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大风过境(一)

丹邕

非现背

ooc

 

 

 

 

00

 

那天邕圣祐走在街上,正打算去面包店给她买她最爱吃的红豆面包,途中被一个做采访的姑娘拦住了去路,女生的眼睛又亮又闪,里面藏满了期翼。

 

她举着话筒问他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他愣了一下,然后说有。

 

她正张口要接下去,邕圣祐摸着鼻子说不好意思,有点赶时间。

 

他甚至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侧身离开了,脚步匆匆。

 

从人群里随便捞一个出来问,大抵都爱过,或多或少。而他的爱像一场龙卷风,破坏性极强,跟细水长流永远沾不上边。

 

他爱那个人的时候还叫雍成宇,爱凋零后,雍成宇也消失的了无踪影。

 

在那场爱里,他连自己都被拔根而起。

 

 

 

 

01

 

每年大一新生进校都有人组织见面会,其实就是开学前在网络上聊得热火朝天的那帮人,线上到底还是转换成线下比较靠谱。

 

今年雍成宇变成了大二老生,身兼外联部部长的要职,负责促成这次聚会。

 

成年人的娱乐方式无非吃完饭来个饭后蹦迪,可惜在club里雍成宇甩着一张臭脸,既不尽兴,还扫别人的兴。

 

而每次在雍成宇不爽的时候,总有个人能让他从零度直接降到零度以下。

 

金在奐长臂一伸,揽过雍成宇的肩膀,手放在身侧,还不够味地摩挲了几下,油腻到雍成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转过去就看到金在奐这样一副造型:头发在发胶的作用下根根竖起,脸颊肉本来就多,现在一笑,全堆积在了一起。八颗牙齿咧的一览无余,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牙口好。

 

雍成宇眯着眼睛把头移远了点,“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别来招惹我。”

 

金在奐挤眉弄眼,“我们可是发小啊,多少年的交情摆在这儿呢,咱俩谁跟谁。”

 

雍成宇嫌弃的干脆一屁股挪开了,连话都不接。

 

金在奐死皮赖脸的跟着挪过来,“来了那么多小鲜肉,怎么不看看。”

 

金在奐快速的瞄了一眼桌面,“坐在这里干喝酒,没前途哦。”

 

雍成宇没好气的说,“我昨天跟人开房,衣服脱的干干净净,前戏都走的差不多了,结果搞半天他倒在了下面。”

 

“就他那长相,谁会相信他是个零。”

 

金在奐听完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连着几巴掌拍在雍成宇背上,拍的啪啪响,笑的特别贱。

 

再好死不死的补一刀,“就你这长相,我也没想过你是零啊。”

 

雍成宇闭上眼抬手揉了揉眉心,他相信自己再跟金在奐讲下去就要当众表演暴打智障了。他深呼吸一口气睁开眼睛,拿过桌上的酒杯立马抽身离开。

 

脱离了金在奐,他靠在舞池的后方,看着前方把腰扭得像海带一样的男男女女,浅浅的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洋酒。

 

“一个人?”

 

声音乍然响在耳旁的时候,雍成宇挑了挑眉,他竟然没有意识到有人在靠近。

 

雍成宇悠悠转头过去,是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男人,应该是刚从前面的人群里出来,热的胸口前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额发湿透了。皮肤被照的反光,一双狭长的眼睛,形状像钝角三角形。气质上比自己年轻,笑着说话的样子挺可爱的,只是眼角的痣和他大方袒露出来的锁骨让他看起来有些色气。

 

雍成宇收回了考究的目光,反问道,“一个人?”

 

他耸了耸肩,“如果你是,那我也是。”

 

雍成宇仰头干了杯里剩下的洋酒,手一顿将杯子放在了后方。

 

他勾勾嘴角,笑的英气又邪魅,“那我是。”

 

 

 

 

bhys wyll

(不好意思 我又来了)





 

评论(6)
热度(46)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