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阵雨(完结-下)

34

 

成年人的世界残忍于即使昨天你的世界被搅得天翻地覆,今天你也要遵守规则继续生活。

 

他也想撂下身上的担子,找个地方藏起来,从此销声匿迹。

 

或者自私一点,不要那么多顾虑了,跟裴珍映远走他乡,不再管这些是是非非。

 

这些想法最终也只能搁置在脑袋里,想想便过了。李大辉不能放下责任,他有他的巡演,有他的事业,有爱他寄予他厚望的粉丝。他不是任何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得。

 

可等到呼吸平复,李大辉靠着厨房的碗柜缓缓地缩到地上,他在人前有多决绝,在人后就有多无措。眼泪的浸泡使他眼睛肿痛,残存的理性在这时一点都发挥不出效用。悔意和不甘迅速发酵,连带着难过吞噬他,那些念头在他的心里叫嚣,为什么要软弱,为什么要放弃,你还能找到像他那么爱你的人吗。

 

他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他再也无法找到一个像裴珍映的人那样爱他。裴珍映只有一个,别人可以有他的眼睛,有他的鼻子,有他的嘴巴,有跟他相像的脾性,可最后都不会是他。他不会再遇到那么一个人了。一点侥幸的可能都没有。

 

人不是很难改变的吗,他真的没有自信能跟裴珍映扛过以后更大的风雨。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躲。哪怕百分之百里只有百分之一的危险可能性,他也不能去冒那个险。他不敢在老天面前自作聪明。

 

明明可以得救的,他为什么还要抓着裴珍映不放。

 

命运已经对他们足够好,给与了他们那么多可以彼此相爱的时间,日后他有大把大把的回忆可以倚靠。

 

他真的想得通,可还是无法抑制的心痛,那种爱和痛从内心深处滋生出来要生生把他撕裂,撕碎。冰与火,水与土。他想的越清楚,每个不可避的现实都来绞着他的心让他痛不欲生。

 

人生真的很难说准谁会陪谁完完整整地走过一生,但有些事情要用时间来衡量就没意思了,也无法去衡量。可这一场人间游戏,正是因为有你,我才倍感有趣。

 

他很爱裴珍映。无疑裴珍映也是爱着他的。

 

所以他很不喜欢无能为力,它不是代表不作为,就是没办法。很多事情就是没办法。相爱的人要分开,明明还是华发的年纪却要死去,人间的不公平还少吗。无能为力这四个字,简单又多么致命。

 

如果继续跟裴珍映做朋友,对他或者裴珍映,或许都会好许多。

 

朋友是个暧昧的词,它代表着退让和将就。

 

我们的人生这样用力的相互渗透过,近到血肉快相融,二要合为一,走到了最后却要抽身个干净,重新做回朋友。这样的身份转换未免太残忍,怎么能够将就。我只要看到你就会想起曾经,想起两人一起规划过的以后,那些温存和执念结成了毒瘤。

 

温柔是把淬了毒的刀,刀刀夺人性命。

 

我甚至看到你就会想以后站在你身边的人会是谁,他会有怎样的面貌,会有怎样的性格。跟我像吗,还是跟我完全不一样(我猜你怕跟太像我的人交往,我自作多情地想那会让你想起我)。我这样想象着,觉得以后陪在你身边的人是男是女也不重要了,我是个胆小鬼,他比我勇敢,能给你更多的安全感,我就放心了。

 

虽然我是希望你幸福的,但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你跟其他人走完余生。我肚量很小,不能看你那么爱过我后去爱别人,要把曾经给过我的通通给他,我无法坦诚的祝你幸福。

 

心有歹念的人不能继续留在你身边。

 

明明只是失去一个裴珍映,他却感觉自己把李大辉也弄丢了。

 

失落和失重同时到来,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过得太好,现在要他这样来偿还。

 

“失去的感觉,真的很痛啊。”李大辉喃喃着。

 

 

 

 

35

 

在日本的那一个月,他有时觉得孤单,有时又觉得很充实。

 

每天都过得很累。

 

在经纪人面前、工作人员面前要控制情绪,站在舞台上面对粉丝,要发自内心的笑和感激,不能分出多余的一点感情给裴珍映。要不然他就会觉得不尊重别人,他总不能每分每秒都去记挂裴珍映。

 

那感觉就像自己是一个木偶人,头顶上有股力量牵引着他,引导他动作,不让他出错。

 

可一到私人的时间,他缩在酒店房间的角落,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明明什么都没想,明明已经站在了那么高的位置,还是无缘无故的想哭。手莫名的发起抖来,等他意识到抚上面庞,面上早已湿凉一片。李大辉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把眼泪擦干,又会有新的眼泪流下来,直到他把皮肤挫红,眼泪滚过刺痛了他。双手紧紧的合握在一起,还是抖得厉害,停不下来。伸开双臂抱住自己,自己拍着自己的肩膀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会过去的,身体却也恼人的不听话,跟着发抖。太折磨了,折磨到他咬上枕头无声痛哭。他连声音都不敢出,他怕被人发现他的狼狈,怕被人知道他有多难过。这种难过几乎让他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好了。

 

他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写歌,把情绪全部藏在曲里。私人的活动不再参加,连演出完后的聚餐也不去了。第一场日本演唱会结束的时候,那时大家和乐融融的聚在一起,桌上是烤的发出滋滋声响的烤肉,香味扑鼻,人们开心的碰杯,他也笑咪咪的举着盛满了啤酒的杯子跟他们碰杯,大喊cheers,仰头喝下酒的那一刻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碰完杯,他们注意到李大辉的不对劲,纷纷问他怎么眼睛红了。

 

李大辉揉了揉,边起身边说大概是被烤肉的烟子迷了眼睛,他去厕所洗把脸。

 

他站定在厕所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红的像兔子的眼睛,眼泪还在掉,俨然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眼泪生产器。洗完脸后,他回去坐下没多久就告辞了,找了个借口说身体太累了,想回酒店好好睡个觉。

 

他们都体谅他,让他快点回去,注意安全。

 

他活在自己的影子下面,像个逃犯。浑浑噩噩,三魂丢了七魄。

 

他们彼此的联系方式都还在,只是不再联系,连在这种时候两人都是默契的。

 

李大辉猜裴珍映也不好过,虽然电视剧里看着好好的。

 

尹智圣旁敲侧击问了很多次,每次李大辉都回答的敷衍,明显地不想碰这个话题。最后尹智圣也不再问了,跟裴珍映有关的事都成了禁忌。明明两月前三人还在一起吃饭,说着济州岛的趣事。

 

夏天很快的过去了,跳过秋天,直接进入了冬天。

 

他的手一到冬天就冷的不得了,戴上手套也无济于事。这个时候又开始想,或许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在想那个人。

 

分开已经三月有余,时间这个概念真的很玄妙啊,以为过去了好久的事其实就发生于几个月前,他们曾经那样好,他紧紧握住的回忆却早就飘远了。人的记忆会撒谎,为了好过一点。

 

到美国巡演的时候,揣了那么久的心事,李大辉这才告诉妈妈。

 

他总觉得这件事应该面对面跟她说,她愣了很久,看着李大辉欲言又止,最后那些话都化成了拥抱。她揽过李大辉把他紧紧抱住,手一下一下的顺着李大辉的背,什么也没说却胜过千言万语。

 

这几个月他哭过太多次,等他终于能把这件事完整地讲出来,他已经掉不出眼泪了。他回抱着她,轻轻拍妈妈的肩膀,“会好的。”

 

既说给她听,也说给自己听。

 

最后一场演唱会在LA,裴珍映来了。

 

他不是在舞台上看到他的,裴珍映没有进场。他演出完收到裴珍映的消息,说在从前的那个地方等他。他有些吃惊,不可否认的是在去见他的途中,他的心雀跃到像复活了一次。

 

他不知道裴珍映为什么千里迢迢的过来,也猜不到他想跟他说什么。

 

但有时哪需要这么多理由呢。

 

隔了那么久,他要去见他了。

 

他们从前喜欢坐在顶上的长凳旁看夜景,站得很高,楼房和车辆都变成了小小的发光点。裴珍映穿了一件风衣,风过的时候卷起他的衣角。

 

李大辉走过去,“哥。”

 

裴珍映回头朝他笑了笑,取下自己脖子间的围巾绕过他的脖子,“怕你冷。”

 

你瞧,他总是那么温柔。

 

他埋下头蹭进围巾里,上面还有裴珍映的体温和味道,熟悉习惯了那么久,以后没有了可怎么再去习惯呢。风吹得很大,把头发吹得盖住眼睛,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情绪。风把他的心也吹得呼呼作响。“怎么来了?”

 

裴珍映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礼盒递给他,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摇曳的让灯光照去像水波,他声音很沉,有些哑。“一月份我的行程走不开,索性提前给你生日礼物了。”

 

李大辉接过那个小礼盒,握在手里是暖和的,眼睛干涩了那么久又要落下泪来。他有些愣神,反应了半会儿才说,“你可以..之后再给我的。”

 

“但以后不会再跟你来LA了。”

 

裴珍映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最后要抽开的时候有些舍不得。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竟是比他释然,李大辉突然拽住了他抽开的手,固执的死命握紧了。裴珍映看上去有些意外,有一秒的恍惚,又恢复了神情,到底还是把手抽了出去。

 

“我以为我还会跟你看无数次LA的夜景,我还想过,说不准以后我们老了会在这里定居,结婚。世事无常啊,变化太快了,没想到还没到老,我们就分开了。你一直很懂我,我那么沉默内敛一个人,你能在我身边陪伴那么久,我已经很感激。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懂你的意思,所以我不为难你。”

 

李大辉的后悔在这个时候达到了最顶峰,裴珍映太爱他,爱到连他说分开都在体谅。他们十七八岁的时候打打闹闹那么多次,一直到三十三岁也没少拌嘴,怎么到了这个问题上,两人一点打闹都没有了。谁也没有用力挣扎。

 

真的就像他写的那首歌。

 

爱是溺水,我无力逃脱。我们都没能逃脱。

 

“对于有的人来说,如果有人喜欢自己那就等同于这个世界都是喜欢他的,如果被那个人抛弃了,他就等同于被世界抛弃了。我很想说自己就是有的人,很想控诉你怎么能轻而易举的放弃,什么事两个人不能好好解决。”

 

“辉啊,这三个月以来我每天都在想着和你复合。可一次又一次的打开电话联系簿,都不知道电话通了该和你说什么,感觉用乞求这个词会破坏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平衡。两个人的爱到最后怎么能变的卑微。即使我看着kkt,也想不出该打点什么字好说清楚我的意思。就在踏上前往LA的飞机那一刻,我突然想通了。”

 

“有些矛盾不是为了和解而存在的。我们只要在一起,就不得不考虑大众的问题。这次和好了,还有下一次。我不希望我们在一起只是不断地重蹈覆辙。”

 

他是要打算闹一番的,做个出尔反尔的人,扑进裴珍映的怀里大哭一场,然后裴珍映会哄哄他,他们就和好了。裴珍映的话却丝毫没有给他后路,他看的太透,看的太远,让他根本没办法反驳。说什么都像是无力的辩解。

 

这个哥总是出人意料的体贴成熟。尽管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要。

 

“我竟然还在想复合,我真是个任性的人啊。”李大辉弯了眼睛,笑的裴珍映在视线中模糊了。

 

“不光要做我的大明星,还要做大家的大明星。”

 

裴珍映的眸子在夜色里亮的像星星,让他不敢凝眸细看。他最后揉了一次李大辉的头,“我喜欢的人自然是挂在天上的恒星,永远发光发热,永远让我仰望着不会掉下来。”

 

后来等到他把这件事完整的讲给尹智圣听的时候,用了这样一段话为他们在LA的对话结尾。“他那时跟我说分开,我心里明明是知道的,但就是一点也不相信。想狠狠抓住他的领子,狠命瞪着他直到眼泪掉下来,赌这幅样子会不会使他心软。结果这些想法只是在我脑子里波涛骇浪,我懦弱到什么也没说。他大概也于心不忍,扭头过去待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走了。我围着带有他体温和味道的围巾僵在了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过了很久才想要哭,眼睛鼻子酸巴巴的像在泡菜坛子里泡了十年那么久。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不想那么狼狈来着,可心好像不是我的了,揪在一起痛得不得了。”

 

尹智圣久久没有说话。

 

李大辉笑了笑,“这样搞得好像他特别狠心,明明是我说的分开。”

 

“我想我们走到了这一步,大概是他太体谅,而我太胆小。”

 

李大辉知道自己被裴珍映很深很深地爱过。

 

 

 

 

36

 

巡演成功地结束了,电视剧也结束了最后一集的放送。

 

新的一年到来了。

 

他们之间也彻底的翻篇了。

 

李大辉又开始着手准备新一轮的回归,裴珍映的演技得到了认可,接到了很多广告邀约,新的剧本还在筛选中。两人都在各自的领域闪闪发光。

 

他们最后见面的那天晚上,李大辉还有句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你也是,要做大明星。一直做最闪亮的那颗星星才行啊。”

 

他只能在心里这样轻轻说道。

 

李大辉原来从不看以前的视频,最近开始把它们翻出来看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总会梦到那个时候的事。有的梦是他参加produce101,有的梦是他后来加入新的团体从零开始,但大多数都跟裴珍映有关。

 

他们没再联系。

 

这场长达十五年的爱恋像一场无疾而终的梦。

 

他还能再过几个十五年呢,过了那么久,李大辉才发觉人真的对时间的流逝毫无想象力,急于成长的时候只觉得日子过得太慢,可当真走在这条路上,各色各样的事情看得多了,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被逐渐缩小。他的小心翼翼,他的好奇心,带着他一路走到了现在。

 

关于裴珍映,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擅长接受痛苦,世界上确实存在很多苦涩难言,他没有否认过。裴珍映教会他的,也是最宝贵的,那就是如何去爱,如何接受有些事只能让其顺其自然。

 

在他剩下的不断前进的人生中,那些养料化为李大辉的力量,打开记忆的匣子,看看那一路走过的磕磕绊绊,他就能从内到外的好起来。

 

李大辉生日见面会那天,唱到最后一首歌,全场的灯光聚在他身上。他闭着眼,睫毛轻颤,想起了那年生日许下的愿望。他诚心向上帝许过愿,愿望是李大辉和裴珍映永远不要分开。既然老天不答应他,还叫他们吃了那么多苦头,接下来的愿望就必须得帮他实现。

 

保佑裴珍映一切都好。

 

他或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放下,可他已经不再期盼了。他只希望他一切都好,这样他才能好。

 

最近反复的那个梦,梦里裴珍映对李大辉笑,笑的融化了冬雪,李大辉的心脏砰砰跳动着,声音清晰到好像就响在耳畔。裴珍映说他是胆小鬼,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瞳孔在光线的照射下棕的发浅,可是他还是用了那么多力气爱他,谢谢他。裴珍映笑的那样好看温柔,让他看红了眼睛。

 

以后有很多事不能再跟你做了,我们不再在彼此身边。

 

希望你以后的人生能够顺遂平安。

 

“爱是溺水,我没能逃脱。”

 

哥逃脱吧,要自由。

 

我们都没有错付,只是熬不过命运。

 

 

 

 

*

写到今天,这个故事真的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每次写完一个长篇都要长长的舒一口气,伸一个懒腰,告诉自己辛苦了。这场梦不仅仅是他们两人的,也是我的梦。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各自安好,写到我被自己代入,被自己感动。感情是个复杂的事,或许很多事无法再继续下去,可他们都被对方深爱过,在最原始的问题上,他们都不该有遗憾。


现背的命运是无法逃脱的,李大辉骨子里的懦弱体现在了他的不自信上,裴珍映总是偏袒他。他们的结果只能说是性格导致的悲剧,是不可抗力。分分合合可能会延长一点时间,可空空耗费感情又有什么意思呢。他们只会不断地重蹈覆辙,只是覆辙的形式不一样罢了。


我写他们的时候有很多爱意,也带了那么点自己的情绪。故事的最后,他们都没有错付,已然是最好。


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他们的故事,看到这里,勿要再纠结,一直以来谢谢了。








评论(15)
热度(107)
  1. 炸酱拌勉新都桥7号 转载了此文字
    爱过就好TTTTT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