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渡否【一】

狼辉

非现背

ooc





2017年。

 

时间约莫在上午十一点,李大辉刚睡醒起来,伸着懒腰站在房间窗前,外面是难得一见的好天气,万里无云,天蓝湛湛的。他微微弯了下嘴角,放下伸长的胳膊发出了一声惬意的哼唧,今天出门应该不用穿外套了,套个毛衣就行。

 

李大辉推门出去,客厅没人,他探头扫了一圈,歪着头听了下,厨房里没动静,倒是隔壁房间里鼾声连连。这次该轮到他了。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李大辉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然后自己戴上了耳塞。“起来!起来!起来!”

 

嘭一声,从床上蜷缩起来的不明生物处发射来一击高速枕头杀。李大辉轻巧往旁边一站,枕头砸在了门上。

 

他直接往里走,打开了书桌上放着的音响连上蓝牙,用360度环绕音包围了整个房间。

 

赖冠霖被弄得不胜其烦,腾的一下坐起来,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了。他皱着眉头利索的下了床,朝着李大辉在的位置直奔。“你是不是一天不跟我打一架你就不舒服?你给我过来,我告诉你李大辉,我不打着你,你就别想好过。”

 

李大辉跟他兜圈子,两人在房间里开始玩起了睁眼睛的捉迷藏,他一脸幸灾乐祸,“让你昨天来吵我睡觉,现在知道痛苦了吧。一报还一报,咱们彼此彼此啊。”

 

就在赖冠霖还差一点逮到李大辉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铃铛碰撞在一起的清脆声响。赖冠霖叹一口气,放下了手。

 

“工作来了。”

 

他们冥界这通知方式一点都不冥界,索命索的十分小清新。

 

李大辉长嚎一声,“我还打算今天好好玩一下呢,我们只是引渡者,到底为什么要做勾魂的事啊。冥王也真是的,也不专门设个岗位,净连累我们。”

 

赖冠霖已经把衣服换上了,右手中指的地方突然就出现了一枚戒指,一个银色的环,没什么花纹。

 

赖冠霖上下扫他一眼,心情烦躁的只想把眼前这人的嘴巴缝上。他的行动力极高,想完下一秒就把李大辉往外撵,“就你废话多,当引渡者是还债的。赶紧的,把自己收拾好出门了。”

 

李大辉也不恼,被他推出去还是一脸笑呵呵的欢喜样子,反正把赖冠霖吵醒就是目的达到了。他进房间把选出来的白色毛衣放了回去,可惜的摇了摇头,拿了件黑色的出来。走时右手中指上也戴着一枚银色指环。

 

梧桐路。

 

李大辉和赖冠霖站在路边,神情漠然,观望着十米远的情况。

 

一辆大卡车和一辆公交车撞在了一起,惨烈的是大卡车装载的是钢筋,公交车刹不住撞上去来了个贯穿,事发突然,死亡是一瞬间的事。

 

指环是媒介,每个引渡者都有,里面只装一样东西:生死簿。

 

李大辉手心翻过来往上,不一会掌心就像电影院的投影一样,现出一本黑色的簿子,封面什么都没有。引渡者勾魂的时候标志就在那枚指环,旁人已经不跟他们在一个空间了。

 

大卡车的司机受到冲力昏了过去,公交车前面的玻璃碎了一地,里面的场景堪比人间地狱,老人大人小孩都活生生的被钢筋穿透身体,动作被固定了下来,表情狰狞痛苦,血色漫了整辆车。路边的人只瞧上一眼就蹲下来吐得天昏地暗,赖冠霖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哪怕见惯了,这样的场景看了也忍不住唏嘘。

 

命数真的是个太玄妙的东西。

 

李大辉面无表情的翻开簿子,眼睛飞速浏览过上面的名字,都是黑色字迹,算是死透了。

 

他熟练地拿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笔划过一个又一个名字,每划掉一个名字就有一个魂从车上的人身上浮出来。李大辉余光扫到赖冠霖还在对着公交车伤感,不满地碰了碰他胳膊,“干活干活,瞅什么呢。”

 

“你真是够冷血的。”

 

“都做了引渡者了,我还能热血到哪去。”

 

鬼魂无一不整齐的往同个方向走去,一下子没了影。

 

几十个人不算少了,划完费了好久的功夫。李大辉和赖冠霖伫立在原地,直到确认最后一个鬼魂离开。

 

而在这时,李大辉合上生死簿前最后一页的名字突的一下转了红,黑色的划线盖在其上显得突兀。

 

那个名字叫做裴珍映。

 

 

 

 

 

 


评论(9)
热度(68)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