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1945(上)

旼辉

民国时期

ooc





【零】

 

黄旼泫从来不会想他做的对不对,只有值得和不值得。用好友金在烉的话来说,他这个人根本没有心,就算到阴曹地府见了阎罗王,也能面不改色地讨价还价,计算得失。

 

他习惯了把一切把控在自己手里,他需要的东西看似很多,但其实从来只有一个。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黄旼泫不屑被谁敬仰,唾弃名垂青史。人们对他恨之不及,同时就有惧意伴随着数千万倍的骇人浪潮席卷而来。

 

他是这个时代的折射,噩梦的盟友。

 

哪怕这里曾有一个人真的想要抓住他的手。

 

 

 

 

【一】

 

大战当前,局势紧张,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寻欢作乐。

 

上海就是这样一个时兴的地方。

 

夜幕降临,一片灯红酒绿里,百乐门舞场。

 

“九爷来啦。”原本弯着腰用手肘撑在台面上的人见了来客立马挺起了身板,他谄笑着道,“还是一杯威士忌加冰?”

 

旁边还有一人,刚取下手套,就一把甩在了桌上。

 

“眼里只有你九爷呐,看不着金大少爷我吗。”金在烉也不坐,就这样干站着,瞪圆了眼睛诚心让人下不来台。

 

黄旼泫玩味的看着两人,免费的戏怎么能不好好观赏。

 

调酒小哥心里那叫一个恨,想着今天出门前就该看看黄历,九爷不好惹,他好友也是一个不轻松的主。他脸上还是强作镇定,一面快速的又做了杯酒推出去,笑的脸上叠好几层褶子。“我哪敢,来,这杯算我给金少爷赔不是。”

 

金在烉得了酒便挥挥手当翻篇了。

 

两人这才好好坐下来。

 

黄旼泫侧过身面对着舞池,眼睛流连在舞池中一对对携着舞女跳舞的人身上,食指绕着杯沿好半晌抿一口。“几天不见,脾气倒是见涨。”

 

金在烉摇摇头,“你可快别提了。”

 

“我才从南京开完会回来,我爸又要倒腾我去什么天津。日子真是不安生。”

 

黄旼泫跟他碰杯,“金大少爷可要对得起人们对你的称呼才是。”

 

金在烉一口干了,转过身去朝调酒的打了个响指,指着自己杯子示意再来一杯。等待的途中他靠过去在黄旼泫耳边压低了声音说,“诶,我爸说那德国的希特勒倒台了,上月底直接自杀。他们这几个玩意儿可都一伙的,日本迟早也得玩完吧。你..还在做那生意?”

 

“嗯。”黄旼泫垂下眼睛,“昨日又签了一单,跟平次八郎。”

 

金在烉重新拿起酒杯的手一颤,差点给洒了。“操,你什么时候跟那个日本军官勾搭上的?”

 

金在烉看了看四周,平复了下心情继续说,“我管你在外面人家怎么称你九爷,你是我朋友,我可不能眼睁睁地看你往绝路上走。本来就在做见不得光的鸦片生意,你看你现在又跟日本人扯上了关系,你有没有想过哪天仗打完了,共产党赢了,你怎么办?”

 

“我不做我没把握的事,就算到时共产党赢了,他们一样有贪污腐败的人,我照样有得赚。”

 

金在烉还没来得及骂人,硬生生让从后面来的一股冲力打断了。

 

装着威士忌的酒杯碎在地上,酒顺着大衣下摆滴了下去,裤子也跟着遭殃。

 

黄旼泫一个踉跄,堪堪与金在烉错身而过,才没让自己撞上好友。

 

“哎呀!”

 

黄旼泫皱着眉站稳了,是没有上手擦的必要了。金在烉斜着身去瞅,得,衣服算是毁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连着说了两遍的人从他背后绕过来,低头一看,呆住了,“这可怎么办。”

 

是个没见过的人。

 

头发精神地分至一边,额发造型蓬松,出了那么多汗也没沾着。身前的西装扣子全解开了,黄旼泫不做声地打量着他,该是哪家才回上海的公子哥,爱玩的主可没他从来没见过的理。

 

就是这男子长得实在太娇俏了些。

 

下一秒他就拽住黄旼泫的手腕往外走,头也不回地连珠炮似地说,“我恰巧学服装设计,店面虽然还要一阵子才开门营业,不过我现在先带你过去,我赔你一套!”

 

黄旼泫愣了几秒,转而哭笑不得。

 

他抬手挥了挥,意思是没事不用管他,金在烉看到果然停下了追出去的脚步。

 

 

 

 

【二】

 

“少爷。”

 

“刘叔。”李大辉有些着急,走路宛如踩了十个风火轮,手上还不忘拽着黄旼泫。“我不小心打脏了这位先生的衣服,现在去我那家店。”

 

坐上了车黄旼泫才有机会说话。“你不用那么着急。”

 

李大辉挠着头,“那哪能啊,大家都是出来玩的,脏了衣服就好比脏了面子,我都害得你不体面了。”

 

这话听得新鲜。

 

“我才从巴黎学成回来,一伙朋友好久没见,刚玩疯了,人冒冒失失的。实在对不起啊。”

 

“我叫李大辉,你呢?”

 

原来是李家,黄旼泫琢磨着。

 

“姓黄,名旼泫。”

 

开过两个街区。

 

李大辉从衣服里衬掏出把钥匙,小心翼翼的姿态像捧着什么稀世之宝,他把门拉开请黄旼泫进去,抬手开了灯。

 

黄旼泫打量着店面,大体已布置了八九,进去后大门旁就有一面窗能看到外面的街头。靠墙的位置挂了一长排成衣,还有些许布料。角落则摆着一台留声机。

 

他顺手把大衣脱下来挂在一旁,注意到对面往上延伸而去的十几级阶梯。

 

李大辉挑了张碟片,唱针落下,音乐疏缓地响起。李大辉仰头听了一会儿,把手揣在裤兜里,微眯着眼哼着曲儿晃悠脑袋,然后朝黄旼泫弯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黄旼泫瞧着他仿佛旁若无人的样子,倒有几分难得的散漫。

 

人们大谈自由为何物,而真正自由的人却不多。

 

“来。”楼上是工作室,李大辉拿着软尺。“把双臂打开,我给你量尺寸。”

 

他依言照做,李大辉便从肩膀开始一点一点往下量,不时转身过去在桌上的纸张上做记录,黄旼泫问,“你不是个少爷吗,怎么做得来这种工作。”

 

李大辉低头围着他的腰,没抬头。“这种工作怎么了。”

 

黄旼泫说,“你知道我的意思。”

 

他最后量到腿长,记录好最后一个数据,完工。

 

李大辉对着黄旼泫咧着嘴笑了,“各人有各人兴趣,我做这个快乐,我就乐意做这个。”

 

黄旼泫没说话,他不太擅长跟太纯真的人打交道。

 

“你今天这身衣服不要了吧?”李大辉问道。

 

“嗯。”

 

“那你坐会儿,我现在给你做,你这尺寸店里有成衣,要不了多久的。”

 

“好。”

 

“我想你该比我大,我今年二十二。以后我便叫你旼泫哥吧,你叫我大辉,或者你想个顺口的名儿。”李大辉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一下蹿到左边找什么,一下又蹿到右边取个什么材料。黄旼泫想他是不是永远那么活力四射。

 

叫他名字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除了父母和在烉,现在多了一个李大辉。

 

黄旼泫靠在墙上,看着把软尺挂在脖子上低身划衣料的李大辉,默了一会儿说,“就叫大辉吧。”

 

挺好的,很亲切。

 

 

 

 

【三】

 

“旼泫哥!”

 

两天后的百乐宫,晚间黄旼泫又碰到了李大辉。

 

他朝李大辉的方向举起杯子在空中停了几秒,然后仰头喝了下去,便算作打招呼了。

 

李大辉贴在舞女耳朵旁说了几句,她娇嗔地看他一眼然后嘟囔了几句,没一会儿就走开了。

 

李大辉从舞池脱身几步凑到黄旼泫身前,眼睛亮晶晶的,“旼泫哥。”

 

“欸,”他到底回应道,“我听着了。”

 

“你快起来让我好生看看,”李大辉说,“今儿你穿着我的衣服,说来你还是我第一位客人呢。”

 

黄旼泫无奈地起身,他绕着黄旼泫走了个圆圈,罢了拉着他一同坐下,“衣服很衬你。”

 

“我做的顶呱呱,旼泫哥更是顶呱呱。”

 

“没见过你这样自夸的,”黄旼泫不自然地撇开了头,“更没见过你这样明着拍人马屁的。”

 

 

 

 


评论(12)
热度(65)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