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七)

狼辉

非现背

ooc





班主任苏禾没给他们喘气的机会,星期五下午本来没有她的数学课,结果让她硬生生的在他们回家前给了最后一击。事关月考前她提过的奖惩制度,考好了每月一次的位置更换,赋予前十名自由选择位置的权利,别人必须无条件顺从。考差了的人,也就是倒数十名,五五一组轮流打扫一个月的厕所。

 

怎么说呢,李大辉觉得,苏禾这个女人真的狠。

 

不过以上都跟他没关系,别人要换位置也挑不到他这儿,所以李大辉听完感慨了几句后就再没多的反应了。

 

紧跟着是有关外语节的安排,班上需要拿个策划出来,做什么节目,哪些人参加,以及后续一系列杂七杂八的事。

 

现在的教育提倡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年级上二十二个班,实验班六个。后者里五个都挺全面,落了一个缺胳膊缺腿的,六分之一的几率就这样让他们三班撞着了。

 

李大辉初中的时候最喜欢学校举办的大大小小的活动,能参加的他一个也没落下,他不觉得累,也不觉得是占用了私人时间,反而乐在其中。

 

他主意多,又善于跟人沟通协商,这个外语节他当然会力争参与。

 

李大辉皱紧了眉头,小声跟朴佑镇苦恼,“我们班两极分化那么重,但能玩起来的真没几个,你说我们班咋办呢。”

 

朴佑镇说,“你真是不是皇帝的命却要操皇帝的心,班长和文娱委员还没发话,你在这里瞎愁个什么劲儿。”

 

李大辉不爱听了,他狠狠地剜了朴佑镇一眼。“你看得下去我们班最后干巴巴的搞诗朗诵?”

 

“多优雅,高逼格。”朴佑镇竖了个大拇指。

 

李大辉冷笑一声。

 

“说直接点,这叫没创意!”

 

接着班里担任文娱委员的女生,一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姑娘,站起来说话声音像蚊子在你耳边嗡嗡的飞,她有些局促的四处看了几眼,“我们做诗朗诵吧。”

 

乌鸦嘴,说了不想要什么就来什么。

 

李大辉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下一秒便无缝衔接的腾一下站起来,给人杀个措手不及。

 

“我觉得我们可以挑些人唱经典英文歌,准备下服装和背景。民国时期就挺好,一股书卷气。”

 

那女生喏喏的看李大辉一眼,然后又转回去小心翼翼的看着苏禾,李大辉心里纳闷,不知道这文娱委员怎么选出来的。

 

班主任苏禾一挑眉,手敲了敲讲台,给出了答复,“李大辉的提议不错。”

 

“你就跟李静负责这件事吧,到时彩排了我再看。时间抓紧点,干脆现在就把人定了。”

 

朴佑镇在底下偷笑,谁让这小子强出头呢,现在责任是直接落在他头上了,还上来就让他点人,跟点兵点将似的。他不知道的是李大辉一点不嫌弃,反而开心得很。

 

李大辉先是等李静反应,结果半天都没听她吭出个屁来。苏禾等的没耐心了,他自己也耗的差不多了。

 

李大辉右手拢住嘴咳嗽几声清了下嗓子,随即手落下,重重的落在了朴佑镇肩膀上。朴佑镇惊恐的抬起头,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朴佑镇僵硬的笑着还在尝试最后的挽救,李大辉则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既然是要上台,肯定是要挑些形象不错的人,歌曲练练嘛,就好了。

 

他先是点了几个人,看他一板一眼的说着,姿态摆的非常公正。

 

果不其然,在话说完前最后一秒。

 

“...最后还有裴珍映和朴佑镇,就这些人吧。”

 

苏禾啪嗒一声关上了笔记本,点点头算是ok了,随即便说了放学。

 

朴佑镇一脸吃屎的表情,震惊的待在位置上整个人直接石化了。李大辉像只哈巴狗一样朝裴珍映投去期待的眼神,裴珍映看着不惊讶,也不恼火。光后面这一点,李大辉就放下了心。

 

然后李大辉仰头大声说,“刚刚我提到的人留一下,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周末出来商量商量。”

 

大概是第一个节目,其余被点到的人都觉得新鲜,没有不满的。再加上是李大辉特意挑的,里面就没有放不开的人。各个迅速地凑过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笔跟着刷刷的在本子上潇洒的写过去,没一会就登记好了手机号和聊天账号。

 

等这些人走了,李大辉凑到坐在一旁没动静的裴珍映身边。

 

他递过本子,“喏,你也要写。”

 

裴珍映抬头看他一眼,然后打开桌上的笔帽,接过去顺畅的写完了。李大辉还当场掏出手机实验了一下,确定是裴珍映的手机号和聊天账号后才退开挡住裴珍映离开的身子。

 

朴佑镇幽幽的声音从后面飘来,“人都走远了,影子也捞不着了,还看什么啊。”

 

李大辉扬了扬手中的本子,眼睛乐的眯起来,“我高兴不行啊。”

 

“瞧你这点出息。”

 

“亏我待你不薄,你脚伤的那段时间,可是我天天给你带饭。我扪心自问,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李大辉胸无愧疚,弯了下腰一副绅士模样,“是朋友就该为朋友两肋插刀。”

 

朴佑镇斜睨李大辉一眼,“呵呵,我以后为谁上刀山下火海,也不会为你李大辉。”

 

“我算是记着你了。”

 

原来朴佑镇有舞台恐惧症。但鸭子都赶上架了,李大辉还能怎么办呢,只得搓了搓朴佑镇的后背,笑的谄媚。朴佑镇不甩他,哼了一声也跟着走了。

 

主要人员其实就是唱歌的几个,剩下的都是做背景,举着道具站在后面。而他们这次周末见面的人就是负责唱歌的那几个,再加上做策划的,其他还不急。就约在商圈新世纪里的一家火锅店见。

 

边吃边谈,多融洽。

 

李大辉大早上就翻身起床了,精神气倍儿棒。

 

他妈看着李大辉撒欢似的在屋里蹦跶,判定出他这是多动症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但不管怎么琢磨都觉得不寻常。

 

于是这位女士忍不住了,“你不是十一点半才出门吗?”

 

李大辉还保持着兴奋。“对啊,提前准备下。”

 

他妈电光火石的脑子里蹿出个想法,声音如惊雷一下子炸开,“李大辉你小子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差点来了个平地摔,忙扶着沙发站稳。

 

“老妈,我跟你讲,话可不能这样乱说,你不要诬陷我!”

 

说完李大辉一看老妈的表情就知道她并没有相信自己的说法,他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语气无可奈何又加点急躁,“我真没谈。”

 

他妈摆摆手,满脸写着伤心。

 

“行吧,崽子大了,做妈的是管不住了。”

 

李大辉懒得再跟她理论,时间还早,但他还是抓着钱包出门了。

 

还在公交车上,离了四五个站,他就开始给裴珍映拨号。

 

响了三下,电话接通了。

 

“喂。”

 

李大辉没坐到位置,手撑在前方的座椅后背上,身影晃悠悠的前后摇摆。一个刹车差点让他撞到前面的人,李大辉惊呼一声。

 

“喂?”他没注意到裴珍映的语气有点上扬。

 

李大辉这才接话,“啊,是我,李大辉。”

 

“我知道。”

 

“你现在在哪?”

 

“xx咖啡馆。”

 

李大辉想了一下,“新世纪旁边那家?”

 

“嗯。”

 

“我马上就到,你在那里等我!”说完李大辉就把电话挂了。

 

李大辉是跑着过去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急,裴珍映又不会因为他走慢一点就消失不见了。但他就是想快一点见到裴珍映,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裴珍映在咖啡馆里不动声色的移了位置,他原来坐在里面,旁边有很大一盆盆栽,把他挡的严严实实,位置应该很不好找。现在他换到了门边,李大辉进来一眼就能看到。

 

他注意到李大辉的时候,李大辉跑的呼哧呼哧的出现在拐角,头发顺着风扬到了后面去,光溜溜的额头让他的眉毛全部露了出来,样子有些囧。裴珍映瞅着瞅着就笑了,直到李大辉推开门进来,他像是刚跑完1000米,脸红彤彤的还直喘气。

 

李大辉喘完气,顺好呼吸,抬头就看到了这副奇景。

 

之前从没看过裴珍映笑,裴珍映笑的眼睛旁边溜出一小串褶子,真好看。

 

李大辉愣了一下,也跟着笑起来,他转过去对着裴珍映打了个招呼。

 

裴珍映拉开旁边的位置,让李大辉坐下来,然后指了指他的眉毛,“跑步的时候很好笑。”

 

他又补一句,“其实你不用这样赶。”

 

李大辉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快点见到你。”

 

有这样一个人心无杂鹜的全力奔向你,一时裴珍映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李大辉这一句话像水落入了油锅顿时就把他的心炸的七零八落了。

 

他真的只是想单纯跟他做朋友吗。

 

 

  


*

照常还没来得及写什么就破万了 为了庆祝(?)我这章写了快3k 为自己鼓掌 papapax1000 主题拉回来 这篇算校园文 写起来莫名有点忐忑 但今天回顾的时候觉得也还行(算我自卖自夸 )进度依旧放的很慢 希望看文的能喜欢啦 






评论(9)
热度(95)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