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出界(下)

旼奂

非现背

ooc


07


金在奂没发觉,经邕圣祐这样一提,他上了心。


比如黄旼炫大老远跑过来,通常只是为了和他吃一顿饭。


比如黄旼炫好像每次看到他,都会笑得很开心。


比如黄旼炫说有喜欢的人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睛里有期待。


金在奂越想越觉得别扭,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索性冷淡对待。


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跨年夜这天黄旼炫站在宿舍大楼楼下,正好撞上打算出门通宵的金在奂。


邕圣祐起哄两声,遭金在奂狠狠刮了一眼,缩着肩膀摆手说我可不在这当电灯泡,几步就没了影...

出界(中)

旼奂

非现背

ooc

*完了我觉得下一章我写不完了


04


黄旼炫:这么久了还是经常会想起你。


金在奂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僵了僵。


分手后发生的那些事,让金在奂难以相信这样一个冷漠的人,会是那个对自己至始至终温柔、偏心照顾的黄旼炫。不是他先追求的吗,说以后一起修个大房子,他负责监工打下手,家里都按自己的喜欢来设计,弥补小时的遗憾,让自己永远回头的时候都可以看到他,有家的温暖。可是黄旼炫没有说话算话,他却当了真停在原地不肯走,挣扎痛苦,日日夜夜煎熬,那个人一度从美梦沦为他的梦魇。


他好不容易走过来了,不再时常为...

出界(上)

旼奂

非现背

ooc


金在奂很喜欢画画。小时候家长都会给孩子报几门兴趣班,钢琴、书法、跆拳道、外语...他学过很多,但坚持下来的只有画画。


金在奂最喜欢画各式各样的房子,有大大的庭院,他可以在里头荡秋千,和小狗玩耍,替花花草草浇水。他的父母太忙,每日早出晚归,要见上一面很难。所以金在奂从小的愿望就是生活在一个温馨热闹的家里,再后来长大了,他想那就替别人建造这样的家吧,圆圆满满。


他画了很多年,从拙劣到娴熟,开始真正学习设计的功夫,碰到那个人,欢喜的日夜在草稿上涂改。


他以为自己可以成家,所有不敢想浮上心...

长归

黄金

ooc

 *提前了不凑热闹


01


夜里的雨淅淅沥沥,再热的夏都被添了一份冷清。天光大亮的白昼由远即近响起闷雷,不一会儿雨滴浇洒下来,斜着点缀了窗,互相追逐,人坐在屋里静静听着、看着,像品一盏茶,幽幽茶香,品到最后尝出一点涩涩的苦味。


这股滋味难言又绵长,缩影了黄旼炫的大半生。


黄旼炫微仰着头,视线落在窗外不知哪个角落,怀里的小人不安分地扒着他衣衫领子,试图吸引回他的注意力。


黄旼炫安慰地拍了拍孙女肩膀,年老的声音比起年少多了分不自觉的柔和,“今天怎么不午睡了。”...


1 / 3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