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20:18 航海】

狼辉

非现背

ooc

 

 

 

 

裴珍映总喜欢在下雨的日子里坦然无惧地出门。年轻的时候,不管他走到哪儿,李大辉总是骂骂咧咧地跟在他旁边为他束一把伞。在琐碎唠叨的言辞里,他能很轻易地看穿李大辉。毕竟李大辉总是这副样子,别扭,倔强,于是便拐弯抹角地爱着他。

 

等到老了,李大辉也始终记着爱他这件事,可记忆就像点燃照片的一簇火焰,燃的太快,留不下太多。

 

李大辉会记得他的很多习惯,好像生活原本就该是这个样子,至始至终都围绕着他。

 

他一直走在李大辉的前面,看着李大辉步履匆匆,对他气急败坏却无奈懊恼。其实裴珍映知道,他有多幸运,才能和李大辉共享这大半生。

 

 

他学会了怎么挑菜,能够不戴上老花眼镜掂量出合适的柴米油盐。

 

每次李大辉吃完饭都会眯着眼睛,一脸满足地夸他手艺好。可只要他一站在厨房里,李大辉就会趴在沙发上,紧张兮兮地往里望,伸长了脖子,想说的话憋了一肚子。

 

他不知道是自己从前太不让李大辉省心,还是李大辉心里怀念这个本来属于他的位置,把爱给得面面俱到。

 

 

他们向父母公开出柜那天,一个二十七岁,一个二十六岁,心里还装着很多不切实际。这些他们不肯承认脆弱的梦境终于被现实击了个粉碎,落得支零无依,把他们嘲讽了个够。他们却像战场上奋战到了最后一刻的士兵,越战越勇,竟谁也没倒下。

 

那时候生活拮据,他手头不宽裕,把自己心爱的吉普车转手卖给了朋友,凌晨喝地头昏脑涨回家。

 

李大辉坐在客厅里,他进门歪倒在地上,抬眼看到茶几上的模型。

 

裴珍映听着李大辉在耳朵边讲,“现在它摆在这儿让我们瞅,离我们那么近,以后摆进我们的车库里,跟杂志上的一样,开门就能坐上去和它亲密接触。”

 

李大辉说,“现实无梦可做,至少我们还有改变的能力。在一起越来越好,那不就是我们本来想要的关系吗。”

 

他长那么大,第一次尝到失意的滋味,还没伤感够,就被李大辉当头一棒砸了个清醒。

 

李大辉真的不会说甜言蜜语,可就是这些实在,把他圈了一辈子。

 

 

裴珍映把自己化身成每个电影电视剧里奋斗的男主角,咬着牙卯足劲,要砸掉这世界的一角。

 

他叼着面包片赶早班车,搅着黑咖啡熬夜,拼的昏天暗地,全全投入。

 

可他多久起,李大辉就会照着时间再把自己的闹钟调早十分钟,给他热好早餐。他多久回来,李大辉就能亮着灯直到那个时候,对他说一句欢迎回家。

 

李大辉不是没有自己的世界,只是总在迁就他。裴珍映什么都不用盼,因为所有可见的光明未来全映在了李大辉的眼里。

 

 

他们在一起太久了,久到裴珍映以为剩下的日子都会这样过。

 

可到了李大辉迷迷糊糊,出门找不着超市在哪,急着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照顾了他大半辈子的人也有软弱无措的时候。

 

裴珍映没有很难过,人老了,很多事情没有必要再斤斤计较。他反而有些开心,终于是轮到他了,让李大辉在他的羽翼下安然无忧。

 

不管李大辉有多擅长付出,有多习惯给予,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需要接收那方的回馈的。

 

李大辉得给他一个机会。

 

 

他会仔细地安排好生活里的每一件小事,容忍李大辉像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的脾气,有时日子过得恍惚了,裴珍映会以为自己在做梦,梦到李大辉这样地需要他。

 

眨眼清醒过来,他会笑自己也是老糊涂了。

 

李大辉偶尔在后院躺着晒太阳的时候,会嘟囔一些几十年前的事情,数落他记性不好丢三落四,搞丢了电影票,白白浪费挣来的辛苦钱。裴珍映在一旁偷笑,明明记性最不好的人就是李大辉,不过好在丢了谁李大辉都没把他丢了。

 

他实在该庆幸,上天舍得把李大辉从天上送到凡间来,然后还让李大辉陪在他身边走了一辈子。

 

人要懂得感恩,或许下辈子他还能碰上李大辉,让李大辉再陪他多过一辈子。

 

 

有天夜里李大辉起来上厕所,快走到了,在门前被自己绊着了脚,摔了个大跤。

 

裴珍映睡眠浅,那嘭的一声闷响当即让他睁了眼睛。

 

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李大辉起来,先搀着李大辉进厕所方便,李大辉站不稳,他不敢走。

 

李大辉瞪着眼睛紧张又生气,嗫嚅着嘴,因为羞耻又说不出话。于是裴珍映撒着娇胡闹一番,总算两人不再僵持,只是李大辉涨红了脸,脸上写满了不自在。

 

他把李大辉背到床上去,拿来医疗箱给李大辉上药,脚踝的地方肿了一个大包。他小声说这把年纪出点毛病都恢复的慢,以后要做什么,都要跟他说一声,他帮着点。

 

李大辉不情愿地挣脱开,转身过去不再看他。他绕到床的另一边,看着李大辉微微低着头,五官全皱成一团,眼睛里储着泪,装满了难过。他轻轻擦李大辉的眼睛,李大辉看着他,抽噎着说,“我是不是,老的都不中用了?”

 

裴珍映笑的无奈,觉得李大辉这个样子既委屈又可爱。“你陪着我,我觉得日子再没这般好过了。”

 

 

李大辉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不安,他也许也会面对一些不得已的事情,可那人在他眼里始终都是那个模样,他心底的柔软也始终都是属于那人的。

 

从前他都是埋头过日子,现在他只希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剩下的每一天,都能爱胜往昔。

 

 

 

 

笔者有话说:

 

新桥我是没设番外的,这篇狼辉取名航海,是寄意李大辉不用再远航,谁也不用再送谁离开。我取裴珍映的视角,写了一个与我往日写的不一样的李大辉,个人觉得比较有意思。且我的小辉过生日,以他来写写小辉的好,我觉得也不错。

 

这对cp终于有了个happy ending,我想我们都不再互相亏欠。

 

划下句号时他们已好好走过一生,以后在现实里我也盼他们都好,如此一来便再好不过了。 

 

 




评论(12)
热度(132)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