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新桥(十五)

狼辉

非现背

ooc





李大辉不知道自己预支了多少年的矫情在圣诞夜,事后光是想想他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心里又冒着泡的乐不可支。他跟裴珍映是真的太浪漫,估计电视剧里演的都没有他们这样一气呵成。

 

李大辉第二天醒了后从被窝里钻出来就是一阵傻乐,导致于他妈开门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李大辉两只手露出一半扒着被子,躺的直愣愣的,脸对着天花板,眼神不聚焦,有些猥琐的迷离,嘴巴旁边还有亮晶晶的液体。

 

“你小子是不是谈恋爱了?”他妈一声吼,房子都要被这个分贝震的抖几下。

 

李大辉迅速回神,头探起来一点不甘示弱的吼回去,“大早上的在这儿干嘛呢,让不让你宝贝儿子睡觉了!”

 

他妈把手收在胸前,冷笑一声,“你先把你口水擦干净。”

 

李大辉抬手摸了摸嘴角,结果摸的一手湿,眉毛一下子皱起来,他被自己恶心到了,手上黏唧唧的,李大辉立马跳起来冲厕所去洗脸。

 

“我好歹也十五岁了,你们女的有大姨妈,”李大辉洗完脸开始刷牙,“我们男的也有生理现象嘛。”

 

他妈走过来狠狠地薅了一把他的头毛,点着他的太阳穴说,“我看你是需要回炉重造。”

 

李大辉最终讨饶地求她放过自己,他妈才没再继续跟他纠结。

 

要是放在前几天,他肯定会理直气壮地朝他妈喊“我没谈恋爱”,现在让他说也不是说不出来,但就是心虚,内里底气不足。不过要是真的放在前几天,他也不会大早上就这副鬼样子。李大辉望着镜子里自己如泰山鼎立的发型,长叹一口气,恋爱的滋味还没怎么尝到甜头,就开始提心吊胆了。

 

但这样宛如搞地下情的恋爱还挺刺激,咳咳,李大辉瞪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自己也在回瞪他。“你不要得意。”

 

淡定,淡定。淡定是一种美德。

 

不就是谈了个恋爱嘛。

 

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又不是要传宗接代。

 

不过好像也不能。

 

李大辉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子,他说总之请你表现正常一点!

 

到了周一上课的日子,朴佑镇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刚进来的李大辉扯着拉着出了教室,他被李大辉带得直奔走廊尽头的楼梯间。

 

“我告诉你个消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李大辉就一把把他按在了阶梯上坐好,屁股的骨头磕在上面疼的他一阵龇牙咧嘴。

 

朴佑镇收紧了拳头,额头上青筋隐隐可见,“有什么事不能在教室说,偏要...”

 

李大辉忽的一下宣告道,“我跟裴珍映在一起了。”

 

“......”

 

“......”

 

李大辉见朴佑镇不说话,低垂着个头又看不到表情,一时心里纳闷,他两三步踏过去紧挨着朴佑镇坐下来,“当时不是你怂恿我的,而且是裴珍映先..先给我表的白。”

 

“但你们两个也太突然,太快了。”朴佑镇表情微妙,仿佛便秘。

 

“未必还要暗恋长跑三年,最后才在毕业典礼上说‘裴珍映我喜欢你’吗”,李大辉说,“反正走到这一步了呗,在一起挺好的。”

 

“你不会是现在在犯恶心吧。”

 

朴佑镇很快地摇了摇头,“没。”

 

然后他一脸欣慰地拍了拍李大辉的肩膀,笑的慈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祝你幸福。”

 

李大辉骂了一声,他笑着推开了朴佑镇,“都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就成你女儿了。”

 

“你俩,怎么也是你是女的吧。”朴佑镇挑了挑眉,吹了个口哨。

 

李大辉立马就懂了。

 

说实话他是有自己解决过,可他跟裴珍映才在一起多久,这个问题也太,李大辉一想到谁上谁下,把自己闹了个大脸红。站起来也不甩朴佑镇,埋着头快步走回了教室。

 

“早。”

 

李大辉刹住脚步,裴珍映在他眼里撞了个满怀,该死,他怎么老想些有的没的。直到朴佑镇后脚进教室了,他才反应道,“早。”

 

裴珍映指了指他的脸,“你感冒了吗?脸很红。”

 

朴佑镇好整以暇地用胳膊肘撑在桌上捧着半边脸,他说的云淡风轻,“他大早上发春发的。”

 

李大辉简直想把朴佑镇从五楼扔下去,然后给自己凿一个地洞赶紧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你不要听他瞎说,”李大辉撒谎的时候眼睛不能跟人直视,他拉开椅凳坐下来,头一直低着,“我没感冒。”

 

裴珍映笑笑,歪头望着朴佑镇,“我信你。”

 

李大辉倒在桌上,把脸用手圈起来遮住,藏得严严实实。现在可好,朴佑镇老跟他斗嘴揭他的短,再加上一个老爱逗他的裴珍映,二对一,以后可有的他受了。苍天啊,这还是他第一次谈恋爱,怎么一开始就那么苦命。

 

不过虽然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真要说却没有很大的实感。

 

因为在成为恋人之前,李大辉和裴珍映已经是足够要好的朋友。而朋友和恋人,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身份,它们之间的距离却近到仅仅一纸之隔。他们的相处模式并没有因为‘在一起’这件事产生变化,原来是什么样子,现在也还是那个样子,谁也没有刻意营造氛围。除了确定心意相通以外,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变。

 

这个周末在家没有再见面,无聊了就发条短信给对方,随便侃侃。李大辉没有时刻都小鹿乱撞。

 

那到底是什么彻底区分开了‘朋友’和‘恋人’?一定要是那个人不可?

 

是贪心,是嫉妒,是欲望。

 

人类最疯狂的情愫。

 

一切罪孽的起源。

 

从我对你滋生出爱的那一刻起,确切来说,是从我们给了对方承诺的那一刻起,世界上所有的出口都统统消失,直到有一天这里的一切荡然无存,毁灭了个干净,这世界才不再有‘我们’。

 

后来的这一路上李大辉和裴珍映一直在较量,到底是谁更自私一点。

 

爱是如何的成就他们,让他们多活出一个自我。一个是那人在身边的样子,一个是那人不在身边的样子。

 




(长篇种子选手 3w了)






评论(8)
热度(78)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