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十四)

狼辉

非现背

ooc





少年之间的吻纯粹的一点杂质也没有。没有情欲的味道,也没有欲盖弥彰的复杂,只有单纯的感情,它是诉说“我喜欢你”的一种方式。青涩,腼腆,就是这一点心动,却贯穿了余下的人生。

 

李大辉不会呼吸,憋的脖子通红,也不愿意退开。

 

裴珍映温暖修长的手盖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鼻子和他微微错开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像只终于回到了大海里的鱼有力气摆动罢工已久的身体。

 

“你喜欢我?”李大辉先将那个吻抛诸脑后,他一定要听到裴珍映的回答,那才是最重要的。

 

裴珍映顺势坐在了他旁边,离远了他才看清裴珍映,睫毛眨的厉害,面颊透红。嘴唇还是湿润的。李大辉盯着裴珍映的嘴唇看的自己耳朵烧起火来,脑子还是不受控制地回味刚刚发生的事。他跟裴珍映接吻了,皮肤上好像还留有那人的温度,暖烘烘的。

 

是裴珍映先主动。

 

“嗯。”裴珍映的眼睛雾蒙蒙,好像清晨花瓣上露珠还未蒸发的红玫瑰,他鼻音很重的先是回应了一声,然后把眼睛低了下去抿了抿嘴巴,平时那副无所谓的表情用在此刻反而多了点撒娇的意思。语气却还是那样淡淡的,“我喜欢你。”

 

李大辉大脑嗡的一下就死机了,裴珍映不是随便的人,那一步代表了什么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可李大辉真的听到裴珍映说出这四个字时,还是觉得空落落的踩不到地,他还以为他们之间会有很多曲折发生,甚至会爆发出他预想不到的恐怖的矛盾,总之他在来的路上想好了有可能发生的每一件坏事,唯独没想到他会那么容易。那么容易的得到对等的感情。

 

“你掐我一下。”

 

裴珍映掐他一下。

 

能感觉到痛,他没在做梦。

 

想笑,想跳起来转个圈,但李大辉实际坐在那一点动作也没有。他又掐了掐自己的脸,喃喃着说,“我..我没想到我才确定好心意,那么快就。”

 

裴珍映愣了一下,“你对我...”

 

李大辉看他那副样子,到底笑了出来,管他那么多呢,反正他们现在心意相通,甜蜜的很。他伸手掐了一把裴珍映的脸,说是掐不如说是捏,没怎么用劲,把裴珍映的嘴角往上提了提。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也喜欢你!”趁着摩天轮还未落地,李大辉把手聚拢成喇叭形状在嘴前,“我李大辉喜欢你裴珍映!你知道了吗!”

 

裴珍映咳嗽一声,看了看下面的人群有没有注意他们,没有直视他把脸别了过去,脸颊上的红又深了一分。“知道了。”

 

那一晚人山人海,灯光透亮,他们没有急着回家,顺着笔直的大路走了好久好久。

 

李大辉问裴珍映怎么会喜欢自己。

 

裴珍映走路的时候很专心,就这样看着前方,他把李大辉的手包着一起揣进自己的衣兜,清冷的眉眼第一次因为哪个人有了温润的颜色。他仔细思索了一下,好像是在追溯源头,李大辉紧张又期待着,不知道他会给出怎样的回答。然后裴珍映开口说,每次你在其他人面前都是那种样子,跟在我面前不一样,那一点特殊让我觉得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我就对不起你这样对我。李大辉本来想打断他,裴珍映小声嘘了一下,又继续说,结果你跟我说朋友之间这样本来就是应当的,我就在想真的只是朋友吗,当我开始深究这个问题时,我就知道我喜欢上你了。

 

李大辉手一紧,反握住了裴珍映。他侧头看他,裴珍映还是专注地看着前方,脚步没有慢,他没想到裴珍映会说那么多那么细。

 

天空飘下雪花,好像它们也在帮他把这个夜晚记牢一点。

 

他的心被说不清的情绪塞的满满当当,语言零零碎碎,他说我总是因为你心跳加速,还以为自己生了什么病,我开始只是想靠你近一点,觉得你需要一个人把你从那个封闭的世界拉出来,没想过会越走越近,开始变得贪心。李大辉眼睛捕捉着雪花,讲出的话哈出好大一团雾来,真的太奇妙了,谁能想到我会喜欢上一个男的呢。

 

裴珍映默了半晌,他不太在意,对话从哪里捡起来都可以。眼前这个逐渐变成雪白的世界更吸引人,隔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听到他说,我对你不是“喜欢上一个男的”的那种喜欢,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你,而不是什么代表,你不能被替换。

 

他们走了好远,远到人群早已了无踪影,夜晚静谧的只有脚踩在雪地上扑扑的声响。李大辉轻轻说,对不起。

 

换做其他人,他会喜欢上吗?

 

李大辉就那样想通了,不会。除非那个人是裴珍映。

 

他躲不开他,就好像因离不开果。

 

这个世界理应干净的只装得下他们两个人。

 

 

 



评论(5)
热度(102)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