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渡否【三】

狼辉 

非现背

ooc





回了家后李大辉没急着休息,门也不敲,直接打开了赖冠霖的房门。

 

赖冠霖回来没多久,刚把睡衣换上把窗帘拉过去,李大辉就合上门往里走了,屋子里黑的李大辉连赖冠霖是正面对着自己还是反面对着自己都分不清。总之先一屁股挨着床坐下了。

 

赖冠霖站在原地不动,他怕自己一过去就控制不住打人的冲动。额头的青筋鼓起来,赖冠霖咬咬牙坚持,“有屁快放。”

 

李大辉在惨淡的光线里笑了一声,“正事正事。”

 

“引渡者没有前生的记忆,当时只听说是要还债,可怎么还如何还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具体的说法。”李大辉下一秒就切换到了严肃模式,声音不自觉的都沉了几分,“如果还债是有具体的对象呢?”

 

“我二十年前渡忘川,遇到个记得我的男人,昨天那场事故里我错勾了一个人的魂,你猜怎么着,那个人跟二十年前我遇到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赖冠霖飞速的在大脑里整合信息,一通想完皱着眉立马反驳他,“都重新投胎了,长相怎么可能没变。”

 

李大辉抬起头扫了他一眼,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但我直觉他肯定跟我的过去有很大的联系。”

 

赖冠霖搓着下巴沉思片刻然后说,“那你紧跟着他吧,找找线索。”

 

“我本来也是要补偿他的,这个不用你说。”李大辉叹一口气,“你呢,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我要是遇到就好了。冤有头,债有主。我连个主都找不着,一天瞎费劲。”赖冠霖烦躁的揉乱自己的头发,从前好歹是两个人一起,现在就他一个像无头苍蝇似的没头绪。心里不免得上火郁闷。

 

“去去,回你自己房间去,我要睡觉了。”赖冠霖走过来就把李大辉给掀起来,长腿一跨上了床,顺溜的把自己裹好了。

 

李大辉没再继续同他逗趣,知道戳到赖冠霖痛点了,便吐下舌头识趣的走人了。

 

xx医院。

 

裴珍映还蛮出乎他意料的,没在重症监护室,无缺无损的躺在普通病房里。

 

临进门前李大辉拉了个小护士问裴珍映的情况,那小护士从头到脚把他打量一番,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李大辉早死千万次了。

 

小护士垂下拿着病历本的手,退后一步仰起头,眉毛倒竖的瞪着他,“你是裴珍映家属?”

 

李大辉被她的反应搞得有些懵,毫无意识的点了点头,喉咙里像卡了口痰,“呃...”

 

“那场事故里就活了他一个人,算他运气好,钢筋就停在他胸前。短短几厘米救了他的命!”小护士说的唾沫横飞,“昨天医院里家属都要闹翻天了,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却没个看护的人。我看着又心疼又替他憋屈。”

 

李大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反正就一个劲的点头,可能是想快点把她给送走。在门口听了不知多久的训,他头都点酸了,那小护士才放过他,走前还老大声的哼了一下。

 

李大辉抹了抹额头上并没冒出的汗,拉开了病房的门。

 

他弯着腰看床尾贴着的牌子,走到二十步远才看到裴珍映的名字。裴珍映睡在病房的最里面,挨着窗,阳光充足,把他苍白的脸色照的稍微红润了一点。

 

暖色的光打在他身上,沉睡着的五官格外立体,裴珍映的角落像被世界单独隔离了出来,安安静静。只有蓝色的病号服使他看上去现实一点。

 

李大辉站在一侧垂下了眼睛,这样一个人前世跟他有怎样的纠葛呢。裴珍映那么温柔的叫过他的名字,还有点无奈。

 

裴珍映眨了几下眼,眼皮像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脑子昏昏沉沉的,喉咙冒着烟似的疼,他不适的歪了歪头,“水..想喝水。”

 

李大辉看他醒来,有些惊喜。转身就去饮水机给他接了一杯温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扶他坐起来递到他嘴前,裴珍映睫毛颤抖着,眼睛还有些睁不开。他现在看上去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

 

现在见面还不合适,李大辉想了想。见裴珍映喝完水有继续睡过去的趋势,他干脆转身离开,裴珍映不记得他,他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是陌生人。李大辉得去找找可以认识的契机。

 

 

 

 

(为了晚上有更多时间娱乐 直接中午更了) 






评论(8)
热度(52)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