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绝返(二)

旼奂

现背

ooc





进了家门,金在奂有气无力地把鞋子脱下扔在一旁,撑着客厅桌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水咕咚咕咚地倒下去,凉意顺着喉咙直达心脏,金在奂用手背草草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走几步一头歪在了沙发上。

 

以前要是这幅样子让黄旼炫瞧着了,定是让他连卧室都进不了。

 

金在奂在他不大不小的沙发上艰难地翻了个身,他就着窗外稀疏的月光盯着自家的天花板,嘴巴嘟囔着,模糊地分辨不清语句。

 

 

 

 

“叮咚。”

 

黄旼炫怀里搂着抱枕正坐在客厅看电视,他头也不转,只是抬手减低了两格电视音量。

 

“自己输密码进来。”黄旼炫喊道。

 

“叮咚,叮咚,叮咚——”

 

索性一口气按下去,门铃急促又尖锐,势必要把黄旼炫的耳膜撑破。

 

黄旼炫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门关的时候他把链子系上,门打开只有一条窄缝。

 

金在奂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他弯着腰贴在门前,脸颊两侧坨着红晕,朝着黄旼炫嘿嘿地傻笑,“老婆。”

 

黄旼炫退后了一公分,他捏着鼻子用手驱散酒气,“喝了几瓶。”

 

“今儿开心,”金在奂仰起头来,表情颇为豪迈,“数量不重要。”

 

黄旼炫皱着眉,“进家门重不重要。”

 

金在奂两脚一并,清脆的鞋跟响,他敬着礼大声说道,“老婆最重要!”

 

黄旼炫顿时头痛起来,他怕金在奂接下来再说些更离谱的话出来让邻居听到,随即把链子放下赶忙把人逮了进来。

 

 

 

 

金在奂歪着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黄旼炫蹲下来给他把鞋脱下来摆好。

 

“这位先生,”黄旼炫说,“谁是你老婆。”

 

“讨厌,”金在奂娇羞地抬头看他,末了抛个媚眼,发出独特的金在奂式笑声。“你就是我老婆。”

 

黄旼炫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升。

 

若是平常,金在奂见了黄旼炫这幅表情立马就会逃跑,可现在他喝的晕晕乎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危险边缘了。

 

“你跟我说平语。”

 

金在奂继续聊骚,把嘴撅了起来。

 

“老婆亲亲。”

 

黄旼炫伸出一只手朝金在奂递了递,金在奂一看乐了,立马要拉。

 

金在奂堪堪把手伸出去,就被一股猛力给拽了过去,黄旼炫扛着金在奂把他重重地放在了沙发上,转个身也不知道从哪里搜出来两节绳子,二话不说就把金在奂手脚绑了起来。

 

金在奂不安分地扭着,一边还色眯眯地打量着黄旼炫,“我都不知道老婆口味那么重,是要跟我玩SM吗。”

 

黄旼炫莞尔一笑。

 

“请你搞清楚,到底是谁在上面。”

 

说完关了灯自己进了卧室。

 

那晚金在奂孤独的在客厅睡了一晚,他头重脚轻,翻到地上嚎叫起来也没人理,第二天醒来浑身酸痛。

 

 

 

 

“我错了。”金在奂头发乱成鸟窝,蜷缩在饭桌的座椅上可怜地喝着黄旼炫给他做的醒酒汤。

 

黄旼炫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跟金在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认错态度很好。”

 

金在奂呼噜一声,嚼着几根豆芽下肚,“可毕竟是我第一次拿一位,大家庆祝庆祝,高兴嘛。”

 

黄旼炫坐在他对面,“桌上有多少你就要喝多少吗。”

 

金在奂自知理亏,瞥了黄旼炫一眼不敢还嘴,“不是。”

 

他怕下次自己再醉酒回家,黄旼炫会门都不给他开。

 

 

 

 

金在奂头痛着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日上三竿,阳光直射进来刺痛了他的眼睛。

 

金在奂又闭上眼,揉了好一会儿太阳穴,站起来一边往卧室走一边叫“旼炫哥”。

 

半晌他反应过来停在原地苦笑。

 

习惯还真是可怕。

 

金在奂回头,餐桌上没有冒着热气的醒酒汤,也没有戴着围裙的黄旼炫。

 

还以为回到从前,哪知只是一场梦。

 

 

 

 

家里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式,饶是他这样一个不懂整理的人,却也小心翼翼的让一切保持原样。

 

金在奂不知道自己在固守什么。

 

现在会收拾了,也不会有黄旼炫夸他说做得好。

 

金在奂倚在房间门口想,他真的没有放下黄旼炫。

 

昨天见了一面,就让他的自以为是全部破碎,缴械投降。或许他固守的是一个坚持,相信那人不管怎样,最后都会回来。

 

毕竟他们曾那么相爱。

 

 

 

 

“旼炫哥。”

 

“在奂呐,”黄旼炫接电话接的很快,金在奂离开手机屏幕重新查看时间,上午十一点半。“现在才醒吗。”

 

“醒了一会儿了,”金在奂的食指缓慢地敲打着手机外壳,“我的车还得开回来,哥今天忙吗。”

 

黄旼炫说,“这几天休息。”

 

“昨天麻烦哥了,我请哥吃个饭吧。”金在奂说。

 

那边很爽朗的答应了下来。

 

 

 

 

金在奂把沾满酒气的衣服通通扔进洗衣机,然后洗了个澡。

 

金在奂给自己搭了件衬衫和牛仔短裤,以前黄旼炫很喜欢这样穿。

 

他打的车去,推进餐厅门时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人,黄旼炫戴着一个黑色口罩,遮掉了三分之二的脸,可那双好看的眼他怎么也认得。

 

金在奂坐下来,“哥。”

 

“来了。”黄旼炫抬起头来,把口罩拉到了下巴,他穿着简单的白T,可这样就已经衬的他足够好看了。

 

金在奂很诚心地夸奖,“昨天没有好好地看哥,好久不见,哥越来越帅了。”

 

黄旼炫笑起来,眼尾有了些细纹。“我是不是也要回夸你一句。”

 

这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对话。

 

分别已久的恋人重新回归到朋友的身份,亲切有加,却亲密不复。

 

他的温柔不是这样的云淡风轻。

 

 

 

 

“不用夸我了,”金在奂翻开菜单,“我比一年前还胖上了几斤。”

 

黄旼炫说,“音源成绩更好了。”

 

金在奂装作谦虚摸摸自己的鼻子,“哪里哪里。”

 

等待主食端上来前,两人聊着天,有说有笑。

 

十年了,他们在对方面前总是放松的样子。

 

放在桌子一旁的手机亮起来,黄旼炫朝他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然后接起电话往外走去。

 

跟黄旼炫擦身而过时,金在奂听见他叫了一个名字。

 

 

 

 

黄旼炫回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上了点的餐,见他进来,金在奂从筷子筒里拿出两双,一双给自己,一双给了黄旼炫。

 

“现在都会照顾人了。”

 

金在奂说,“我都一个人生活了,不自觉就学会了。”

 

“在奂。”

 

“嗯?”金在奂夹了块排骨,还没放到黄旼炫的碗里,“刚刚给我打电话的是秀贞,我们订婚了。”

 

 

 

 

我得过这人最好看的眉眼,最动情的共震,可这人的好落在我身上却白费一场。

 

如今给了别人,我除了哑口无言无话可说。

 

但还是,

 

“恭喜哥。”

 

 

 

 

评论(9)
热度(141)
  1. FACEEEE新都桥7号 转载了此文字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