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荒芜手记(第一卷-2)

黄金

ooc





之后没多久便是阖家团年的日子,春节。

 

这日皇宫设宴,侯爷府冷清着,赴宴去了。

 

金在奂留在府上,学堂是不用上了,难得睡至晌午,迷迷糊糊伸个懒腰起来,揉揉眼睛看向书桌前的窗,没有什么阳光,细听有沙沙声响,想必外头还在下雪。一边的圆桌上放置了托盘,中间盛了碗腊八粥,金在奂心头一热,该是那位平日里心疼他心疼的紧的后厨婆婆送来的。

 

他起身洗漱一番,打理好自己,推开轩窗,腊八粥还是热的,索性端到书桌前来吃。

 

院子静的只闻簌簌雪花扑地的声音,佳节倍思亲,金在奂舀了几勺失了胃口,去年这个时候,父亲给他烧了一桌好菜,他吃得狼吞虎咽,父亲笑着让他慢些吃别噎着,末了搂他在膝头温言细语,希望他以后顺遂如意。

 

他呆呆望了片刻,想起小侯爷带他回府那日,小侯爷披着裘衣,也是雪一般的颜色。他摇摇头,自己是幸运的,不愁吃食,又有容身之地,逝去的也不可追了。

 

趁着过节,表达谢意也没有那么别扭,金在奂想送点什么给黄旼炫。一番苦皱眉头思索,金在奂的目光最后落到了跟前的笔墨宣纸上。

 

作幅画送给小侯爷,发挥发挥他的一技之长。他定下主意后便研磨下笔,一笔一画,细细勾勒,全神贯注在纸间的人物上,怕失了那人一点颜色。

 

窗外风雪徐徐,窗内人凝眉作画,不知不觉间温柔了时光,命运的根静静蔓延。

 

 

 

 

等到他终于结束,抬头再看,外面的天色已换了好几个色调,现在则暮色已至。

 

金在奂长呼一口气,小心翼翼将画卷起来收好,心里有些雀跃,不知道黄旼炫会不会喜欢。

 

他满心期待,就等小侯爷回府,把托盘送回厨房,乐呵呵地对婆婆说“我不饿,不吃了”,婆婆还没接话,他先抱着怀里的画一溜烟跑了。

 

连廊是黄旼炫的必经之地,金在奂就坐在这儿等着他,不知道他多久回来,还特地提了个手炉。

 

那边一传来脚步声,他免不得伸长脖子看,心里莫名有些紧张,但转过来现出的脸庞都不是小侯爷,偶有下人让他回屋去,小心冻着,他只笑笑,摇摇头。

 

小侯爷迟迟不来,他眨巴着眼睛,这时雪已经停了,仰头一看,夜空闪烁,星河灿烂。

 

 

 

 

黄旼炫在皇宫待了快一日,回了侯府已是应酬得有些疲惫了,步履匆匆,路过走廊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折返回来,仔细一看,边上缩着个人,是金在奂。

 

金在奂歪头靠在柱子上睡着了,怀里还护着什么,黄旼炫走近了些,轻拍他的肩,“在奂?”

 

他浅眠,黄旼炫这一拍,他很快醒了,转头看发现是黄旼炫,一喜,“你回来了。”

 

走廊顶上高挂了红灯笼,暖光照着黄旼炫脸上的讶异,“你在等我?”

 

金在奂点点头,把转凉的手炉放至一边站起身来,抬头看着黄旼炫把怀里一直捂着的画递出去,有些窘迫地开了口,“新年快乐。”

 

黄旼炫心下一热,“冷吗?”说罢解下自己穿着的裘衣披至他身上,这才打开他送的画。雪地里舞剑的图,破风之势扑面而来,没想到他画得如此好。黄旼炫重新抬起头看向他,他看上去有些不自在,黄旼炫冲他笑道,“我很喜欢。”

 

他松一口气,咳了咳嗓子,“小侯爷喜欢就好,我一直没...好好说过谢意。收留我,让我继续读书..太多太多了。”

 

黄旼炫静静听金在奂说着,真心不是没有,想他也从未用心发掘。金在奂脸颊红起来,红通通一片,在他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脱口而出了,“愿年年有今夜。”

 

头顶是大大小小的繁星,金在奂没接话,心里却愿己如星他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两人默了片刻,黄旼炫做下一个决定,“年后不久,侯府要迁至边疆,边疆战事不断,我替你在这边安置好。你好好保重,我...”

 

金在奂毅然打断,“我和你走。”

 

“我后半生的命是你给的,你去哪,我就去哪。”

 

 

 


评论(7)
热度(56)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