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绝返(四)

旼奂

现背

ooc





等到金在奂回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子时,他松懈下来同时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他紧紧抓着胸前的衣服,颓然地缩到了地上,整个人就像鱼离了水,正在苟延残喘。

 

听到这种事很微妙,哪怕被当事人亲自转告,也还有自我欺骗的余地。

 

而看见的却做不了假,中间隔着的那一张纸被捅破,让金在奂无法再欺骗下去。

 

金在奂想自己终于回过神,接受了那人身边不再是他的事实。

 

只是他还需要时间去习惯。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会去想两个人分开的事吗,金在奂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他自己没想过。

 

他很简单,甚至有些一根筋。

 

跟黄旼炫在一起的时候,金在奂以为自己真的能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从小房子搬进带花园的大房子,从未公开恋爱到公开秀恩爱,从黑发年少到白发苍苍。

 

从生到死,从一而终。

 

金在奂是这样打算的。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话是句真理。

 

 

 

 

这年年末黄旼炫和李秀贞的公司各自发了通稿,告诉大众他们已经订婚的消息。

 

金在奂滑动着手机的网页界面,看粉丝在新闻下的评论。

 

“我喜欢了十几年的欧巴今天订婚了ㅠㅠ”“希望秀贞欧尼幸福”“天呐,太突然了,我实在不能接受”“一直在我们面前努力闪耀着的欧巴,如今也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欧巴要快乐啊”

 

他突然视线停在页面底部的一条评论上:祝两位订婚快乐,不知道偶吧的好朋友在奂欧巴什么时候也能找个女朋友。

 

金在奂兀自笑了一下,他也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找个女朋友。

 

 

 

 

上电台节目的时候,正好在黄旼炫新闻发布几天之后。

 

电台dj问金在奂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黄旼炫订婚的事。

 

金在奂说,跟旼炫哥那么亲,他要是不告诉我,我会跟他绝交的。

 

dj大笑起来,不愧是十年好友,关系很亲近,秀贞xi现在“抢”走了你的朋友,你会不会因此吃醋。

 

金在奂故意酸溜溜地说,那可不是,但她太好了,我没办法发表异议。

 

dj最后说听到这句话的粉丝朋友们可以放下心来了,然后切换到了点歌时间。

 

金在奂说的是真话,她太好了,他没办法发表异议。

 

 

 

 

Wannone解散后黄旼炫回到了nuest,金在奂一个人作为solo歌手活动。

 

金在奂对已经答应了和他在一起的黄旼炫说,“哥不能搬出来和我一起住吗。”

 

黄旼炫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还有团体活动,这阵子都要跑行程,估计时间很长。我们还有经纪人管着,哥怎么到你那去。”

 

金在奂耷拉下了嘴角,“那得等哥多久啊。”

 

黄旼炫说,“总能等到的。”

 

不能住在一起,他去黄旼炫宿舍玩总是可以的,nuest成员久而久之知道了他和黄旼炫的关系,平时碰到总会调侃他们。

 

金在奂几乎是一有空就去黄旼炫宿舍,遇上有行程的日子,他一个外来人员在人家宿舍里待着,就像一只等待主人回来的看家小狗。

 

相反黄旼炫鲜少到他家去,搬进来前到家里来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清。

 

 

 

 

他们因为这个吵过架。

 

金在奂质问他,“为什么永远都是我朝着哥跑去,哥就不能对我主动一点吗。”

 

黄旼炫揉着眉心,“我跟你说过很多次,行程忙不过来,有团体活动我老是一个人的话这不好。”

 

金在奂不理解,“我也有很多要做的事啊,可我不也是跑去看哥了吗。”

 

黄旼炫说,“我们没有必要因为这个起争执。”

 

金在奂觉得对方根本没有听懂自己说的话,可他们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他横冲直撞地爱着黄旼炫,而黄旼炫克制隐忍。

 

 

 

 

他比较笨拙,在表达对黄旼炫的感情时从来不会遮掩。

 

金在奂做过蛮多蠢事。

 

比如情人节时想搞浪漫,却因为把蜡烛放在了窗帘下,差点把自家房子给烧了。比如想做一顿好菜,却把厨房弄得一团糟,花了好几个时做清洁。比如去定制对戒只拿了自己的尺寸,最后拿到果然戴不上。

 

例子举都举不完。

 

黄旼炫每次都头痛着说,“在奂,你给我的惊喜不如说是惊吓。”

 

金在奂扁着嘴,“对不起哥。”

 

但他很快又信心满满地发誓,“但我保证下次会完美的!”

 

黄旼炫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拍了拍他的头。

 

如果那人包容他少一点,把隐下的不快都对他说出来,他能挽回吗。

 

 

 

 

“要过年了,来哥这吃饭吗。”

 

自从两人重新联络后,便一直保持着联系,黄旼炫格外地照顾他。

 

金在奂觉得黄旼炫害怕他落单,对他心里有愧疚。

 

他们是朋友,又不止朋友。

 

彼此心照不宣,谁也没说。

 

“正好爸妈出国旅游去了,”金在奂说,“我会打扰到你吗。”

 

他问的是李秀贞。

 

黄旼炫声音传过来,“不会,在奂,你永远不会打扰到我。”

 

真是讨厌,这样说不就是让他无法再前进一步了吗。

 

 

 

 

这是第二次金在奂见到李秀贞,不过这次更私人了,没有其他参与者。

 

只有他们三个。

 

他倚在厨房门口看着黄旼炫的身影,熟悉又陌生。

 

李秀贞在切菜准备装盘,而黄旼炫负责翻炒炖汤,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金在奂连个缺口都找不着。

 

金在奂想她不需要他操心,就像原来他操心自己那样,花费心神,还吃力不讨好。

 

这种突如其来的落寞感让他有点难受。

 

金在奂咳嗽一声,“天都黑了,哥速度太慢啦。”

 

他没回头,“饿不着你,你去客厅看会电视。”

 

李秀贞在一旁笑,“在奂像个小孩,你哄着他。”

 

黄旼炫点着头同意,“他就是小孩子脾性。”

 

金在奂想要是自己真的是小孩就好了,可以无理取闹,想要什么都可以。

 

 

 

 

他现在就是个局外人。

 

格格不入大概是为他准备的词。

 

但黄旼炫对他还有无限的柔情,没有让他输的太彻底,他该感激的。

 




评论(10)
热度(144)
  1. FACEEEE新都桥7号 转载了此文字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