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新桥(四)

狼辉

非现背

ooc





裴珍映把李大辉送到医务室就走了,连一秒也没多留。

 

李大辉一瘸一拐的走到校医面前坐下,把裤子往上撸了撸,指着已经肿了老高的脚踝对坐在面前的校医说,“刚搬书,结果在阶梯上眼睛没看清脚一歪给扭着了。”

 

女校医瞥他一眼,然后弯身下去碰了碰,其实她压根没用力,李大辉就先龇牙咧嘴的歪脸嚎上了。

 

女校医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位同学,我还没怎么着你呢,别那么夸张。”

 

李大辉抓了抓自己的裤子,“我有点紧张。”

 

女校医注意了手上的力度,朝扭伤的地方按了按,边抬头注意李大辉的脸色。这次李大辉没有叫了,只是皱起了眉毛。

 

“很疼?”

 

李大辉点了点头。

 

女校医又按了几下,然后低下头仔细看了看,就抬了头往病历上写。“没有伤到骨头,你不用太担心,我等会给你上点药,再给你拿点外敷的。这几天你就不要剧烈运动了。”

 

“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李大辉,高一三的。”

 

女校医乐呵道,“哟,那你可真够霉的,第一天来就把自己搞成了负伤人员。”

 

李大辉心里越想越郁闷,你说他们那栋楼怎么不修个电梯呢,等等还不知道怎么爬回去。也不知道回教室了班主任苏禾会不会刁难他,放学了回家还不晓得怎么应付老妈。李大辉往远了想后,一时一个头两个大。

 

他甩了甩头,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等脚上擦完药,该拿的药也拿着了,李大辉躬了躬身给女校医道了谢,缓缓地移动出了医务室。

 

在李大辉看来,三楼以上就算高层了,医务室是在礼堂的旁边,而礼堂又完全独立于教学楼之外。教学楼一共又有三栋。他们是坡上的那栋,李大辉回去的路可谓路途遥远。

 

他就以类似于乌龟的速度爬到了教室,进去的时候教室顶上挂着的时钟已经走到了十一点半,底下书都分发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都把他盯着,什么表情的都有,李大辉感觉自己像只观赏动物,被人看得浑身不自在。他脚步缓慢地停在了讲台的位置,然后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看着班主任苏禾,可怜兮兮的,苏禾头往旁侧看见李大辉的脚踝,那里现在又肿又紫,鼓成个小山包。

 

她把视线收回来,倒是没再说李大辉什么。手指一落,落在教室后排仅余的一个空位上,“你坐那里。”

 

李大辉应了一声,拖着伤残的腿往后座走,他来晚了,也怨不得坐不到好位置了。反正现在坐后排,以后也要换位置,轮换几次就好了。

 

倒数第二排靠过道的位置,裴珍映则挨着他的位置坐在了过道另一边相对的位置。看来最后剩的位置都很靠后。

 

等到他去对上裴珍映的眼睛,裴珍映的视线飞快的移开了,李大辉虚弱的朝他笑了下,趁着坐下来的声响小声又对裴珍映说了句,“谢谢。”

 

李大辉还没坐稳,同桌就推着他桌上的书说,“我都帮你整理好了。没有缺的。”

 

他转过头去看,一个有着厚重刘海的男生,蛮时尚的梳了个三七分。同桌见李大辉扭头来看他,冲他笑了下,露出一颗小虎牙,这一笑,感觉他人也虎里虎气的。李大辉回笑了下,对他有了好感,“谢了啊。”

 

李大辉把书包放好,掏出一支笔,开始挨个挨个给书写自己的大名。嘴上继续说道,“你叫什么名,我们以后说不准要当三年同桌呢。”

 

他凑近了一点,看李大辉写的名字,看完才说,语速很慢,说的格外标准。

 

“朴——佑——镇。”

 

李大辉比了个ok的手势。

 

“诶你是不是看了什么电视剧?”

 

“电视剧?”

 

“我看你这发型挺拉风。”

 

朴佑镇嘿嘿一笑,“那电视剧里男主不都这样吗,阳光帅气。”

 

李大辉鉴于大家初步认识,不好扫他的兴,默默咽回了那句“你想多了。”

 

朴佑镇又凑近了点,他瞄一眼台上的班主任,然后压低了声音用接近气音的声音在李大辉耳旁说道,“你跟那人是初中同学吗?”

 

李大辉微微侧下头,看见朴佑镇朝过道旁裴珍映的位置怒了努嘴,李大辉眼睛滴溜转了一圈,“不是啊。”

 

朴佑镇点了点头,“这样。”

 

“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

 

李大辉偷偷看了眼裴珍映,然后小声说,“以后不就认识了嘛,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欠了裴珍映两个人情,而且李大辉觉得裴珍映这个人虽然看着高冷,但也不是真的冷漠,如果能做朋友的话,应该会很交心吧。李大辉不喜欢四处迎合搞关系的人,看着又烦又累,关键时刻掉链子,还不如不交。

 

十二点学校钟一敲,班主任苏禾拍了拍讲桌,“好了,大家去吃饭吧。一点半的时候回来,两点就正式开始上课了。”

 

苏禾前脚踏出教室,后脚班上的人就开始往外冲了,李大辉也想意思意思的跑一下,可惜条件不允许。他只好拉拉朴佑镇的衣服,交出了自己的饭卡,“我没法走,帮我带点东西。”

 

“好嘞。”朴佑镇接过饭卡,随即旋风一般的消失不见了。

 

裴珍映没走。

 

李大辉把板凳挪出过道,拼到了裴珍映旁边,“怎么不去吃饭?”

 

裴珍映淡淡的看他一眼,然后回答说,“打挤。”

 

李大辉被他的回答呛了一下,难不成以后他都不吃饭了,食堂天天都打挤。但李大辉没说出来,换了个话题,“你看你都帮我两次了,真的,我请你吃顿饭吧。”

 

在裴珍映还没回答前,李大辉赶忙又补了一句。

 

“不在学校吃,在外面吃。一点也不打挤。”

 

“不想去。”

 

“为啥?”

 

“懒得出门。”

 

李大辉扶额,合着这人是个懒骨头。






(这篇文 写着写着还挺欢乐)





评论(9)
热度(54)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