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大风过境(二)

丹邕

非现背

ooc





雍成宇刚抬起手,想要搭在他肩膀上,他就先转头朝正后方卡座里的人扬了扬头,然后比了个OK的手势。雍成宇的手停在半空中,被尴尬凝固住了。他在搞什么,为什么要朝那群人比手势。

 

雍成宇僵硬着嘴角,皮笑肉不笑,“怎么了。”

 

他重新转过头来,这才反应过来要解释,“我在跟我同学打赌,他们说你不会搭理我。”

 

他笑的一脸无害,眼睛眯成了缝,“谢谢,帮大忙了。”

 

雍成宇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一段时间他都要水逆了,看来下次出门前要先看看黄历。但也不能在人前失了风度,他气到极点反而嘴角的弧度升的很高,“举手之劳。”

 

“大一新生?”

 

“你也是我们聚会的人吗?”他反问。

 

雍成宇暗自说我还是组织这场聚会的人呢。

 

“我是大二的。”

 

他缓慢地点了点头,“原来是学长。”

 

雍成宇问,“你叫什么名字?”

 

“姜丹尼尔。”

 

对话没再继续下去,雍成宇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重新回到卡座也只有被金在奐那小子嘲笑的份,他可不认为出了那么大的洋相后半夜还能遇到什么好事,立马逃似的离开了club。

 

看来以后不能看到哪个顺眼就上去胡乱勾搭,真是够倒霉的。

 

不就是让他保持洁身自好吗,反正少吃一点肉也不会掉块肉下来,他还是做得到的。

 

赶在门禁前一分钟,雍成宇堪堪抵达宿舍。把自己收拾妥当后早就累的够呛了,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都还在外面狂欢。等到入夜深了,雍成宇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拍的啪啪响,还有些麻酥酥的疼。

 

他狠力朝外踹了一脚,随即听见好大一声“哎哟”。

 

不用睁眼,雍成宇就知道那是金在奐。

 

“真是的,你不管我疼,你踹我不嫌自己脚疼吗。”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金在奐嘟囔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雍成宇一句话快刀斩乱麻,“不要惹我,还有,我现在吃素。”

 

“不准有疑问,要不然绝交。”

 

“睡了。”

 

命运总是跟人开玩笑,说出口的事明明都已经铁板钉钉,却偏要来设法搅黄。第一次雍成宇在上楼梯时看见姜丹尼尔,他当做巧合。第二次在食堂门口遇见买饭出来的姜丹尼尔,他还是当做巧合。第三次在超市选泡面的时候碰到姜丹尼尔,事不过三,这如果也算作巧合,那未免也太戏剧性了。

 

两人面对面站在放满了泡面的架子前,姜丹尼尔咧着嘴巴笑,笑起来就像正在摇着大尾巴的..哦对,雍成宇终于找到合适的形容了。姜丹尼尔笑起来很像萨摩耶。

 

“又见面了,学长。”

 

“之前都没时间问你,太匆忙了,学长叫什么名字?”

 

他过分乖巧的样子让雍成宇产生错觉,那晚额发湿透,衣领敞开的人不是姜丹尼尔。雍成宇有些头疼,但还是礼貌地回答了,“雍成宇。”

 

“雍学长没有在意那件事吧。”

 

“没事。”

 

这段记忆简直让雍成宇浑身不自在,他总觉得姜丹尼尔提起它是故意的,若不是这样,干嘛还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姜丹尼尔肯定在他走后跟人嘲笑过他,笑的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就是一只笑面虎。

 

“真的没事吗?”姜丹尼尔打量了一下雍成宇略显微妙的神情。

 

“真的。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雍成宇挥了挥手然后就往结账的出口走了,转过头就呸了好几下,说的有够伪良心的。

 

他真的可以吃素一学期,老天保佑他不要再见到姜丹尼尔了。

 

 

 



评论(4)
热度(32)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