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我把月亮送给你了

黄金

短完

 

 

 

小的时候,什么都要张牙舞爪,性格是,处事是,爱人也是。长大后发现不是所有的都可以外溢、都适合张扬,有些东西无意被风沙掩埋,别扭也好,不可爱也罢,却因为那样而显得格外真实。

 

有时走得慢了,落在哥后面,我会想,等到这趟旅途结束,下一站的目的地会自动出现吗,然后我们自然而然的变得更成熟,奔赴一个没有对方的远方。或许我们没有选择的机会,看似坚定却茫然的被命运的浪潮推向未知,中途紧紧抓着对方,风雨与共,多么浪漫。

 

我一直是个粗神经的人,自从遇到哥,总是会不分时间地点的感性,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但把谁放在心上、拥有一颗更加柔软的心这种事,让我觉得很幸福。

 

 

 

 

最后一次以这个身份准备专辑回归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的左右转着头。

 

“有哪里没化好吗?”化妆师弯腰问道。

 

“没有,”我笑笑,“怒那,你看我的下颚线是不是明显一些了。”

 

化妆师捏着下巴认真打量我,一会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还真是呢,在奂xi瘦太多啦。”

 

我又重新看向镜子,明明以前看起来像永远长不大似的,感到陌生大概是因为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大人吧。

 

去后台准备的路上,碰到了最近才出道的男团,他们脸上流着汗,额发被浸湿得厉害,笑容却依旧灿烂着,虽然有些害羞,却饱含热情的和我们打了招呼,爽朗地喊道“前辈好”。

 

回过头来继续往前走,旼炫哥到了我身旁,“想什么呢。”

 

我说,“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台下的粉丝很热情,熟悉的呼喊声萦绕在耳边,歌曲中途按着动线转换位置,好几次都对上了旼炫哥的目光,在大庭广众下偷得的旼炫哥的这点爱意,像蜻蜓点水的亲吻,浅尝辄止,回味无穷。

 

一位安可舞台的时候,我一边握着话筒唱歌一边挥着手互动,嘴唇上已经像约定好的那样画上了口红。

 

自己不觉得滑稽,余光看到旼炫哥笑得有些夸张的侧面,因为手抖而被拉长了的口红印延伸到了嘴唇外围,歪歪扭扭的,一点不符合旼炫哥平时的形象。我把话筒拿远,笑点被戳到,一发不可收。

 

旼炫哥注意到我的失态,中间隔着几个人,我看到他的嘴型,大概意思是小心下台收拾我。

 

我才不怕旼炫哥呢,就是要看他这样的反应才好玩,我笑得更开怀了一些,却不知怎么开始数起剩下的同台机会来。

 

快乐过了头,一下子就变得悲伤。

 

时间过得慢一点就好了。

 

 

 

 

签售会后,我有时会在网上看粉丝拍的照片,也会读她们写的后记,偶尔会发现很有趣的内容。

 

凌晨时分窝在被子里,只有举着的手机发出一点微弱的光亮,这次本该像往常一样,看看消息就锁屏睡觉。

 

可划着划着,我看到一条动态,怎么都移不开眼了。

 

是关于旼炫哥。

 

“小纸条问他最喜欢和谁在一起,他先勾了塌塌,顿了一秒,把善皓和新东方成员也勾了。再顿了一秒,把其他也勾了,写了wanna one全员。我说这样犯规诶,只能选一个。他就抬起头笑着说都喜欢。”

 

如果有时光机,我想回到那一刻,虽然闭上眼我就能想出他是怎样在笑,脸上是怎样的神情。旼炫哥真是可恶,这样的柔情时分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呢。

 

 

 

 

回归的行程告一段落,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自由的个人时间,我几近迫不及待地约了旼炫哥出门,他问我想去哪里。

 

我才发现我根本没有想这个问题,不过也不重要。

 

“哪里都可以,我只是想和旼炫哥在一起。”

 

旼炫哥揉了揉我的头,“之前你想看的那部电影上映了,我们去看电影。”

 

对我们来说,电影院是少数的好地方之一。所谓的好地方就是指不那么吸引人注意力,让人相对放松。比如说,全场的灯光暗下来,我在底下和旼炫哥牵手,偶尔因为剧情顾不上吃爆米花,旼炫哥会把爆米花喂到我嘴边,明明还是有小心翼翼,却有种已经将恋情宣之于众的甜蜜。这种时候,悄悄看旼炫哥,他的眼睛总是会藏着点几不可见的笑意。

 

 

 

 

晚上吃完饭后在汉江边散步,有些久违了,不由得想起很多往事。

 

我虽然不信我的命运是一盘早有定论的棋局,但有些事冥冥注定,在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候,齿轮就已经开始转动了。

 

那时比赛,和旼炫哥说小点是缘分,说大点是宿命。

 

记得是靠在一起练习,我和旼炫哥分享一根耳机线,眼睛本来好好地盯在歌词单上,从什么时候起注意力分散,想不到任何事,耳朵里听到的是旼炫哥均匀的呼吸声,我胸腔里加快了的心跳声,鼻尖闻到的是旼炫哥衣服上淡淡的香味,旼炫哥一下子填满了我。

 

人迷迷糊糊的时候,很容易做出一些大胆的事。所以在我晃神回来后,我发现被我松开的歌词单已经飘到了地上,而我已经覆上了旼炫哥的手。那一刻我在想,好在旁边没有其他人,旼炫哥要推开我,我不会太难堪。

 

我冲旼炫哥笑了笑,有些尴尬,但做都做了,再收回也晚了,干脆耍赖皮。

 

旼炫哥动了动,我强势地握紧。

 

“干嘛。”

 

“你不说点什么吗。”旼炫哥看我,我确定他没有讨厌我的意思。

 

“我喜欢你..”我语气弱了点。

 

旼炫哥凑近了,亲在我侧脸上,很轻很轻,我心里一下子开出了花,还有好多蝴蝶在飞舞。

 

 

 

 

“你最近心事重重的样子。”旼炫哥插着兜,我们停下来。

 

月光把旼炫哥的背影拉的瘦瘦长长,他一半的面孔隐在暗里,面对着我的这一半亮闪闪的发着光。“是不是不太像我。”

 

旼炫哥没有看我,只是抬手摸了摸我的头,一种宠溺到不像话的摩挲,“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没有刻意隐瞒过,反正旼炫哥也总是能看穿我。有时候我想,会不会正是因为这种无声的默契,才让我全身心地爱着眼前这个人,温柔的很像水,又明朗的像旭日阳光。“那我是不是看起来很傻。”

 

“有一点,”旼炫哥说,语气里能听出笑意。

 

我有点嫉妒这份云淡风轻,嘟囔道“什么嘛”。

 

“那是因为在奂太喜欢我了不是吗。”旼炫哥用小拇指勾了勾我的手。

 

我没好气地回答,“是啦。”

 

 

 

 

回去的路上,旼炫哥跟我说了一段话。

 

天色转暗了,月亮被云层遮住了一些,一切都变得朦胧。旼炫哥说,“在奂,我们在很多人身上开始,不可避免的总是害怕,害怕这段关系有始无终。毕竟人生太长了,承诺也只在许下的那一刻价值千金,谁也不能为以后作担保。”

 

“但是你知道吗,我们虽然在一个人身上开始,却永远不会在一个人身上结束。”

 

我屏住了呼吸。

 

“不可察觉,却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会渐渐变得零碎,然后分散到其他人身上,我们也是别人碎片的集合体。”

 

旼炫哥最后说,“我身上永远都会有你,你身上也会永远有我。”

 

我笑说,“旼炫哥的情话满分。”但同时我也释然了。

 

 

 

 

我突然就觉得我执着的太小孩子气,就像旼炫哥说的那样,我们总归是永远在一起的。

 

于是,我可以放心的没有顾虑的继续往前走了。

 

我这次闭上眼,可以看见很久很久以后,旼炫哥还是站在我旁边。

 

他说,“你看,相信我是对的。”

 

 

 


评论(14)
热度(159)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