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绝返(完结-九)

旼奂

现背

ooc





所有事情都在各自轨迹上顺利进行着,金在奂像个站在时光之外的人。

 

既不想往前走,却也不再敢后退。

 

他只能被这一切卷席着踉跄前进,懵懵懂懂,尚有抗拒。

 

 

 

 

两个半月,转眼就过。

 

这期间金在奂都没怎么见过黄旼炫,他知道婚礼的筹备有多繁杂,但没想到要尽心到这种程度。

 

但金在奂转念一想也是,旼炫哥和秀贞以后都是要一起走过后半生的人生伴侣了,精心准备这一场婚礼自然是情理之中的。

 

同余生的携手与共比起来,现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头天听到旼炫哥选婚礼场地,隔天听到旼炫哥找摄影师,再隔天听到旼炫哥...他一直都是个有条理的人。

 

金在奂想他一定会给李秀贞一个完美盛大的婚礼。

 

而金在奂呢,会在红毯尽头看黄旼炫迎过他的幸福。

 

金在奂最近总会梦到这样一个画面。

 

牧师身前,黄旼炫干燥温暖的手掌覆上他的,那人站在他旁边低着头小声说“在奂我们逃跑吧”,底下坐满了宾客,黄旼炫清亮的目光温柔无畏,那七个字轻轻落下来带着所有金在奂从前奢想过的梦,可金在奂却一点动摇都没,摇着头拒绝了他。

 

金在奂醒后骂自己死脑经,在梦里成全一回自己又怎样,半晌他抓着脑袋懊恼地在被子里打滚。

 

是啊,他觉得那样做越了距。

 

他辜负不起。

 

 

 

 

每当遇上什么重要的事情,金在奂总是很难安心入眠。

 

黄旼炫婚礼前一天,他果不其然失眠了。

 

金在奂平躺着望向天花板,心里默数到了第七百只绵羊,还是一点困意没有。

 

他感慨地叹了一口气,失眠就失眠吧,把这一天熬过去,看黄旼炫还有没有资格让他金在奂失眠。

 

他没好气地翻了个身,继续从七百零一只绵羊数下去。

 

后来数到没了意识,金在奂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醒过来时不知道这是他定的第几个闹钟在响,金在奂从被子里探出头,凑过去眯着眼睛看清了手机上的时间。

 

......妈的!

 

金在奂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一路紧赶慢赶到了婚礼承包的酒店,黄旼炫正好站在门外跟朋友聊天。

 

黄旼炫余光瞥见金在奂,只能站在酒店外围拍摄的记者们相机闪光灯刺眼着亮起,他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就朝着金在奂走过去。

 

金在奂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他还是不太习惯穿正装。

 

“你小子,”黄旼炫看上去松了一口气,“起晚了?”

 

金在奂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点囧。“前几个闹铃没把我闹醒。”

 

黄旼炫说,“那我得感谢最后把你闹醒的那个闹钟了。”

 

黄旼炫指了指大厅里面,“进去吧,还有一会儿就开始了。”

 

 

 

 

金在奂边走边仰头打量,顶上挂着的巨大水晶灯一一掠过,看起来梦幻的像把电影搬进了现实,他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哥,你这是花了多少钱在婚礼上。”

 

黄旼炫转过头笑他,“怎么,替哥心疼了。”

 

“不用你份子钱。”

 

金在奂一听困惑了,“为什么?”

 

黄旼炫带他到里厅,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秀贞和我要把份子钱拿去捐给儿童发展协会。”

 

黄旼炫还有其他人要招呼,没跟金在奂说几句便打了个手势,然后走到了另一边去。

 

 

 

 

金在奂这才来得及好好打量黄旼炫。

 

他俊美的面庞都因今天的气氛带上一层柔光,嘴角的笑意很开阔,笑起来的时候两边脸颊微微鼓起,嘴角有个很小的漩涡。

 

金在奂看得出他很幸福。

 

从很久以前开始,金在奂就觉得白色礼服最衬他。

 

旼炫哥身上有种出尘不染的干净,那是金在奂最喜欢他的地方。

 

厅内的音乐换了曲子,金在奂想这场婚礼终于在他心中有了实感。

 

它要开始了,而他终于要结束了。

 

 

 

 

结婚进行曲在大厅缓缓响起,连接着二层的阶梯顶处出现了穿着一袭婚纱的李秀贞。

 

她父亲挽着她步步走下,金在奂站在黄旼炫旁边,余光悄悄看着那人。

 

他有些紧张,更多的是释然。李秀贞从远处起便望着他,笑意盈盈,黄旼炫今天让她做了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她父亲终于把手交给了他,很郑重的一握,金在奂心里跟着一沉。

 

整场灯光落在他们两人身上,最是天造地设一对,登对到不可及。

 

 

 

 

“各位来宾,我们今天欢聚一堂,共同参加黄旼炫先生和李秀贞小姐的婚礼。婚姻是爱情的殿堂和信任的升华,凝结着最伟大的力量。黄旼炫先生和李秀贞小姐将在这里向大家宣告他们向对方的爱情和信任的承诺。”

 

牧师看看左边的李秀贞,然后右边的黄旼炫。

 

“现在请你们向在座的宣告你们结婚的心愿。”

 

牧师说,“黄旼炫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李秀贞小姐作为你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到永远?”

 

黄旼炫撇头看向李秀贞,“我愿意。”

 

牧师继续说下去,“李秀贞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黄旼炫先生作为他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到永远?”

 

李秀贞笑,“我万分愿意。”

 

“黄旼炫先生和李秀贞小姐,现在请你们面向对方,握住对方的双手,作为妻子和丈夫向对方宣告誓言。”

 

......

 

“我黄旼炫,全心全意娶你做我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的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的一切,去分享我们的梦想,作为平等的忠实伴侣,度过今后的一生。”

 

 

 

 

金在奂觉得黄旼炫说誓词的那一刻,用切肤之痛来形容他的感受也不为过。

 

戒指是他亲手交到黄旼炫手上,是他亲眼看着黄旼炫给她戴上这一生的羁绊和承诺,看黄旼炫拥抱住她俯身亲吻。

 

“现在请我向大家介绍,这是黄旼炫先生及他的夫人李秀贞小姐,让我们一起为他们祝福。”

 

台下掌声不绝。

 

金在奂的爱情在这场婚礼上终于落下了帷幕。

 

他彻底清醒了。

 

 

 

 

金在奂起身用勺子敲了敲酒杯,示意大家安静。

 

他走到了台前,站在话筒前。

 

“大家知道,我跟旼炫哥十年好友,我想婚礼祝词交给我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说完这句金在奂笑着对宾客弯了弯腰。

 

他接着说下去。

 

“如果说我们身为艺人有什么不自由的,就是不能像平凡人一样在应有的年纪娶妻生子,像我,三十三了还是个光棍。做我们这个职业的,大多都有一些难言的困惑和痛苦,作为旼炫哥身边好友,同为艺人,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旼炫哥今天和秀贞结婚我是骄傲的,找到人生伴侣共渡一生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值得人尊敬和骄傲。”

 

“旼炫哥是个很有包容心的人,总会为朋友家人着想,我金在奂能有他这一好友算我今生有幸。我总是苦恼,在自己需要的时刻能够给予的旼炫哥,我却不能在他需要的时刻给予他同等的理解和耐心。而如今有了秀贞伴旼炫哥左右,替他分忧,包容他,理解他,爱他。”

 

“我对旼炫哥有着一百分的真心和一百分的祝福,爱是一种神圣的感情,是所有精细复杂的合成,没有了它我不知道人将怎样立足于这个残酷的社会。今天旼炫哥和秀贞在上帝面前结二为一,说夸张一些,这又是一桩人类的壮举。”

 

金在奂视线落到李秀贞身上。

 

“秀贞,你要相信,你嫁给旼炫哥会是你这一生做过最好的选择和最正确的决定。他值得你托付一生,也值得我现在说的所有赞美。你瞧,我是个有些木讷莽撞的傻瓜,不懂眼色、爱开玩笑,生活里更是有不少登不得台面的坏习惯,旼炫哥却接纳了这样的我,他在某种意义上就像我前进路上的一盏明灯。”

 

“现在这盏明灯将照亮你的余生,秀贞,你看你明白我说这些话的意义了吧。这样的一个绝世好男人让你得到了,你没理由不幸福。”

 

金在奂目光收回来,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他可不能在这里出丑。

 

“好了,再说下去,大家都要不耐烦了。”他给自己转折道,“他们二人刚刚向对方起了誓,我也在这里起个誓吧,我将永远陪伴旼炫哥,观望他的幸福,而秀贞会收到我最虔诚的祝福。”

 

“最后望他们两人百年好合。”

 

 

 

 

金在奂说完有些脱力,他后背出了很多汗,汗水糯湿了他的衬衣。

 

他努力得体地朝众人微笑,然后走下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他甚至没有力气去看黄旼炫的表情。

 

金在奂想他说了那么多,算表达尽了他的所能,他只能给到这了。

 

晚间他还有班机要赶,他要去日本参加练习生们的演出排练。

 

走前黄旼炫抱了他一下,金在奂觉得那是一个称得上感激的拥抱,带着不一样的炽热温度,能让他回味很久很久。

 

“谢谢。”黄旼炫在他耳边说。

 

金在奂回抱住他,他埋头拍了拍黄旼炫的背,酒精开始蒸发,他眼眶发热。

 

“好了,”金在奂说,“回头见。”

 

他转身离开,下一次见面从前的那个金在奂就消失了吧。

 

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上时,飞机起飞远离地面,金在奂侧脸看着底下亮起了彩灯的夜景,落下了分手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眼泪。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这是有可能的,金在奂的结局,我的故事。





Fin.





评论(23)
热度(173)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