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新桥(十二)

狼辉

非现背

ooc





回了学校后,吃午饭时李大辉邀请裴珍映一起,裴珍映没拒绝。

 

李大辉挺高兴。

 

朴佑镇则大吃一惊,赶忙拉着正冲裴珍映傻笑的李大辉几步走到前面去,一边谨慎地回头看一边跟李大辉咬着耳朵小声说,“你俩咋回事,周末出去感情就孵化成功了啊?”

 

李大辉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当产仔呢。”

 

他拍拍朴佑镇的爪子,然后嫌弃地把它从自己胳膊上移开。

 

“我跟他现在是朋友,懂吗,‘朋友’。”

 

裴珍映落在身后不远处,对他们的对话一点也不好奇。

 

朴佑镇苦着一张脸,“我跟他可不是,等会儿吃饭可要尬死我。”

 

“哎呀,习惯成自然,我相信你。”

 

三人行不仅在女生那里尴尬,在男生这里也是同样的。

 

四个人一桌的位置,朴佑镇凄凉的面对着空气,李大辉和裴珍映对坐。

 

“你之前吃过食堂没?”李大辉问。

 

裴珍映拨动着盘子里的肥肉,不一会儿把它夹了出来,“开学那么久了,我也不可能每顿都在小卖部买吧。”

 

李大辉囧了一下,“你自己不是说食堂打挤,你不愿意来。”

 

“不在用餐高峰期去就行。”

 

“可是好吃的菜都被打完了啊。”

 

“我不挑食。”

 

朴佑镇往嘴里扒拉着饭,觉得一点没自己插话的余地,心里画着圈圈骂李大辉这个臭小子。

 

随着排练如火如荼地进行,他们的《雪绒花》终于到了最后的准备阶段,大半个月一晃就过去了,再隔一礼拜彩排,然后在十一月的开头英语节将正式拉开帷幕。

 

负责唱歌的四位就按民国时期的学生服装准备,男生是一身黑色的中山装,女生上身为腰身窄小的淡雅颜色大襟袄,下身则为黑色的过膝裙。背景准备了很大一块展板,上面粘着用塑料沫做成的雪花。站在后面的人服装就很简单了,白t黑裤,手里拿衬景的道具。

 

服装是统一订的,到了就揣回家,试后有问题再退回去换。这个试衣的过程都在自个家里,也没人提前瞅着是个什么样。

 

所以他们直到彩排才看到彼此的‘正经样’。

 

星期三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裴珍映这天中午不会去食堂吃饭,都是李大辉给他带面包牛奶。他回教室回的晚。李大辉跟朴佑镇吃完饭利索的回了教室,拿上戏服就往厕所跑。两点开始彩排。

 

李大辉人瘦,骨架子比较小,那中山装套在他身上显得他太过单薄了。不过瞧着倒是有几分书生气质,他想着到时上台要不要整副眼镜戴戴。

 

朴佑镇那身严格说来算不上戏服,都可以直接穿上街了。

 

他们你看我,我看你地打量好一会,然后同时大笑出来。

 

俩人勾肩搭背地往礼堂走,隔着老远就看到李静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挺大的一个袋子,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走近了看,嘿,全都是些往脸上头发上招呼的东西,李大辉没等得及反抗,李静手一伸就把发胶往他头发上抹了,李大辉瞧着她现在也不文静了,上手可虎。

 

他跳了一大步,站到礼堂的透明玻璃旁端详自己的发型,嗯,还不错,露出额头挺帅的。

 

朴佑镇没他这个待遇,心里不平衡,扭头就瞪着李静,“为啥你不给我抹。”

 

李静无辜地说,“背景不需要太突出。”

 

李大辉在旁边可是快要笑死了。

 

造型打理完,李大辉和朴佑镇一前一后跟着进了大厅,奔着那后台去了。

 

快到点了,裴珍映才掀开帘子现身。

 

李大辉不知道是跟裴珍映有心灵感应还是怎么的,裴珍映抬手探身进来的那一秒他恰巧回了头。

 

他站在靠近舞台的这一侧,离后台入口有十米的距离,他和裴珍映中间隔着吵闹喧嚷的人群。裴珍映一时没找到他,进来后没急着往里走,手插在裤兜里缓慢地让视线扫过后台,他就在这一点缝隙里望着裴珍映。

 

应该是打篮球时出的汗,头发湿漉漉地,李静干脆地把裴珍映的头发往两边分去。他一直觉得现实生活中要是哪个男的搞中分,一定很傻逼,结果看裴珍映反而让他有些愣神,不是呆板的那种直发死死的贴住额头,沾了水零零碎碎的,裴珍映是种清冷的好看,直捣人心窝子。那里没有多少光,他有点近视,看不太清,凝着眼眸细看,也只得一个轮廓。

 

裴珍映最后扫到他,顿了一下扬起手朝他挥了挥,然后朝他走过来。

 

走近了他才看到裴珍映向来冷漠的嘴角有了淡淡的弧度,那一下子他心就咯噔了一下。

 

最近心总是不在他掌控的范围内,李大辉觉得裴珍映那样子是要在他心里烙下印子了。

 

“到我们了吗?”

 

李大辉看着已经到了自己跟前的人,好半天才回过神,“下一个才是。”

 

裴珍映又往前走了几步,钢琴凳上放着装话筒的篮子,他弯腰拿了一个,李大辉跟他一时挨得很近,“你这身很好看。”说完他觉得自己语气诚恳地像在夸一副精美的画作。

 

裴珍映打开开关,把手放在上面轻轻地敲了敲,也没看着他回答,“我们穿的都一样,我当你夸奖我长得好了。”

 

朴佑镇跟着李大辉一起也跟裴珍映走的近了点,他现在不觉得裴珍映高冷,他觉得裴珍映就是大写的闷骚。李大辉还没开口,他就凑过来冷哼一声“不要脸”,立马又怂的退开了。

 

裴珍映懒得搭理他,瞥着李大辉,“我没说错吧。”

 

感情自己成裁判了。

 

李大辉觉得好笑,也没逆裴珍映的意思,“没说错。”

 

“那我呢,我觉着李静给我整的这发型就很好。到时上台我要去整副眼镜戴,肯定贼英俊潇洒。”

 

裴珍映默不作声了半晌,就这样瞅着他,也不知道在瞅什么,李大辉觉得皮都要给裴珍映瞅穿了,让他看透自己那些小心思。等到他要发火了,裴珍映说,“好看。”

 

李大辉抿着唇,嗓子干想喝水,喉咙滑了滑。他想裴珍映要是去搞突袭什么的一定能成功,他不自在地咳了咳嗓子移开了视线。

 

“谢谢你啊。”

 

 

 


(我在思考这篇我会写多少章)






评论(3)
热度(74)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