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完结-上)

狼辉

非现背

ooc





22

 

李大辉抓着裴珍映的肩膀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扯,“你怎么一个周末都不回我的消息。”

 

裴珍映任他拽着自己,也没有抬头,“感冒了,不舒服。”

 

“那你吃药了吗,”李大辉有些慌张地松开了手,“你一直不回我我..”

 

裴珍映没等李大辉说完,“没事。”

 

他把裴珍映的衣服理好,一屁股坐回了位置上,瞅了瞅裴珍映的脸色。平淡如常。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李大辉探出脑袋,“你还没回答我,吃药了吗,你是不是发烧了?”

 

裴珍映这才转过来看他,“昏昏沉沉睡了两天,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

 

李大辉其实还是想问裴珍映对于自己出国的事是怎么想的,但怎么看现在都不是一个好时机。李大辉又瞥了瞥裴珍映的神情,按下了话,等放学吧,回家路上再问也行。

 

“诶,”朴佑镇小声叫李大辉,缩了半个头在旁边,“你们气压怎么那么低。”

 

李大辉低头,声音闷闷不乐,“我爸妈让我出国,我脑子乱糟糟的,我问他怎么看,他周末一直都没有回我。”

 

朴佑镇眼睛瞪得老大,“出国?去哪?什么时候?”

 

“去哪我也不知道,”李大辉索性趴了下去,把头朝着朴佑镇,“高三的时候准备。”

 

朴佑镇注意着裴珍映,又把声音压低了一点,“不是我说,异地恋就算了,这跨国恋,你俩到时怎么办。”

 

李大辉扁嘴,头顶上的乌云都快积到教室顶去了。“我哪能没想到这个,我可快愁死了,可问他,他什么反应也没有。”

 

朴佑镇张口就说,“会不会要跟你掰啊?”

 

李大辉啧一声,“你能不能说点好话。”

 

这时上课铃响了。两人一下子噤了声。

 

李大辉不得不强打精神起来上课。

 

走一步看一步,也只能这样了。

 

平常李大辉只觉得在学校的时间过得太快,还没怎么把裴珍映看够,就得回家去了。而今天他只觉得在学校的时间过的太慢,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放学的时间,一秒像被分成了好几份使。

 

裴珍映中午直接耗在了球场,没回来。在学校的这一点缝隙都被他给溜掉了。

 

好不容易让李大辉熬到了放学,他火速地收好了包,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裴珍映,“一起回家。”

 

“嗯。”裴珍映点了点头。

 

李大辉走在裴珍映旁边,皱着眉头思索该怎么起这个头,裴珍映倒是神情坦荡。

 

李大辉不说话,裴珍映就不说。

 

他们这样走了一会,李大辉都觉出氛围的尴尬来了。

 

“我们好好谈一下吧。”

 

裴珍映低垂着眼,“你想说什么。”

 

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李大辉说,“那天我给你发信息,我爸妈要送我出国,你怎么想。”

 

他踌躇着筛选语句,“周末就不说了,你身体不舒服,可今天在学校你也没跟我提这个话题。你是不是..不想我走?”

 

裴珍映停住了脚步。

 

李大辉也跟着他停下。

 

“你不觉得你问我这个问题很好笑吗,”裴珍映直直地望着李大辉,“我当然不想你走。”

 

“可我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你的绊脚石。”他已经做了他妈这一辈子背负在肩上的担子,他始终愧疚于心。若是连李大辉也让他拦住了去路,他岂不是成了最大的罪人。

 

李大辉错愕,“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裴珍映沉默了半晌,然后反问他,“不管我说什么,我问你,你会走吗?”

 

李大辉扭着眉,“我不在新桥也可以和你联系,现在通讯很方便,以后只会更容易的。”

 

李大辉有些生气,“你没有信心。”

 

但他到底没回答他的问题。

 

裴珍映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摸了摸李大辉的头,手最后就这样搁在上面也没放下来。“我只是怕以后你越走越远,我无力于心。”

 

李大辉把他的手腕攥住,“不会的,我不是说好了会陪着你吗,你别想这些。”他说的理所当然,“你那么好,当然不会被困在这里,就算没有外力帮忙,你也会成功的。”

 

裴珍映说,“你这语气像个算命的。”

 

李大辉被裴珍映说了这一句,一下子没绷住,噗嗤笑了出来。

 

李大辉闭上眼搓着手指说,“那我算到了你日后必定飞黄腾达,只是需要耐心克服眼前的障碍。另外还得好好对待你身边的贵人,李大辉。”

 

裴珍映听到后半句提脚踹了下李大辉的屁股。

 

李大辉捂着自个儿受伤的屁股一溜烟地往前跑了,还边跑边不满地吼道,“你怎么能这样对你贵人呢!”

 

裴珍映追在后面,“打是亲骂是爱,没听说过吗!”

 

 

 

 

23

 

回了家,他把最后一层锁着的抽屉开了锁。

 

裴珍映第一次拿着那张他爸给他的银行卡去了柜台,他站在空空如也没有光亮、关闭着的大厅外,撇头看见了ATM机。

 

他走的急,一心想要查看卡里的余额,却根本忘了银行的营业时间。

 

好在也不是非柜台不可。

 

密码是裴珍映的生日,他站在小小的屏幕前,努力数清上面的字数。

 

他爸给得了他那么多,却唯独给不了他一个家。

 

裴珍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或许他自己心底深处也知道,这就是他的砝码,他最后的胜算。

 

他可以努力考一个好大学,可以争取拿到保送名额,拿到奖学金,可他怎么能忘记,这世界上有些东西不是人努力就可以争取得到的,什么每个人的人生起跑线是相同的不过是在安慰人罢了。裴珍映敌不过,这世界的不公平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这只微小的不能再微小的蚂蚁给按死在原地。

 

裴珍映攥紧了拳头,他不甘心,他心里愤怒,可真要用这笔钱,他的自尊心又挣扎着不愿意。

 

当年他爸来找他,他面对他的时候态度是多么坚决,硬得像块怎么钣都钣不弯的铁板。

 

愧疚真是种伟大的感情,吊着一口气,让人活的战战兢兢的同时,又勤勉不已。他爸真的像当时给他说的那样每个月都在往这张银行卡上打钱,即使裴珍映没说过要,也从未动过。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有这么一天,他打算用了,他难道能对他妈不管不顾吗。

 

裴珍映这一生最不想成为的人就是他爸。

 

他能抛弃,可裴珍映不行。

 

也做不到。

 

裴珍映最后看了一眼屏幕,然后按了退出,取走了银行卡,把它重新揣回了兜里。

 

裴珍映一路踢着石子,走回了小区楼下,还没踏上阶梯,背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呼声。

 

“珍映!”

 

他妈怎么回来的那么早。

 

裴珍映转过去就看到了他妈,大冬天的里面只穿着条裙子,丝袜薄的冻人。他皱了皱眉,还因为她旁边的男人,“妈。”

 

她搭着男人的肩膀,脸颊有些红,“叫刘叔叔。”

 

男人看着裴珍映,样子有些窘迫,不知道手脚往哪搁,看上去倒是个老实人的样子,面相过于憨厚。他朝裴珍映点了点头,然后把她交给了裴珍映。

 

“好好照顾你妈,我就不上去了。”

 

他走几步回头看一眼她,直到走远了看不着了才不再回头。

 

裴珍映揽过他妈的肩膀,她还在痴痴望着男人离开的方向,“你刘叔叔可真是个害羞的人,一把年纪了,碰一下还跟个高中生似的。”

 

裴珍映扶着她上楼,鼻子底下绕着的全是他妈身上的酒味。

 

“你是不是喝的也太多了。”

 

她揪了一把裴珍映的耳朵,“我不喝你就得喝西北风了,真是不懂事。”

 

裴珍映没恼,继续说,“刚刚那男的是谁。”

 

“刚不跟你说了吗,刘叔叔。”她没有耐心地回答。

 

裴珍映又问了一遍,“是谁。”

 

这时裴珍映把她终于扶进了家门,手一松,人就倒在了沙发上,一脚蹬掉了高跟鞋,也没有起来的意思。她头发散乱着,他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到她小声有些怯懦地说,“一个好人,我配不上的好人。”

 

“我进房间了,你记得洗漱。”

 

裴珍映嘭的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间门,背靠在了门上,他隔着裤子描摹着银行卡的边框,他想不管他配不配得上李大辉,他都得抓住他。

 

以后不会再有李大辉这样的人了,裴珍映连试试也不想。

 

认定了他,那就只能是他。

 

李大辉相信他,他或许也该像李大辉相信的那样,尝试着跟这老天斗一回,看到底是谁会赢。

 

 

 

 

24

 

期末考三天,考完那天正好是星期五。只是这次一放假,就是一个多月。他们熬了那么久,可算把这假期给盼来了。

 

第二天周六,李大辉、朴佑镇和裴珍映三人约了要去打电动,说是中心哪儿开了一家电玩城,考完几个好好放松放松。

 

等到了门口,朴佑镇不由得感慨道,“到底是新开的,可真够冷清。”

 

李大辉环视了一圈,乐了。“包场了,还不好啊。”

 

裴珍映倒是没说话,直接往里走,挑了就近的一个游戏机坐下了。

 

魂斗罗,可单打,也可对打。

 

“第一个我来!谁也别跟我抢。”

 

朴佑镇话放得快,人也冲得快,这里除了李大辉就没人跟他抢了,何况李大辉也没打算玩这个。他翻了个白眼,猜想朴佑镇平时受三人行之苦,肯定是想借此打击报复裴珍映。

 

李大辉在一旁泼冷水,“你省省你那力气吧,我看那键盘被你敲烂了,你也未必占的了上风。”

 

这话不是故意说的。

 

裴珍映原本就跟李大辉说过,小时候他没少玩这些游戏,全当做娱乐消遣,眼下看裴珍映确实玩的既顺手又厉害。

 

朴佑镇跟他对打可不就是找虐去的。

 

果不其然。

 

“我靠!”没隔多久便听到了朴佑镇惨发哀嚎。

 

一盘输了,朴佑镇当偶然,几盘连输就是必然了。

 

李大辉也没闲着,自己在跳舞机上玩的不亦乐乎,耳边传来朴佑镇埋怨的声音,“我可真是太惨了,好兄弟被你抢走了,一起走我还成了大灯泡,心里老是不对味,现在玩个游戏机想报仇还被你完虐。真是天不待我。”

 

李大辉跳着听到他在背后讲差点笑岔气,他说道,“这语气怎么听着像被人横刀夺爱了呢。”

 

裴珍映被朴佑镇逗得够呛,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抿着嘴巴憋笑,“苦了你了。”

 

朴佑镇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去你的。”

 

李大辉直接跌坐下来笑了个够劲。

 

朴佑镇随即转换了目标,跟李大辉斗起劲来,还不准裴珍映插手帮忙,说这是他跟李大辉之间的私人恩怨。好在他俩水平差不多,不至于悬殊太大,玩起来也算有意思。

 

他们把电玩城里能玩的都玩了个遍,一晃时间就到了饭点,三人出去在路边找了家饭馆,做家常菜的。

 

裴珍映去前台拿饮料了,朴佑镇瞅着坐他对面的李大辉,抬了抬下巴,“怎么样,你们俩沟通没。”

 

“嗨,这个,”李大辉说,“肯定沟通了啊。”

 

“我就跟他说,在哪都一样,以后通讯也会越来越方便,我让他别担心。”

 

朴佑镇总是很能找准重点。“不是我说,这天南地远的,你怎么知道你以后不会变心?他不会变心?”

 

裴珍映就是这档走了过来,只是李大辉背对着他,李大辉没看见。

 

裴珍映走过来就听见李大辉说,“我答应了他,要陪在他身边,我在心里发过誓这人我得给他捂暖和了,让他身上再看不着寂寞的影子。你不知道他过的多苦,我必须陪着,我说了我不会变,那就是不会变。我就把话给你撂在这儿了。”

 

“他也不会。我有信心他再也找不到我这样对他好的第二个人了。”

 

裴珍映咳嗽一声,“主人公都不在场,就开起表白大会来了。”

 

李大辉刷的一下红了脸,瞪了朴佑镇一眼,咬着牙说,“你怎么不提醒我一声。”

 

朴佑镇偷笑,“你说的那么激情昂扬,我怎么好意思打断你,你说是不是。”

 

裴珍映把给李大辉的椰奶启开插好吸管,递到他嘴前喂了一口,手摸了摸他的头顶。

 

有些话裴珍映不说出来,他也能懂。

 

朴佑镇自己把王老吉打开,插着吸管摇头感慨道,“也不是没见过人谈恋爱,就是没见过谈成你俩那么恩爱的,我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李大辉得意,“那你也去找个呗。”

 

朴佑镇知道自己,“冲动恋爱不是好事,再说了,你俩这样好,又不代表我去谈也能谈到个那么好的呢。”

 

李大辉被他夸得舒服,顺着了毛,于是举起自己的饮料跟朴佑镇碰了碰,“那兄弟我祝福你,早日成功。”

 

朴佑镇没好气地回话,“谢了啊。”

 

 

 

 

25

 

那之后没多久,朴佑镇一家去了乡下,说是过年有很多要准备,那边长辈也好久没见着他了,想他得很,便早点过去。

 

李大辉自然是待在新桥的。

 

而裴珍映除了新桥也没地方可去探亲拜访,原来那里,他也不想再回去。

 

那天送裴珍映他妈回来的,那个姓刘的男人,全名叫刘正刚。

 

人如其名,十分刚正。唯独对他妈软,像只绵羊。

 

裴珍映撞着好几次他送他妈回家,从不久留,送到了就走。这个男人跟裴珍映之前看到过的不一样,不是不三不四的类型,没对他妈动手动脚过,他妈最近清醒的日子也越来越多。

 

裴珍映在想,或许他们两个有意发展,或许真的能成。

 

她好像又渐渐变回了他记忆中的样子,温柔,体贴,多笑。

 

但这些还不是最紧要的。

 

他妈若是能找到个好归宿,裴珍映会放心很多。他是做了余生都不离开她的打算,可他毕竟只是也只能以儿子的身份,给不了她真正想要的陪伴,跟她并肩照顾着她,他做不到。也不想看着她孤独终老。

 

可怜又可恨,不应是她应有的样子。

 

男人看向她的眼,虔诚又忐忑,被围困住,却又心甘情愿。

 

裴珍映觉得是好事。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李大辉,李大辉当面听完叹了一口气,裴珍映问,“你觉得不好吗。”

 

李大辉摆了摆手,“这倒不是。”

 

裴珍映听他继续说。

 

“我一直没对你的家庭说过什么,我知道你一个人走过来,这个坎不管是迈过去了还是没迈过去,”李大辉说,“你都不容易。我知道你有能力,可你妈妈这样的情况,你就算有能力也不会发挥出来的。”

 

“我真的怕你就这样掉下去,她不好,你也没办法好。”

 

“她如果能跟刘叔叔在一起,我想你也就能过上自己的生活,为自己考虑了。”

 

“我不想看你被辜负在新桥。”

 

裴珍映静静听他说完,“我知道。”

 

李大辉让裴珍映看着自己,眼睛一眨也不眨。“光是知道还不行,要听进去我说的才行。”

 

裴珍映半晌后说,“都会好的。”

 

一月要结束的时候,李大辉的生日到了。

 

到了该好好吃一顿,大肆庆祝这天,李大辉反而选择待在家里。

 

裴珍映给他买了一个草莓蛋糕过去,门一打开就接到了李大辉老妈的热情款待,她把他迎进来,“哟,那么大一个,今晚肯定是吃不完了。”

 

李大辉从背后跑出来,伸着脖子瞅了瞅,嘴都快笑的合不拢了。

 

“吃不完怎么了,留着明儿当早餐吃。”

 

他爸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时也起了身,对着裴珍映笑眯眯的,“来了。”

 

转头就说李大辉,“你还挺会规划。”

 

裴珍映觉得每次来,心情都特别好。不由得面上的表情都开朗了些,“小辉过生日,所以买个大的,我还怕你们不够吃。”

 

他妈一听乐了,“珍映真的是体贴。”

 

饭桌上大鱼大肉,全按着李大辉的口味做的,两人都吃了个撑,吃完挤在阳台的躺椅上打饱嗝,隔着铁栅栏看头顶的星星月亮。

 

“朴佑镇那小子准时给我发的短信,不过我看他该是开心死了,”李大辉晃悠着腿,嘴里还叼着根牙签,“不在新桥,就不用给我礼物。不过等他回来了,我还是得找他要的。”

 

裴珍映无奈地摇了摇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李大辉随即转头过来看他,“你呢,给我买了啥。”

 

裴珍映说,“我放你桌上了,一会你自己进去看。”

 

李大辉听完就要起身,被裴珍映拉住了。

 

“坐会儿,陪我说话。”

 

李大辉嘟囔着但还是坐了下来,“明明我才是寿星。”

 

裴珍映笑笑。“不急这一时,礼物放在那儿,又不会跑了。”

 

李大辉看了他一眼,“你今天不住我这儿吗?”

 

他摇了摇头,“我妈最近都在家,我还是回去的好。她这样的日子很难得了。”

 

李大辉彻底转过来,身子侧对着裴珍映。

 

他叫他,话语轻轻地。“裴裴。”

 

裴珍映挑眉,“嗯?”

 

李大辉说,“你比你看起来要重情的多,我既爱你这一点,又怕你这一点。”

 

“我是要陪着你,可我总觉得自己托不住你,没有这个能耐。所以只好不断跟你讲,你很好,很优秀。你要多为自己考虑,哪怕只多一点点也好。”

 

他揉了揉李大辉的头,最后亲在李大辉额间,一时没有说话。

 

裴珍映怎么不知道,他都是为他好。

 

 

 

 

26

 

裴珍映还记得去年过年,除夕前一天,他妈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门了。

 

没说去哪里,也没说多久回来。

 

他一个人坐在客厅,外面太冷,飘着雪花,他站在窗前往外望,呼出的白气雾了窗子,照出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影子。他也不知道是哪里不顺眼,明明早该孤独惯了,还是有些心烦,便一早进了房间,开了暖气裹着被子,灯光亮着,他没多久就睡着了。

 

他是被突然响在耳边的炮竹声炸醒的。

 

新桥对这方面的管制不是很严,人们买了鞭炮在外噼里啪啦的放,时间上没个限制,能一直炸到凌晨。

 

裴珍映还是被那一炸,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是过节了。

 

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拿双手捂着耳朵也无济于事。这种时候他就想着要是那鞭炮能炸了他家,让他跟着一起消逝掉就好了。

 

裴珍映不喜欢过节。他不喜欢自己被刻意突出有多不一样。

 

所以当今年过节,他妈不仅没走,还买了一些喜庆的红色装饰挂满客厅时,裴珍映感到有些意外。

 

他妈很久没做饭,手都生了,在厨房里搭把手的是刘正刚。

 

裴珍映在客厅凝神细听着,偶尔能听到几句他妈跟他的说笑声,这才有点实感。冷冰冰那么几年,这家终于像个家了。

 

刘正刚的手艺意外地好,做的几个菜味道都不错,裴珍映吃得很香。

 

他笑呵呵地拿着筷子也不夹菜,从一旁拿了两个杯子过来,就递了其中一杯给他,要跟他干杯。

 

裴珍映没多想,一口干了,干完才发现是白酒,一时喉头火辣辣的,脸皱成一团。

 

刘正刚豪爽地笑出了声,他妈看着他也忍不住笑,他说,“可以啊珍映。”

 

他的手厚实有力,覆在他的肩上,“叔叔跟你干了这一杯,新年新气象,祝你学业有成,妈妈这边也希望你不用担心,叔叔会努力照顾好她的。”

 

裴珍映手掩着脸,被白酒辣到的余味还没有散,他觉得自己的脸现在已经胀的通红了,眼睛有些润,透着模糊了的视线看着刘正刚,看着他妈,看着这一桌的饭菜,和着周围喜气洋洋的挂饰。他眼睛一酸,快要落下泪来。

 

裴珍映到底还是忍住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一夜快要过去,回到房里,裴珍映才看到李大辉发来的短信,上面简单写着“新年快乐,小辉”,却是止不住的温馨。

 

裴珍映垂着头想,或许一切真的都会好的。

 

他也真的能迈过去。

 

 

 

 


评论(8)
热度(83)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