了这片土地正承受着的浩劫。赖冠霖的... 6 54
罐辉 | 没有想好题目的大纲军官世家的少爷x战地医生(i guess赖冠霖x李大辉硝烟四起,战争的炮火味弥漫了整个国土。正等待着政府接济的平民老百姓遭了殃,物资价格水涨船高,人们活生生的死在现实的残酷里。 国家打仗最需要的是兵力,稍稍长大了些的男孩个个都在父母的哭喊里参了军。赖冠霖生在军人家庭,父亲是司令官,他从小便向往保卫国家,为国家而战。他父亲不许,赖司令在此时也不过是个寻常父亲,没有哪一个父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 夏日的夜,蝉鸣绵绵不绝,混合着热浪更添聒噪。赖冠霖穿一身熨贴又严肃的正装踏步进了书房,他笔直地站在父亲的桌前,眉宇坚毅,透露着他这个年纪应有的英气。 “生在军官世家,做一个军人... 6 44
降尘(三-下)闵玧其问朴智旻通知单上写的哪栋楼,他拿出来一看,这才发现他跟金泰亨都是经济学院的,而金南俊和闵玧其是他们同院高一届的学长,赶巧都住在栋。 现在朴智旻想来,原来那时命运就已经把他们紧紧的拴在一起了。 他吸溜几口面,看看桌旁的手机,手伸过去又缩回来,如此反复还是狠了心拿过来打了金泰亨的电话。 那边接的很快,“喂,智旻?” 朴智旻考量了一会儿,豁出去了,“后天玧其哥和南俊哥就要回来了,他们要在我家吃晚饭。你们也很久没见面了吧,要不要一起?” 电话那头很久没有声音,这股安静让朴智旻有些莫名地心里发慌。 “嗯。”金泰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挺好的,我来吧。” 他悄... 5
禁戀(下)三 自那次之后,金泰亨时常惦念着头顶闵玧其温热的手感。 他回到家打开灯,啪嗒一下,金泰亨悟了。闵玧其就像这开关,需要摸索,照亮他的这一角,教他懂得人生真的有值得期待的事。 金泰亨再去学校时,整个人都如雨后春笋般,生机勃勃。 闵玧其的数学课一天有两节,只有周四的时候是四节,因为那天有闵玧其的晚自习。他周围的同学一到星期四,精神格外低迷,身高因此都要矮上几公分。只有金泰亨格外快乐,竟然有如此圆满的一天,从早到晚都能见到闵玧其。 从前他觉得课本上的文字和字符都像天上的云朵,眨一下眼睛就换一个模样,现在金泰亨专心致志起来,云朵变成跳跃的音符,闵玧其就是整篇乐章。 在他托... 11
禁戀(上)我已经知道禁忌是这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人们说它危险,然后给它下定义,纷纷奔走告知——这是禁忌,不准碰。 可说到底,凭什么人们说是,就一定要是了。 一 金泰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件事,一个人首先要保证的是自己开心,这样一来,无论怎样他都是愉快的。金泰亨爸爸去世得早,他的妈妈为了养家糊口,一个女人没有多大本事,只能成日在外奔波。他很体谅他妈妈,在这样的家庭里,金泰亨很难不懂事。 在那同时金泰亨学会了另外一件事,凡事不要太投入,这样一来,无论结果如何,是好是坏都不会波及到他。 他渐渐长大,长成一座孤立的岛屿。一直到他上高中,这座岛才有人来。 二 开学了,夏日的热... 8
降尘(三-上)晚一点的时候,南俊哥打来电话,他正好在厨房下面,铃声一响他差点把带壳的鸡蛋掉进锅里。 朴智旻手忙脚乱的跑去接,途中腰撞到了桌子的尖角,疼的他直抽气。 电话接通后金南俊一听到,立马皱着眉说,“又怎么了。” 他对着空气摆着手,“就是撞到了桌角,我没事的哥。” 金南俊叹了一口气,“你见了那小子吧。” 朴智旻走回厨房,搅拌着的筷子在听到这句话后顿了一下,他笑了笑,“幸亏你跟玧其哥在B市出差回不来,要不然你们也去宴会,怕是会闹不愉快。” 金南俊说,“未必还要跟那小子打一架不成,当年金泰亨他...” 朴智旻打断他的话,“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哥。”... 7
能寫出一百個be 寫不出一個he 4
降尘(二-下)金泰亨在里屋换衣服,他进卫生间匆匆地洗了一把脸,朴智旻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左看右看,这些年下来他也没有变化太多。顿了一会儿,他猛地摇了摇头,朴智旻指着镜子里的自己,竖着眉毛,语气认真地说:振作一点朴智旻!不要再乱想了!不要那么不争气!说完他酸溜溜的想,金泰亨都订婚了,他还能怎样呢。 金泰亨的房子在闹市区,走出小区没有几步就是一条美食街。 走在路上朴智旻这才打开手机,屏幕上最近的一条消息是玧其哥发来的。玧其哥还是同往常一样,字少却直切要点:不要做傻事。 朴智旻觉得好笑,看着手机摇了摇头,然后无奈的敲下回复:哥,我不会的。 金泰亨看他笑来了兴趣,凑了脑袋过来看,朴智旻哪敢把... 7
下雨了他一直加班到凌晨,从工作室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头顶黑如墨的天空,一时有些分不清这是凌晨还是新一天的夜晚。 冬天的温度降到零下,冻的人瑟瑟发抖。天气热的时候,人最多流流汗,多摄入点紫外线,最遭也不过是晒黑几度。闵玧其想肤色问题对他而言也不是很紧要,至少他能够动弹。他走在回家的路上,裹在身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被冷风无情的化为无物,血液在他体内仿佛都结成了冰,寸步难行。 走了大概十分钟,闵玧其闪身进入了左侧的便利店。里面充足的暖气让他松了一口气,寒意逐渐褪去,他这才放低已经紧缩很久了的肩膀,让脖子与它分开。 他的视线在收银台前竖立起的展板上徘徊,进来了总得买点东西,正好他有些饿了。点了一碗杂酱面,付款前... 20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