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六)

狼辉

非现背

ooc





月考如期而至,算是给他们醒了神。

 

他们学校成绩出来的速度简直变态,星期三下午考完,到了星期四晚上所有科的答案就对完了,然后再隔一天,也就是周五的中午,热乎乎的成绩表就已经贴在了教室前门的小白板上。

 

李大辉没太担心,他从小到大成绩都在中上游到上游间徘徊,所以考差了也不会太难看。

 

况且这还是高中的第一场考试,离高考不知道还有多少场,现在考多少李大辉觉得倒不太重要。

 

比起自己的,李大辉对朴佑镇的成绩更好奇一点。那小子一天到晚讨打,没个正经人,看他能考什么成绩。

 

李大辉却忽略了在朴佑镇心中,他自己也是这样个形象。

 

“五十三个人,你猜你排第几。”离教室还有几步路,李大辉撞了下朴佑镇的肩膀问道。

 

“一切皆有可能。”朴佑镇跟他打马虎眼。

 

门口被人团团围住,想探身进去需要相当高超的技术。李大辉站在人群的外围,踮了踮脚,视线落在教室角落。

 

裴珍映不在。

 

李大辉眼睛转个圈,瞥到时钟正指到十二点四十五分,他想裴珍映应该还在篮球场上,他一般一点才会上来。

 

不知道他考得怎么样。

 

朴佑镇低头一缩,等李大辉再次看到他人头的时候,朴佑镇已经钻到了小白板的面前。李大辉一咂嘴,心里嘀咕着这小子动作倒快。

 

“看着没啊。”李大辉朝他喊。

 

“你别催!”

 

李大辉干脆把手交叉在胸前,脚往旁一撇,相当耐心的等朴佑镇浏览。

 

大概等了三分钟,成绩表都该被朴佑镇看出几个洞来了,才听到朴佑镇说,“咱俩挨着的。”

 

“一个十三,一个十四。”

 

“一生一世啧啧。”

 

李大辉呸了一口,“你少恶心我。”

 

“谁排在前面?”

 

朴佑镇回过头来,自以为笑的帅气逼人,“正是在下。”

 

李大辉脸一阴,“我看你就是个阿三。”

 

“快,再帮我看看裴珍映的。”

 

话落下,旁边就传来了脚步声。

 

李大辉转身迎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视线一转,便看到裴珍映手里拿着罐打开了的可乐往这边走,他未干的汗让头发紧紧的贴着额头,表情不温不火。但经一个月的细致观察,李大辉已经能够从他那几个变化不大的表情看出他的情绪来了,眼下他是放松的。

 

李大辉朝裴珍映摇摇手,然后他指着门口那块小白板说,“月考成绩出来了。”

 

裴珍映歪头瞥了眼,又把眼睛转了回来,这次落在了李大辉身上。

 

“多少。”

 

李大辉回头朝朴佑镇重复一次,“多少。”

 

朴佑镇没好气的回答道,“二十三。”

 

李大辉又转回来,“二十三。”

 

裴珍映点了点头,李大辉倒是觉得这成绩让他有些出乎意料。因为他以为裴珍映会考个四十几..实在不怪他看人低,而是裴珍映会给人种“他成绩不怎样”的错觉。

 

裴珍映估计一时半会也进不去,便也没着急,靠到了边上的栏杆喝可乐,李大辉又开始了他一贯的没话找话说。

 

“你说苏禾之前提的有关排名的奖惩是什么。”

 

“我觉得她的惩罚值得期待。”

 

裴珍映可能觉得无聊,神情挺专注,是听进去李大辉说的话了。

 

“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始准备外语节了,不过我猜你也没兴趣。”

 

“不知道我们班准备什么节目。”

 

李大辉统过没说几句,门口的人就开始散了,裴珍映后脚跟着踏进教室。朴佑镇早就回到了位置上。

 

李大辉刚坐下来,就听到朴佑镇小声说,“一天天的,你说你不是gay我都不信,热脸贴冷屁股还挺高兴。”

 

李大辉照常回复,“你懂个屁。”

 

这个月里有个小插曲。

 

每周到了星期五放学前,李大辉都会写个小纸条扔到裴珍映桌子上,上面写着周末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李大辉不喜欢自己有所亏欠,东西也好,人情也好,总之他不喜欢欠着。开学前裴珍映帮他摆平了找他勒索的小混混,开学当天他脚崴了背他去医务室帮他搬书,况且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小事,还都是人情上的。李大辉心里就更不乐意了。

 

前两次裴珍映都是回复的不去。

 

李大辉也没有泄气,到了第三周还是照常的写,纸条写好就胳膊一伸越过过道放在裴珍映的桌子上。

 

这次裴珍映没有回复说不去,打开看完就把它扔进了课桌,直到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响,李大辉慢悠悠的收拾自己的书包,裴珍映叫了他一声,“李大辉。”

 

李大辉停下手的动作,他看着裴珍映,“这次也不去?”

 

裴珍映摇摇头。

 

李大辉正打算说话,裴珍映开口打断了他。

 

“帮你是我自愿,第一次是,第二次也是。你不用因为我帮了你,你就要特地为我做什么。”

 

“你懂了吗。”

 

裴珍映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就像说了什么不痛不痒的事情。李大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像一只炸毛的猫终于得到了安抚,一身的尖锐都软了下来。他眨眨眼睛,不回答反说,“可我想跟你做朋友。”

 

“朋友需要计较这些吗。”

 

裴珍映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他没抓住,蜻蜓点水般的在水面上荡起一点涟漪,再恢复如常水面如镜。

 

他没有回复,看着李大辉半晌,然后手拿起椅子上的书包背上就走出了教室。

 

李大辉当时在心里把裴珍映百转千回的话翻译了一下:我想对你好,所以就这样做了。

 

 

 

 

 

 

 


评论(6)
热度(88)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