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二十一)

狼辉

非现背

ooc

#来晚了





放假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何况还是元旦这个小假期。

 

所以当李大辉揽着朴佑镇的肩膀说“好久没见我想死你了”的时候,朴佑镇一脸嫌弃地把他推开了。

 

李大辉委屈,“你就是这样对你兄弟的。”

 

朴佑镇打开书包,把里头的作业一件件拿出来摆到桌子上,他冷哼一声,“看你这一脸春风的小样,这个节过的滋润吧。”

 

李大辉转了转脑袋,教室里还没有太多人,裴珍映更是还没到。

 

他贼笑道,“我去裴裴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带他去我家吃饭了,跟我爸妈一起。”

 

朴佑镇手停住,花了长达三十秒的时间消化他这句话,然后短促精辟地做出了反应。

 

“我靠。”

 

朴佑镇缓慢地转头过来,眼神朝裴珍映的桌子递,眉毛抖的快掉下来了,“你们..那个了?”

 

说完还拿右手作势往上顶了顶。

 

李大辉呸一声,“心思龌龊!”

 

这时裴珍映适时的走进了教室,朴佑镇隔着老远大声招呼他,“裴裴早啊。”

 

李大辉刚才只是开玩笑这样说,当面还没有这样叫过裴珍映,他现在恨不得是挖个洞钻进去就再也不出来了。

 

裴珍映拉开座椅坐下,不咸不淡地边放包边说,“你们两个又在说我什么。”

 

李大辉也不回头,闷声说,“没什么。”

 

朴佑镇不知好歹,“我还不知道你俩那么亲密了,他叫你裴裴,说吧,你叫他啥。”

 

裴珍映连思考的时间都没花,“小辉。”

 

正是那时他老妈叫的昵称,李大辉一下子就石化在了原地。

 

“噗。”朴佑镇吐槽,“叫的跟他妈叫的名字似的。”

 

李大辉头低下去是彻底抬不起来了,裴珍映嘴角勾起笑了笑,但也没再搭腔。

 

还有半个月期末考,来上课的老师无一不提醒着他们,班主任苏禾更是直接地点明了重点,“下个学期你们就要分文理科了,这周五我会发选择的表单给你们,拿回去好好和父母商量,结合自己的情况慎重考虑。”

 

李大辉转了转眼睛,想自己肯定得选文科啊,他的数学不太好,更不要说理化两科了。

 

他敲了敲一旁朴佑镇的桌子,朴佑镇看他,他挑了挑眉。

 

朴佑镇一撇嘴,“我选文。”

 

李大辉料到了,咧嘴朝朴佑镇笑了下,在桌底下竖了个大拇指,“好样的。”

 

他这才转过去看裴珍映,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裴珍映会选理科,裴珍映不爱背书,计算能力又强。李大辉嘴皮发出滋滋声,引得裴珍映朝他看过来。

 

李大辉小声问,“你选什么?”

 

“你选什么我就选什么。”裴珍映说。

 

李大辉听完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脸已经红了,立马把视线挪开。裴珍映这人还真是,料想不到的有一套。

 

周五李大辉揣着文理科意向表回了家,饭桌上根本没带商量口气地开了口,“下学期我学文啊,通知你们一声。”

 

他老妈没炸毛,淡定地点了点头,而他老爸扶了扶眼镜腿,“反正你现在不管是选文还是选理都差不多。”

 

李大辉疑惑地去瞅他老爸,“为啥。”

 

他老妈这时把话头接过去,“我们打算让你高三的时候学雅思,然后大学出去读。”

 

李大辉知道自己得考一个不错的大学,但还从来没想过要考什么样的,又要考新桥还是外地的。出国这种事搁在他们这个小地方,概率小到百里有一都算高的了,他的爸妈竟然规划到了这一步,李大辉筷子僵在了半空,“那么远,你们舍得?”

 

“舍得。”她说的坦荡,倒是让李大辉想起了开学前一天的晚上,他在收拾学校的东西,她靠在门口说马上他就要去上大学了,他头也没抬地说还早着呢。

 

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想好了吗,李大辉脑子一时有些晕。

 

他一向少言的老爸这时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也别想太多,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家里也负担得起,我跟你妈在你上初中的那一年就打定了主意,各方各面的消息我们去了解了很多,而且你看,你从小英语就拔尖,新桥到底比不上大城市,发展落后了点,去外面看看,在有更好资源的地方读书,挺好的。”

 

李大辉一肚子的话在听完老爸说完后,反而是一个字也说不出了。他需要再好好想想。

 

于是他点了点,“我吃饱了,先进屋了。”

 

裴珍映家。

 

“妈,下学期要分科,我想选文。”裴珍映握着电话倒在床上,他妈不在家。

 

女人有些埋怨,“那么小一件事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忙着呢。”

 

裴珍映喉咙滑了滑,他沉了口气,半晌说,“对不起。”

 

“选文就选文吧,读书的事我不懂,”女人说,“你自己加油啊,争取下那个什么奖学金,我化妆品都不够钱买,可给你拿不出学费来。”

 

电话那头传来呼声,女人慌张地挂了电话,裴珍映连回应都没来得及给她。

 

他盯着天花板,心里一时闷得慌。

 

还没拿远的手机屏幕亮着传来了李大辉的简讯。

 

裴珍映侧了个身,划开屏幕。

 

我爸妈要送我出国。

 

隔了几秒,李大辉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你怎么想?

 

裴珍映眼睛眨着,手悬在键盘上迟迟没落下,直到手机暗了下去。

 

他心里那团理也理不清的情绪像团暗火,此时一下子就把他给点燃了,裴珍映急躁地扔开了手机。

 

他还能怎么想?

 

 

 

 

 

评论(4)
热度(56)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