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晚空

黄金

2k完结





-

你量化过幸福吗?



 


金在奂是一名夜晚十点档的FM主播。

 

这天临近节目结束,他收到这样一个观众来电,电话里男孩的声音有些紧张。男孩说自己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孩,他觉得那个男孩是喜欢自己的,可他没有勇气。

 

男孩还说听金在奂的电台有三年了,每个晚上都有一小时因为金在奂变得特殊,男孩喜欢金在奂随和的说话方式,像一位亲近的朋友。

 

男孩无处诉说的心事压抑着很痛苦,所以他决定问问金在奂,同时寄托着自己的那么一点希望。

 

金在奂听完男孩的话,没有诧异。

 

 

 

 

金在奂想了一下,低身靠近话筒,“你很喜欢他吗。”

 

男孩不知道是不是害羞,有些支吾地回答,“嗯..很喜欢。”

 

金在奂问,“真的?”

 

男孩急起来,“真的!”

 

金在奂笑着说,“那就可以了,已经足够了。”

 

男孩踌躇着,“我要是去告白的话,人家会怎么想我,会怎么想他,又会怎么想我们。”

 

“我们能走到以后吗。”

 

金在奂知道男孩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男孩有些害怕,踏不出那一步,男孩需要他来告诉男孩,“爱没有错。”

 

“大胆抓住他吧,就算只有短暂一瞬也没关系,因为那一瞬的燃烧就已经抵过了所有。”于是金在奂说道。

 

男孩最后对他说,“谢谢!”想是终于放下了负担吧。

 

 

 

 

金在奂在放完音乐后,照常对听众说了晚安好梦,然后收拾好稿件,关掉设备,拿上包包准备回家。

 

一直搁置在外面桌子上的手机,按亮屏幕,已经收到了好几条信息。

 

金在奂一边往外走一边一条条点开。

 

第一条:我刚刚到家,想你。

 

第二条:公司楼下新开了一家日料店,晚饭在那吃的,我点了一碗拉面,味道不错。走的时候给你也打包了一碗,快回来吃。

 

第三条:[图片]

 

第四条:你注意到了吗,这是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嘿嘿,我们在奂的脸也圆通通呢。

 

金在奂看到最后一条嘀咕了一句“什么嘛”。

 

 

 

 

那些信息都是黄旼炫发来的。

 

刚还没来得及介绍,黄旼炫是金在奂的爱人,两人现在在一起七年了。

 

他们住在一间小公寓里,年份有些久远,电梯看上去很旧,偶尔按键还会不灵。好在两人住五楼,黄旼炫经常说爬楼梯有助于身体健康。

 

金在奂对于黄旼炫说的不发表意见,黄旼炫太会说了,他现在已经有经验不跟黄旼炫展开辩论赛了。

 

小区旁边有一座公园,距离家十分钟的脚程,金在奂便觉得也挺好的。

 

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社交活动,闲下来的时候就去公园转悠,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子,活生生过成了老大爷。

 

 

 

 

今天出门的时间很早,金在奂坐了地铁过来。

 

他很快地在手机键盘上输入着,“给我把拉面加热,我要回家了!”

 

末了,金在奂还是抗议了一句自己的脸明明瘦了很多。

 

去公交车站的路上,金在奂难得的打量起夜色。

 

都市生活太繁忙,现代人总是赶着去做下一件事,连抬头好好地看一眼天空都显得奢侈。

 

金在奂漫不经心地走着,不由得想起刚刚电台节目里最后来电的那个男孩。

 

 

 

 

他摸摸鼻子,自己在男孩的年纪做着什么呢。

 

学校生活枯燥乏味,只有中午时社团的活动比较有趣。

 

金在奂会在教学楼的顶楼和朋友弹吉他,偶尔偷喝啤酒,吃点鱿鱼干当下酒菜。

 

金在奂那时还没碰上黄旼炫,他们是在大学相遇的。

 

在和黄旼炫开始之前,他甚至没谈过恋爱。

 

金在奂不是像个恋爱白痴,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恋爱白痴,纯的像一张白纸。

 

他轻哼了一声,黄旼炫就是只摇着尾巴的狐狸,狡猾得不得了。

 

 

 

 

金在奂懂男孩的担心,他也慌张无措过,但那些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渐渐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两个人互相喜欢,把对方真切地装进未来理想。

 

金在奂傻乎乎地百度过,跑去书店买过情侣长久的指导书籍。

 

在黄旼炫努力打工挣钱后拿到工资的第一天,黄旼炫偷偷地订了两人去泰国的机票和酒店。

 

因此在过生日的那天,金在奂真的收到了一份惊喜礼物。

 

金在奂那时就想去他妈的外界的眼光,热泪盈眶地想人家怎么看关他们屁事。

 

他和黄旼炫逛街吃饭看电影,吵架和好,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省钱。

 

他们跟世界上的任何情侣没有区别。

 

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爱对方,在努力地为过上更好的生活奋斗,然后还想要为对方变成一个更好的能够配上这种幸福的人。

 

所以相爱就行了,就够了。

 

 

 

 

白天下过雨的地面,现在已经干到看不出痕迹。

 

月亮确实很圆,远远地挂在天边,浮在一片稀薄的云朵里。

 

金在奂深深吸一口气,是雨后湿润的青草气息,清新得不像都市的味道。

 

他拍了一张天空发给黄旼炫,这时的夜晚颜色很淡,像电影色调里的蓝,冷冷的,藏着很多情绪。

 

金在奂加快了脚步,刚到车站便看见了驶来的710路公车。

 

他觉得两个人是一种舒适的状态,恰到好处的亲密。

 

路过行人的侧脸、晚风掠过皮肤时的温度、随意哼起的不知名的小曲,甚至是街头掉落的海报,金在奂都能联想到那个人。

 

很自然,不需要多加思考。他很享受这样熟练的亲昵。

 

 

 

 

金在奂在公交车上打了二十分钟的盹儿,回家前去便利店买了几串黄旼炫爱吃的丸子关东煮。

 

应该和拉面很配,他这样想着。

 

打开门的时候黄旼炫正歪着头趴在餐桌上,旁边是冒着热气的拉面。

 

金在奂没有出声,蹑手蹑脚地靠过去。

 

靠近了,他能闻到黄旼炫身上沐浴露的味道,有点甜。

 

头发还有些湿,这人又不拿吹风机吹了。

 

金在奂无奈地放下装着食物的袋子,拉开椅子坐下来。

 

黄旼炫眼睛缓慢地睁了几下,注意到他,便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回来了。”黄旼炫的声音有些黏糊,金在奂心一软。

 

但他还是说,“你又湿着头发睡觉。”

 

“哎呀,”黄旼炫笑起来,“下次不了。”

 

黄旼炫讨好地把拉面碗推到金在奂面前,“快吃。”

 

金在奂瞪他一眼,黄旼炫也就只有理亏的时候好欺负。

 

金在奂指了指便利店袋子,“给你带了关东煮。”

 

 

 

 

 

两人一人一口拉面一口丸子的吃起来,吃得不亦乐乎。

 

金在奂和黄旼炫讲了电台那个男孩的事,黄旼炫摇着头口齿有些不清地说,“年轻真好啊。”

 

“说起来。”

 

“那时还是你追的我呢。”金在奂说。

 

黄旼炫呛了一口,脸一下子红起来。

 

金在奂觉得好笑,“你还会害羞。”

 

黄旼炫轻轻推了他一把,“陈年烂谷子的事就不要说了。”

 

金在奂说,“下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也想你了。”

 

黄旼炫知道那是他对之前自己发的信息的回复。

 

金在奂说,“看到我发给你的夜空了吧,你给我拍的月亮,我们两人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夜色。”

 

黄旼炫扬起嘴角笑了开来,“嗯。”

 

 



评论(7)
热度(337)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