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绝返(一)

旼奂

现背

ooc

 

 

 

 

我觉得世上最残忍也最无用的事就是挣扎,我总不能挣扎一辈子。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这是有可能的,毕竟现实世界不是童话故事。

 

 

 

 

我是个很努力的人,不仅仅我自己这样说,周围的人也这样评价我。

 

我一个人拼到了出道,然后满世界的巡演,我签了公司,站上了曾经梦想过的舞台,甚至得到了很多爱。

 

大概是这样子过久了,我才会有误解,以为只要我努力,我就可以做到。

 

可旼炫哥就像水中的月亮,我见过所有他的阴晴圆缺,他的喜怒哀乐却不再有关于我。

 

我不再妄想自己有一天能够捞起月亮,能够拥有他。

 

 

 

 

接到黄旼炫电话的时候,金在奂正在煮泡面。调料包倒进去染橙了水,和着几颗绿色蔬菜沸腾着,手机屏幕在一旁亮起来,无声地闪烁着金在奂几年没换过的头像,那哥笑的嘴角大开,眼睛的弧度暖地烫人。

 

金在奂一时没控制住力气,鸡蛋磕下去碎在了桌上。

 

“旼炫哥。”他叹口气关了火,暂时不管台面,拿起手机。

 

“在奂,”黄旼炫温润的声音在那头响起,“最近过得好吗?”

 

金在奂低垂着头,眼睛被固定在散开了的蛋黄上,他闻到鸡蛋特有的腥臭。他默着想了一会儿,觉得日子不好不坏。最后还是说,“挺好的。”

 

“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最近在拍电视剧,隔两天要杀青了,”黄旼炫顿了顿,“需要个歌手客串,我想着你正合适。”

 

“这样。”金在奂点了点头。

 

“哥把具体的行程发给我吧。”金在奂说。

 

他们没有继续聊下去,默契十足地同时挂断了电话。

 

金在奂收拾了桌上的残局,顺便把刚煮好的泡面倒在了垃圾桶里。他怕脸肿着不好看,他的脸颊肉本来就多,临时抱佛脚也好歹算努力了一把。

 

 

 

 

他跟黄旼炫大概快有一年没见,两人分开后都有各自要忙的事,生活被大大小小的琐碎填满。

 

以至于等到真的见面了,金在奂才感到自己的不自在,手脚在三十三度的烈日里僵硬的快要不能动弹,他站在人群的外围远远地隔着望了黄旼炫一眼,心里很茫然,说不出滋味,但到底不像他本来想的那样,以为自己是真的放下了。

 

金在奂站着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直到一个戴着工作牌的男人跑过来,“金在奂先生!”

 

他回过神来,把视线收了回来,朝男人“嗯”了一声。

 

“您现在跟我过来吧。”

 

金在奂说“好”便跟着他往里走,最后在一个人工搭建起来的简易带遮伞的位置上坐下,小圆桌上堆放着不少化妆品,他闭上眼睛任cody造型,旁边还站着个人,手里拿着小型风扇,在给他散热。

 

“在奂。”

 

他眼睛睁开,看到来人,笑着把手伸出去跟黄旼炫击了下掌,“哥。”

 

黄旼炫递了一杯冰美咖给他,顺势在旁边坐下来。

 

金在奂抿了一口,虽然很凉爽,但还是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我果然还是喝不惯。”

 

黄旼炫说,“拍完你那场没多久就杀青了,晚上庆功宴一起去吧。”

 

他还是这样子不给他留选择的余地。

 

金在奂无奈,“好的哥。”

 

 

 

 

他需要在黄旼炫扮演的角色的婚礼上唱助歌,然后不时跟底下的人互动。

 

金在奂这时早已演唱过不少大热ost,基本每次出新歌都能空降一位,他跟黄旼炫关系好这件事人尽皆知,大结局他登场收视率有了保障。

 

黄旼炫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嘴角噙着笑站在红地毯的尽头,望着对面的新娘缓缓走过来,他比很多年前第一次金在奂见他时还要好看,眉眼被时光温柔的没了边。

 

金在奂在一旁看着,觉得黄旼炫叫他来配合这场戏还真是残忍。

 

是不是凡事都要有个预热,好让他不再轻易大惊小怪。

 

金在奂站在乐队边,握着话筒边唱边摇手,把气氛炒的很热。本来就是首欢快的歌,唱到尾声金在奂即兴跳了段舞,动作滑稽又魔性,把台下的人逗出了眼泪。

 

“很好,cut!”导演满意地喊了停。

 

金在奂走下来,他出了不少汗,有些轻微的喘。

 

黄旼炫跟着过来,“你以前是不是跳过这段?”

 

金在奂耸了耸肩膀,“三年前哥过生日那天。”

 

“怪说不得我有印象。”

 

可还是没有他记得清楚。

 

黄旼炫笑着说。“你还是老样子。”

 

他还能怎么变呢。

 

金在奂想,以后真的等到黄旼炫结婚,他是没有办法给他唱助歌的。

 

 

 

 

酒过三巡,金在奂喝红了脸,好在坐在角落,不太引人注意。

 

黄旼炫换了位置,坐到了他旁边,把酒瓶往旁边推,示意他别再喝了。

 

金在奂眯着眼睛,“早知道今天不开车来了。”

 

黄旼炫说,“我一会送你回去。”

 

“不了,”金在奂挥了挥手,“我叫个代驾就行。”

 

黄旼炫坚持,“我送你。”

 

金在奂一时没说话,他拿黄旼炫没辙。

 

最后他有些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好吧。”

 

 

 

 

大概是太久没见的缘故,整个空间封闭的只剩他们两个人和前排的司机时,说什么好像都不太对。

 

金在奂头晕,索性闭了眼,佯装睡觉。

 

结果真的睡迷糊了,意识昏昏沉沉,但这股久违的安心让他甘愿沉溺。

 

车在马路上穿梭着,车窗映出外面闪烁的霓虹,然后是万家灯火,明黄的光亮不时掠过,他们两人隔了一段距离各自坐在一边,静默的像电影里的慢镜头。

 

黄旼炫拍了拍他,动作很轻,指尖的热度隔着一层衣料传到他这里,让金在奂的睫毛轻微颤了颤。

 

“到了。”

 

金在奂支吾着“嗯”了一声,伸了个懒腰,坐起来。

 

“在奂。”

 

金在奂转头看他,黄旼炫把他也看着,金在奂听见他说,“我不想和你生分。”

 

他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为了缓解气氛他用拳头锤了锤黄旼炫的肩膀,“哥说什么呢,不会的。”

 

金在奂突然想起那时他对黄旼炫说“我不想和哥分开”,他很委屈,企图像往常那样耍耍小性子让那人心软。但黄旼炫却很平静地说“在奂你该明白的”,他不想明白太多事,爱太复杂了。

 

黄旼炫最后说,“回去早点休息。”

 

金在奂下了车,目视着黄旼炫的车重新启动开远,他几步走到一根柱子旁,哇啦一声吐了出来。

 

喉咙管烧的火辣,金在奂的胃像被人拿在手上使劲揉捏,他蹲在地上有些狼狈,突然就酸了鼻子,他们两人这算什么呢。

  

 

 


评论(6)
热度(215)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