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渡否【二】

狼辉

非现背

ooc





李大辉不耐烦的站在船头,岸边只剩一个了,李大辉懒得为了他再往返一趟。船将就装得下就一起装了。

 

他插着腰嚷道,“我说那个谁,你是没听见我说上船啊,还是没看到他们都上来了啊?”

 

虽说就靠在岸边,但船在水面上,雾气还是极浓的,这样相隔了几米就模模糊糊雾里看花了。对面半天没反应,李大辉皱了皱眉,拨开了站在前面的鬼魂几步上了岸。

 

他定睛一看,险些没晕过去。

 

站在眼前的人浑身打着抖抖,他低着头手不住地上下搓动着自己的小臂,身体的表面已经凝结了一层细细的霜。正常的鬼魂靠近忘川河是不会这样的,他要么是误闯进来的人,要么就是没死透却被误勾了进来。

 

李大辉查看生死簿,见到末页那竖行红着的名字,就头疼得很,耽搁久了怕是裴珍映直接去了。随即立马闭上眼念念有词一阵,手朝裴珍映指去,那人身上的霜神奇般地就这样渐渐化了。见状李大辉先是松一口气,然后接着急匆匆的开口道,“是我对不起你了兄弟,你站在这等会,我这趟送完就过来带你出去。”

 

说完李大辉脚踩火箭似的回到了船上,不再像往常那样慢悠悠不走心,他咬了牙狠命的划,误勾就算了,已经不能挽回了。要是还把人误勾死了,他债上又添一笔,那不知道哪辈子才还的清。

 

等到李大辉回来,裴珍映看上去没有第一眼那么吓人了,就是影子虚了很多,他正默默的盯着自己。

 

李大辉领着裴珍映往外走,笑的一脸灿烂啥事没有,“实在不好意思,你那场事故太惨烈了,没想到还有生还者。”

 

裴珍映迟疑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开口,“我没死?”

 

李大辉拍他肩膀,边走边给他竖个大拇指,“没死!”

 

“这样。”裴珍映听完反而有些失望,脸色黯淡了下去。

 

李大辉一看裴珍映的神色,就大概猜到了裴珍映生活有难处。但人活着,哪能一辈子都顺风顺水呢,他是已经死了的人,虽然现在干着引渡者的差使,平常看上去跟活人没什么差别,有七情六欲,有五感,但他的心脏已经不会跳动了。他是冷的。没有温度。人天性就是贱,越是没有什么就越是要去羡慕嫉妒什么,永远都是失去后才知道珍惜。活着不就是争一口气,只要人在,什么都好办。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好不容易来人世走一遭,多少入了畜生道入了地狱,这样轻率地走了多可惜。

 

李大辉有时看上去跟他的外表年龄并不相符,散漫的洒脱,看了多少轮回,他早就看透了。


李大辉幽幽地说,“你才多大啊,别总想些有的没的,这样死了你甘心吗。虽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你这不也还没来得及拥有什么嘛。”

 

裴珍映愣了愣,侧目盯着李大辉看了好一会,一副正在思考消化的样子。这一盯却让李大辉认出了二十年前在奈何桥边叫他名字的男人。

 

为什么他轮回了一遭模样却没变?

 

再次碰到他真的只是巧合吗?

 

李大辉仔细的扫过裴珍映的轮廓,简直要一厘米一厘米拿放大镜看了,脑海里却没有闪现出任何能够让他惊喜到的画面。他不记得他。前世裴珍映明显是知道他的,而且看上去..他们很要好。

 

“嗯。”

 

裴珍映这一声回应的没头没尾,也不知道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小路走到尽头了,李大辉收敛起自己的探究,“剩下的路你知道怎么走,这次是我失误,我会补偿你。”

 

“不过你回去后这段记忆就没有了。”

 

李大辉朝他摇了摇手做拜拜,咧开嘴笑的露出了牙齿。“但你还是要等我哦。”

 

“嗯。”裴珍映最后看他一眼,那双眼睛恍惚间跟前世在奈何桥边一样,清亮的使他心头一颤。

 

转身过去没多久裴珍映就走了。

 

李大辉下定决心要通过裴珍映找回自己的记忆,裴珍映就是他打开密封已久的盒子的钥匙。


 

 

 

(评论都有看 我爱评论 只是不怎么回复 这篇文还没想好篇幅多长 估摸着写 更新跟阵雨的频率应该差不多)






评论(9)
热度(59)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