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阵雨(一)

狼辉 现背






当人对未来怀有期待的时候,通常会将自己在意的那方放入众多的期划里。而许下心愿的很多时刻,也一定是真心觉得自己会实现。

大概是太强烈的付出和占有让人变得贪心,直到记忆褪色成模糊的模样,才能幡然醒悟过来:在那些时刻尽力了,也认真过,这就已经足够了。






限定了时间而组合成的wannaone,一早我就做好了准备,可我一直坚定地相信着我们的关系,不会像我们唱的那首歌,变成一场很快就会过去的阵雨。

过生日时,我诚心向上帝许愿,愿望是李大辉和裴珍映永远不要分开。

你站在我身后,手像往常揽在我的腰际,我许完愿转过头来看你,蛋糕上摇曳着的烛火倒映在你的眼眸里,那样温柔的光亮产生了魔力使我相信上帝一定会保佑我们。

曾经那样的笃信造成了我的痛苦,你瞧,若我不心生期盼,我就不会那么放不下了。

我说服不了自己,除非我从未遇见你。






“哥,你紧张吗?”


李大辉有些过于频繁的眨着眼睛,他拍拍自己的胸口开始深呼吸。大约还有十分钟,他们要上台演唱最后一首歌了,这一切都要在此结束了。


裴珍映替李大辉理额前分开了的刘海,他叹了一口气。“我说不紧张,你信吗?”


李大辉摇头,笑了出来,“不信。”


在旁边一起的队友,脸上都是少有的严肃,还掺杂了不舍、迷茫等很多复杂的情绪。裴珍映揉了揉李大辉的肩膀,李大辉心里一直想着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了这天,整个人紧绷起来。


工作人员喊了一声,示意该上场了。


快要到舞台的时候,李大辉悄悄捏了捏裴珍映的小拇指,他做着口型——不要分开。裴珍映跟他拉了个勾,便迅速的走上舞台。


台下的粉丝比他们的反应要激烈的多,李大辉努力的去记住看到的每一张脸,记住每一个帮他完成了梦想的人。


应援棒亮起的灯连成一片,与他邻近的地方传来呜咽声,李大辉举起话筒开始唱歌的这一刻突然觉得抱歉。她们都是从不同的地方赶来,却只能像当下匆匆的参与一场,他无法记住每个人,更无法跟每个人感同身受。他的眼睛酸涩起来,那以后呢,脱离了这个团体,以后她们还会继续支持他吗?会支持多久?


李大辉有点羡慕,羡慕少女可以全全的投入自己,这里总有一个地方、一个组合、一个人是属于她们的,她们肆意地挥霍自己的喜怒哀乐,使自己的青春因为这份珍贵的感情而大放光彩。而他呢,他对未来一无所知,他是大海里失去了导航的一艘帆船。


他即使贡献了所有,也有可能一无所得。


“让你无法看到

我们悲伤的泪水

我们就此结束

如今就此

停下吧

......”


舞台的最后裴珍映走到了李大辉身旁,他抱紧了身体紧绷着的李大辉,他们都无法再抑制泪水。灯光洒满了整个场馆,闪烁着像散落的金针,标志着wannaone的终点。


那晚的场景李大辉一直不敢轻易拾起,哪怕它像血肉一样融进了他的体内。


*

李大辉揉着眼睛醒了过来,视线渐渐清楚了。他侧过身去摸索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李大辉重新平躺好,他望着天花板,半晌叹了一口气。他又做了这个梦。


wannaone解散后,他们都立即投入了自己原来所在的公司,趁着热度还有很多上升空间。


李大辉很忙,裴珍映也是。


现在情况不同了,大家都稳定了下来。一切也都不一样了。


晚上的时候李大辉要跟裴珍映去吃晚饭,昨天哥发一条消息过来,说在哪里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餐厅。他们还是很亲近,李大辉觉得这样的亲近带有欺骗性,让他时常产生错觉,错把这个当下和以前的当下划等号。


他们脚下好像再没有了立足点,不小心注意的话,就会倾斜到其他地方。


裴珍映肯定也知道这一点,但他们都无法拒绝彼此,无法定义是缓冲也是希望。




(突然想写了 就写了 我希望自己可以写完 看到这里希望你是愉快的^






评论(5)
热度(101)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