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新桥(三)

狼辉

非现背

ooc





李大辉靠着教室这边的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站在他对面的人,里面班主任的声音还在继续,听着估计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李大辉仰起头,欸了一声,然后说,“大家以后要做三年同班同学,现在可以告诉我名字了吧?”

 

他把视线落在李大辉身上,静静的看了三秒,然后又移开,像李大辉是个什么物体。看完就完。

 

李大辉倒是很有耐心,“怕你忘了,我叫李大辉。”

 

“你怎么也迟到了,起晚了吗?”

 

“还是跟我一样先去教务处了?”

 

“啊,那个,我初中是承德的。”

 

在李大辉打算继续讲下去的时候,对面终于不耐烦的掐断了李大辉,“你话怎么那么多。”

 

李大辉踢了踢脚尖,咧嘴笑了一下,“我这不是无聊嘛,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不吵你了。”

 

“裴珍映。”

 

他眉头皱着,微微向上竖,眉毛一这样就显得他面部表情凶巴巴的,像头快要发怒的狮子。

 

李大辉识趣的点了头,没再说话后这才发现外面静下来,里面也跟着静下来了。

 

高跟鞋踏在地板上。

 

嗒,嗒,嗒。

 

不久班主任苏禾探了半个身子出来,她扫了两人一眼。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都罚站了还不老实?”

 

“现在就下去负一楼搬书!”

 

李大辉心里凄凄焉,对面一头不好惹的狮子,里面还有一头更不好惹的老虎。

 

只有他们两个人搬书,也不知道一个班到底多少个人,李大辉好不容易下完六层楼,进了班主任说的办公室,一低头就看到了地上堆积的杂七杂八的科目书,跟着就傻眼了。他自己就不说了,细胳膊细腿,裴珍映虽然有点肌肉,但肌肉面积太小,看上去也不大可靠。

 

“哎——”李大辉长叹一声。

 

裴珍映直接走过去问坐在里面的一个老师,“我们是高一三的,需要领哪些?”

 

老师扶了扶他那厚重的可以压死苍蝇的眼镜,然后往食指上沾了点口水翻桌上的文件,看了半晌侧身转过来指着地上的书这才说,“第一排从左到右,每本都要拿,一本拿五十三份。”

 

五十三份,还要翻好几倍,扛完手该断了。

 

“你听到了吧。”

 

裴珍映走过来,语调丝毫没起伏。

 

“搬吧。”

 

李大辉张张口,还是吞下了想要抱怨的话,甩甩膀子,然后一副赴死的严肃脸蹲下去,开始了费力的搬书之旅。

 

裴珍映身影稳稳当当,一直落在李大辉的视线前方,且大有加速不见的趋势。

 

几轮下来裴珍映已经比李大辉快了一个来回,李大辉还在奋力的爬着楼梯,裴珍映已经匆匆从他旁边错身而过又往楼下跑了。李大辉的余光一捕捉,发现裴珍映脸不红气不喘,心里实在佩服的很,他现在腿软手酸,腰也开始痛了。另外李大辉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这样一来裴珍映就比他搬得多,力气也费的多一点。

 

等李大辉重新回到负一楼的时候,看了看地上剩的书,只剩最后两次了。他松了一口气。

 

他想着一口气抱完一科,就不像之前那样一科分两次了。李大辉咬牙把那摞山一样遮住眼睛的书抱起来开始往楼上走,等上到第二层的时候腿受不了的开始打颤,他感觉自己像在踩高跷,额头上的汗水顺着不断的淌。

 

他有预感自己要完蛋了。

 

偏偏这个时候还看不清路,又在阶梯上,真的是进退两难。

 

李大虎额头上的青筋暴出来,他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到了平台就停下来休息。”

 

哪晓得下一步踏错,脚往旁边一歪扭到了脚踝,他吃痛的把手松开,五十三本教科书哗啦啦的坐着滑梯全落下去了。

 

脚踝上的疼激的李大辉眼泪水都冒出来了,他把手腕撑在栏杆上吃力的想要站起来,旁边突然有股助力把他稳住了。然后一个明显带着怒气的声音砸了下来,“李大辉,你是傻子吗?”

 

李大辉错愕,抬起头泪眼朦胧的望着对方,裴珍映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还没想到裴珍映第一次叫他名字就是骂他。

 

还没等李大辉反应过来,裴珍映就拉过他的手,力道有些大,但是揽过他肩膀的动作小心翼翼,“能走吗?”

 

李大辉跺了跺脚感应了一下,这一跺脚就是钻心的痛。

 

他一点没勉强自己,很痛苦的摇了摇头。

 

然后下一秒李大辉的世界一转,他就被裴珍映背在了背上,“我送你去医务室。”

 

李大辉人还没抓稳,手猛地扣紧了裴珍映的肩膀,晕乎乎的说,“书怎么办。”

 

“送你过去后我回来搬。”

 

“谢谢。”李大辉说完就不再吭声了。

 

他埋着头想裴珍映其实没有他看上去那样坏,心地是好的。

 

可能是不擅长表达自己,或者不擅长跟人往来吧。

 

这样裴珍映又帮了他一次忙。

 

 

 

 

 


评论(4)
热度(66)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