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新桥(五)

狼辉

非现背

ooc





李大辉还以为自己脚上那点小伤一个星期就能好,结果养了足足一个月。

 

这个月他在家被他妈念得耳朵起茧,他爸根本不站他这一边,还时不时加入数落他的阵营。在学校总是麻烦朴佑镇帮他做这做那,而且有很多课外活动都不能参加,可把李大辉养的苦不堪言。

 

不过脚崴了也有好处,同学都挺照顾他,李大辉本来就挺能说,一来二去的就跟人打作一堆混熟了。不过眼下他处的最好的还是朴佑镇。

 

朴佑镇怎么说呢,上了高中才从县城上来,讲话带口音,夹杂着正普,一说话就特逗。朴佑镇偏偏还不准人笑他,人家一笑,他就放慢语速拉大口型,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李大辉看朴佑镇一本正经的费劲样更想笑,一笑起来就止不住。每当这个时候朴佑镇就上拳头伺候了,跟李大辉两人在位置上扭打成一团。

 

再加上朴佑镇这个人,有点中二。

 

李大辉乐于跟他一起玩,欢乐多,很轻松。

 

他跟大家关系都处的可以,大家里却不包含裴珍映。

 

裴珍映沉默寡言,朴佑镇偷偷跟李大辉说过,觉得跟裴珍映一对视就心慌,裴珍映眼睛沉沉的,好像没有什么能激起波澜。

 

李大辉为了这特意的观察了裴珍映的日常。

 

裴珍映上课不是特别认真,也没有特别懒散。偶尔抬头听一下,用笔划划课本。偶尔趴下去睡觉,一节课睡去大半,醒了就埋头看手机。

 

他不跟人讲话,也不跟人传小纸条,时间在他那个角落走的很安静。

 

李大辉起初还担心裴珍映自闭,好在后来上体育课,裴珍映跟班上几个男生打篮球,稍微走得近了点。

 

但好像也仅限于打打篮球,私交没有特别多。

 

基于裴珍映帮过他不少,李大辉本来就对他存有好感。再经长时间的观察,李大辉也没觉得裴珍映哪里不好,于是心里正式生出了要跟他交个朋友的想法。

 

吃午饭的时候,李大辉把这个想法跟朴佑镇提了一嘴。

 

朴佑镇伸手拿手背碰了下李大辉的额头,然后收回来又碰了碰自己的。他疑惑的皱了下眉,“也没发烧啊,你是哪里想不通要去跟裴珍映做朋友?”

 

李大辉咳嗽一声,“怎么说话呢。”

 

朴佑镇往口里塞一坨红烧肉,嚼半天这才说话,“我也不是说裴珍映怎么样,就是看他平常的样子,跟个万年冰山似的杵在那儿,你干嘛要没事去找冻。”

 

李大辉手上拿着筷子,正有节奏的敲着饭盘,思考了片刻。

 

“裴珍映长得挺帅。”

 

朴佑镇惊得差点噎着,随即鄙视的看着李大辉愤愤说,“交朋友还看脸,你也真是够外貌协会的。”

 

李大辉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又听朴佑镇说了一句,换他惊得筷子差点掉了。

 

“我操,李大辉你,你,你该不会是gay吧?”

 

朴佑镇一手筷子一手勺的护在胸前,头后退了老远,“我真的是一着不慎就入虎口啊!”

 

李大辉给他气笑了,没了发火的欲望,哽了半晌回敬了一句。“去你的,你才gay。”

 

他抬起筷子,朝朴佑镇的方向戳了戳,“就你那样,谁找你啊?”

 

“减减肥吧。”

 

这个话题不了了之,两人最后斗嘴斗的差点撂盘子。

 

不过李大辉想跟裴珍映做朋友不是心里想想,也不是口头说说。

 

李大辉真的付出了实践。

 

实践乃成功之母嘛。

 

李大辉没事就跟裴珍映搭话,裴珍映不理他没事,理他了李大辉能乐呵一整天。

 

“裴珍映,今天天气不错。”

 

“......”

 

“我刚看到你打球了,球技不错啊,进了好多个。”

 

“......”

 

“你吃过食堂二楼的抹茶冰淇淋吗,量足,味道也好。”

 

“......”

 

“再隔一星期咱们就要月考了,你感觉怎么样。我有点虚。”

 

“一般。”

 

李大辉跟捡到钱似的,“你说话了!”

 

裴珍映牵了牵僵硬的嘴角,“我又不是哑巴。”

 

给点阳光就灿烂,说的就是李大辉这种人。李大辉笑的快要找不着北了,“有进步,我再接再厉。”

 

对此,朴佑镇很无语,给李大辉评论了一句话。

 

“太贱了。”

 

李大辉只是摇摇头,笑的一脸神秘莫测,很高深的回复道,“你不懂。”

 

朴佑镇怎么会懂,争取让裴珍映回应他已经成了他的日常目标和乐趣。

 

 



(日常发展缓慢)






评论(3)
热度(73)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