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绝返(三)

旼奂

现背

ooc





金在奂弯着腰仔细对比专柜里手表之间的差异,他指了指最外面的一款,“能拿出来给我看下吗。”

 

“是送您自己,”售货员微笑着说,“还是送给朋友或者长辈呢。”

 

金在奂把表小心取下拾起,对着光线左右细看。

 

“朋友。”

 

除了之前给爸妈置办了一套房,这还是金在奂第一次用心为人购买礼物。

 

他甚至还没给自己买过。

 

“您手上拿着的这块款式正好,”售货员接着说,“您看现在需要包起来了吗。”

 

金在奂又看了看,然后点了头。

 

结账的时候,他在售货员递来的白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最后拿上装着礼盒的礼袋朝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黄旼炫知道了肯定得取笑他,笑他终于成为了稳重的成功人士,就差跟人握手说谢谢。

 

金在奂开着车,余光瞥见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礼袋倒了下来,露出礼盒的一角。

 

他从前不是没想过要买礼物。他出道、签公司,然后做独立歌手,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穷小子了,想买名贵的奢侈品只需要刷卡就行。

 

他只是想如果要送黄旼炫礼物就得送个大的,还得在一个同样大的纪念日上,比如在一起十年、二十年..以此类推。

 

金在奂只是没料到几十年的梦太快,眨眼就没了。

 

 

 

 

101节目半年,比赛结束后成为Wannaone又是一年半。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也足够让金在奂和黄旼炫的感情生根发芽。

 

说来好笑,成日见面的日子他们谁也没向对方表达心意。

 

反而到解散,金在奂崩了盘。

 

大家都有各自的路要走,有幸参与过彼此的人生,缘分到头,好聚好散。金在奂本该知足,可他该怎么说服自己甘心。

 

他当然不甘心。

 

看上去永远温柔的旼炫哥,金在奂生出过多少肖想,许过多少次的愿望,全跟那人有关。

 

那人会嘴上说嫌弃,然后默默地包容他所有的幼稚。会隔着人群偷偷看他,再在眼神快要接触到的一刻躲开视线。意外地有分明的交友原则,却在拍摄第一集团综时跟他安排到一组牵上红线,晚间熟睡后翻个身抱住了他。

 

那人展现的多情让他念念不忘。

 

 

 

 

他们十一个人吵吵嚷嚷地挤坐在一桌的位置上,借着酒劲发泄情绪。

 

矫情的话平日里谁也不好意思说。

 

金在奂笑的勉强,他快要装不下去,感觉自己要火山爆发。

 

他们到达过太多顶峰,仰头时看过数不清洒落的彩带,那些闪着光的荣耀和嘶声力竭的呐喊声,以后还是否能领略,谁也不敢把话说满。

 

金在奂野心不大,可他现在连跟黄旼炫共渡风雨的资格都没有了。

 

 

 

 

黄旼炫坐在寝室地板上收拾最后的行李,金在奂一头冲进来。

 

“冒冒失失的,”黄旼炫把下一件衬衫叠好放进箱子里,“在奂,你得改改你这性子。”

 

他止住黄旼炫忙碌的手,黄旼炫纤细的手腕被他握住。

 

“我为什么要改。”

 

黄旼炫定眼看他。

 

金在奂咬着下唇,眼睛死命地瞪着,可实在是太酸了,他压制不住情绪,倾身吻了上去。

 

黄旼炫的唇颤了颤,尝到泪水的咸味。

 

“哥没有推开我,”金在奂贴着他面颊,“所以哥得对我负责。”

 

黄旼炫的手穿梭过他的发间最后落在后颈紧紧抓住了他脖后的软肉,呼吸急促着,他很少见黄旼炫这样失态。

 

黄旼炫什么也没说,只是蹭着他的鼻尖,食指划过他的唇,再重重碾压,重新吻上来。

 

金在奂知道他答应了。

 

 

 

 

从思绪里脱身出来,金在奂的车已驶入地下车库,这是他第一次来黄旼炫的新居。

 

还是他们分开后黄旼炫另找的房子,金在奂没想过自己会来。

 

打开门迎接他的是李秀贞,金在奂更没想过有一天他成了黄旼炫的客。

 

“你好,”李秀贞给他拿出拖鞋,“我们是第一次见吧。”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头发柔顺地挽在耳后,看上去很有气质。

 

金在奂朝她点了点头,“你好。”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黄旼炫人生中发生过的一场不痛不痒的意外。

 

那七年只不过是一段小插曲。

 

黄旼炫从厨房走了出来,笑的眼睛弯弯,“在奂来了。”

 

他们看上去很般配。

 

金在奂提高自己的礼袋,“今年哥过生日我可是买了个大的。”

 

黄旼炫失笑,“瞧把你骄傲的。”

 

 

 

 

很私人的一顿饭,来的都是各人好友,金在奂到的最早。

 

黄旼炫看出了他的不自在,把厨房交给了李秀贞,自己解开围裙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可乐,走到沙发在他身旁坐下来。

 

金在奂不客气地拧开瓶盖,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下去。

 

“怎么样。”黄旼炫说。

 

金在奂迷茫地转头看他,“什么怎么样。”

 

“秀贞。”

 

“噢,”金在奂缓慢地把瓶盖又扭紧了,“看上去和你很配,她很大方。”

 

黄旼炫身子往后靠,“我们是拍戏认识的,她很好。”

 

金在奂拍了拍他的肩膀,“旼炫哥今年都三十四了,早点定下来也好。”

 

黄旼炫正想开口说什么,门铃此时恰好响了起来,他只好起身去开门。

 

 

 

 

金在奂心里松了口气。

 

他其实知道黄旼炫想说什么,无非是告诉他也该找个人稳定下来。

 

他抬头见来人,是nuest余下的几位,金在奂站起身来跟他们打招呼,因为黄旼炫的原因,再加上还一起参加过101,他从前跟他们倒是经常见。

 

只是他们看到金在奂有些意外,但看黄旼炫和他一切正常,便什么也没说。

 

 

 

 

 

金钟炫事后问金在奂不在意李秀贞吗。

 

金在奂摇了摇头,他回想起从厨房端菜出来时,李秀贞被热汤烫到手指,黄旼炫牵过她手小心翼翼吹风的样子,那人眼里从前也这样盛放过他。

 

金在奂说,就算他在意也不能怎样。

 

他从未想过他的人生会有非谁不可的时候,大概人越肯定什么,就越会事与愿违。

 

金在奂得了教训,只是不是每个教训后都有弥补的机会。

 

这个代价太高,太痛,叫他不敢再爱人。

 

不敢忘记他。


 

 


评论(11)
热度(153)
  1. FACEEEE新都桥7号 转载了此文字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