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十三)

狼辉

非现背

ooc





英语节圆满结束,紧接着迎来了第二次月考,第三次后再不久就是期末。

 

元旦表演节目的还是同一帮人,毕竟有了默契,配合起来又快又好。高一三这次精心准备了小品。日子一天一天地溜走,眼瞧着是越来越来近了,李大辉的重心却全放在了圣诞夜上。

 

赶巧今年的圣诞就在周五,前夜虽然没戏,但好歹正儿八经节日那天可以好好玩一玩。

 

这不,离放学还早着,李大辉就开始隔着过道喊裴珍映了,“诶诶,裴珍映。”

 

裴珍映在过去的两月里已经跟李大辉混了个七成熟,也得亏李大辉是个厚脸皮,每天都来劲,不熟也难。

 

开学前裴珍映的解围,报道那天裴珍映背着他一路跑到医务室,KTV里裴珍映唱林宥嘉的想自由,玩密室逃脱时和裴珍映若有若无的肢体接触,再到烧烤摊他亲口跟裴珍映说“以后我陪着你”,后台里为裴珍映紊乱的心跳,到现在他跟裴珍映熟悉。

 

李大辉切身实地的度过每一天时,只觉二十四小时太短,不够用到它们眨眼就过去了,不过须臾。等到他回头仔细看,才发现这不长不短的时间里他早已过的足够充实,也不是一事无成,他李大辉不是收获了一个裴珍映嘛。

 

那些被他刻意隐藏的情绪始终潜伏在暗里,李大辉不愿意深想,它太过超前,太让人不知所措。以他的性格,能像个狗皮膏药似的贴着裴珍映已属奇迹,他不能再往前走了。

 

可因结下了,怎么可能没有果。

 

放学路上朴佑镇锤了李大辉好大一拳,力气实打实的让李大辉出声哀嚎。

 

“你有病啊!”

 

朴佑镇冷眼斜着看他,“半个月前咱俩就约了圣诞要出去玩,你转头就去约裴珍映。”

 

李大辉一抠头,他真把这件事忘了。

 

因为裴珍映,他没少委屈朴佑镇,这还是老早就约好了的,心里过不去了。李大辉把态度软了下来,讪笑道,“咱们可以一起,多热闹。”

 

朴佑镇简直无语,“处在你们两个之间我费劲,你自己不觉得你们之间氛围很奇怪吗?”

 

李大辉僵了僵,装作没听懂,“我和他怎么氛围奇怪了。”

 

“说直白点,就是暧昧。”

 

“你自己难道还没发现你对裴珍映和对他人完全不一样吗?包括我。”

 

朴佑镇真的是头疼,这样看着他们两人搅下去自己也没个清净,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必须站出来点醒李大辉。

 

“你喜欢裴珍映吧。”

 

“......”他还真没想到朴佑镇那么直接,脑子一根筋的程度令人发指。

 

“我不知道。”李大辉说。

 

朴佑镇眯了眯眼睛,“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个儿心里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赶紧搞清楚,平时不挺利索一个人,关键事情上犯什么迷糊。”

 

李大辉抬眼看他,观察朴佑镇的表情,看了好一会儿他把眼睛移开低垂着望向地面,朴佑镇很认真。

 

“这可是...”他叹一口气,“两个男的啊。”

 

“重点是你怎么想不是吗,你是为别人活还是为自己活?”

 

朴佑镇平时看着傻里傻气,关键时刻相反的决不掉链子,他很清醒。李大辉被他问的愣住,“我...”

 

“你你你,你什么。李大辉你当自己是牙膏啊,我挤一下你出来一点。”朴佑镇咬牙切齿,颇有种儿不争气母落泪的气愤。

 

李大辉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定定的迎上朴佑镇的视线,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朴佑镇。

 

“我先走了。”

 

说完李大辉就跑路了。

 

朴佑镇看着一分钟前还犹豫地不得了的人,转眼就跑的跟背上插了支火箭似的,直到李大辉跑的人影都瞅不着了他才反应过来,呸了一口,“操,个见色忘友的主。”

 

李大辉觉得现在他跑的简直能超过刘翔,他以超级速度冲刺回了家,然后花了一个小时在衣柜前纠结穿什么去见裴珍映,出门前还偷去老爸老妈的房间顺了点香水。

 

他怂,至少表面功夫先做好。

 

他跟裴珍映约了游乐园的夜场,据说晚上十二点会放烟花。

 

李大辉到的时候,裴珍映正站在大门入口处看展示出来的活动栏目。

 

十二月末的新桥冷风刺骨,湿冷的天气熬人,裴珍映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脖子上绕一圈灰色围巾,脸埋在里面只露个眼睛。但裴珍映也是瘦个子,大衣是修身的款,贴在他身上,李大辉看着就替裴珍映冷。

 

他赶忙跑过去,差点刹不住车。

 

“今天多少度啊,你就这样穿。”

 

裴珍映转身过来,把手从兜里拿了出来搁在李大辉脸蛋上,“我很暖和。”

 

李大辉不争气的红了脸,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裴珍映那么撩人。他还是瞪着眼睛跟裴珍映理论,把他老妈每年冬天都挂嘴上说的那一套拿了出来。“不要仗着年轻就胡来,等你老了有得你受的。”

 

李大辉左右晃了晃身子做示范,“羽绒服才是冬天里的战斗机,”他正要往下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语气不禁重了点。“小伙子注重打扮给谁看啊,咱们是学生,要好好学习不知道吗。”

 

裴珍映被李大辉逗笑了,他看李大辉可以一人唱二人转。他打趣道,“好学生该现在在家好好写作业,期末要到了。”

 

李大辉嘿了一声,“别跟我抬杠!”

 

恰恰裴珍映所有乐趣都在看李大辉生气上了,李大辉越说不要,他就越要。每次李大辉一生气,头仰起来,眼睛用力地睁着,特别有神,裴珍映就没见过哪个像李大辉表情那么丰富。裴珍映看着心情就会自动愉悦。

 

两人一路说说吵吵,只在看表演的时候安静下来,距离十二点钟声敲响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李大辉和裴珍映站在了摩天轮下。虽然俩男的坐这个是有那么点别扭,但能在那么高的地方看烟花,机会难得。李大辉心里另做他想,万一呢,万一那个了呢,是吧。

 

人生要勇于尝试。

 

他们也没干等着,前面早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移动地很缓慢。裴珍映跑去买了一桶爆米花,然后又被李大辉支去买烤肠,裴珍映一点没抱怨给李大辉跑腿,面色平静的就走开去小摊了,几个月前哪里能想象现在发生的事。

 

烤肠上挤了料很足的番茄酱,咬开是芝士馅的,李大辉吃的眼睛都找不着了,笑的得意。

 

算他们运气好,烟花开始前刚好赶上摩天轮。

 

摩天轮跟着烟花上升,李大辉本来有点怕高,但现在坐在裴珍映对面,望着下面已经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建筑物和人群,心反而不慌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那么近看烟花,绚烂地在眼前反复炸开凋零,美的忘记语言,声响和着心跳一起砸在耳畔,而裴珍映就在咫尺之间。

 

摩天轮到了最高点。

 

李大辉不知道怎么开口,手心汗津津的。他有些害怕,“裴珍映...”

 

裴珍映把视线从窗外移回来,李大辉努力地想继续说些什么,可他被那烟花一炸脑子就晕了,裴珍映那么好看他第一次发现。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那个...”李大辉糯糯地还在组织语言,突然裴珍映前倾了身子,完整的脸被逐渐放大,最后只让李大辉看清他皮肤上的绒毛和他闭上了的眼睛。

 

李大辉眨了眨眼睛,他想他要永远的记住这一刻。这年圣诞夜十二点,他跟裴珍映坐在摩天轮的顶端亲吻,第一次的吻是裴珍映唇上爆米花的焦糖味。

 

很甜。

  

 

 


(越写越来劲)






评论(16)
热度(96)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