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我不知道我在干嘛 北极圈好冷

【20:18 航海】

狼辉

非现背

ooc


裴珍映总喜欢在下雨的日子里坦然无惧地出门。年轻的时候,不管他走到哪儿,李大辉总是骂骂咧咧地跟在他旁边为他束一把伞。在琐碎唠叨的言辞里,他能很轻易地看穿李大辉。毕竟李大辉总是这副样子,别扭,倔强,于是便拐弯抹角地爱着他。


等到老了,李大辉也始终记着爱他这件事,可记忆就像点燃照片的一簇火焰,燃的太快,留不下太多。


李大辉会记得他的很多习惯,好像生活原本就该是这个样子,至始至终都围绕着他。


他一直走在李大辉的前面,看着李大辉步履匆匆,对他气急败坏却无奈懊恼...

新桥(完结-上)

狼辉

非现背

ooc


22


李大辉抓着裴珍映的肩膀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扯,“你怎么一个周末都不回我的消息。”


裴珍映任他拽着自己,也没有抬头,“感冒了,不舒服。”


“那你吃药了吗,”李大辉有些慌张地松开了手,“你一直不回我我..”


裴珍映没等李大辉说完,“没事。”


他把裴珍映的衣服理好,一屁股坐回了位置上,瞅了瞅裴珍映的脸色。平淡如常。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李大辉探出脑袋,“你还没回答我,吃药了吗,你是不是发烧了?”


裴珍映这才转过来看他,“昏昏沉沉睡了两天,现在恢复的差...

新桥(二十一)

狼辉

非现背

ooc

#来晚了


放假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何况还是元旦这个小假期。


所以当李大辉揽着朴佑镇的肩膀说“好久没见我想死你了”的时候,朴佑镇一脸嫌弃地把他推开了。


李大辉委屈,“你就是这样对你兄弟的。”


朴佑镇打开书包,把里头的作业一件件拿出来摆到桌子上,他冷哼一声,“看你这一脸春风的小样,这个节过的滋润吧。”


李大辉转了转脑袋,教室里还没有太多人,裴珍映更是还没到。


他贼笑道,“我去裴裴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带他去我家吃饭了,跟我爸妈一起。”


朴佑镇手停...

新桥(二十)

狼辉

非现背

ooc

#二十了#四万字了#这章也给你一点甜甜


第二天李大辉醒来睁眼就十二点了,没有平日里老妈的干扰,整个房子里只有他和裴珍映两个人,他睡了个好觉。


他转头去看,裴珍映侧身面对着他,一半脸陷在枕头里,呼吸很沉。眉头是舒缓的。李大辉就这样静静地把他望着,没有动作,除了怕把裴珍映闹醒了,他更怕碰碎了裴珍映难得的安稳。


李大辉还没有把谁这样瞧仔细过,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他看的方式像要把那人的五官刻画下来,好来日在心中反复描摹。裴珍映醒着的时候虽说面上没什么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但给人感觉就像他头顶上有层千斤...

新桥(十九)

狼辉

非现背

ooc

#好久不见#没考完看着电脑也手痒了#我写前回顾了前三章好几遍#建议看前像我这样做#迟来的新年快乐


时间还来得及,他们可以坐公交车回去。


走到了站牌的位置,李大辉说我们走回去吧,裴珍映看着他点了点头,谁也没说话,牵着的手也没松开。


李大辉的视线垂得很低,好像不这样下一秒他就会跌倒,他脑子里乱糟糟的,裴珍映说的还有那些他还没触及到的,宛如一记重击压垮了李大辉的天平。


裴珍映从来没有说过那么多话,李大辉想如果是自己的话,他一定没有办法讲完,或许进度到了三分之一,他就忍不住想哭了。可裴珍映语气平淡的就好...

穷途末路

罐辉


军官世家x战地医生


ooc



如果因为这场战争你一无所有,那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你的耳朵,做你的手,做你的脚,做你的所有?



哪怕这个地方极目一望,尽是死亡,看到你我就能看到生路。



【一】



“爸。”



这是赖冠霖不知道第几次站在他父亲的书桌前。



夏日的夜,蝉鸣绵绵不绝,混合着热浪更添聒噪。...

1945(下)

旼辉

民国时期

ooc

#终于用了我想用的句子#文章内具体很多背景不可考#圣诞快乐


【四】


黄家大宅。


“旼泫呐。”这样温婉叫出他名字的人敲着门。


黄旼泫听到声音搁下笔,把笔帽盖好几步走过去将门打开,“妈。”


“欸,”她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给你端了些点心来。”


他将盛着点心的托盘接过来自己端着,另一只手把她护着迎进书房。


“这些事让下人做不就好了。”


她坐在沙发上,远远地隔着看他吃一口,低头嚼好一会,这会功夫都不放过盯着桌上文件。她往近儿子方向的...

1945(上)

旼辉

民国时期

ooc


【零】


黄旼泫从来不会想他做的对不对,只有值得和不值得。用好友金在烉的话来说,他这个人根本没有心,就算到阴曹地府见了阎罗王,也能面不改色地讨价还价,计算得失。


他习惯了把一切把控在自己手里,他需要的东西看似很多,但其实从来只有一个。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黄旼泫不屑被谁敬仰,唾弃名垂青史。人们对他恨之不及,同时就有惧意伴随着数千万倍的骇人浪潮席卷而来。


他是这个时代的折射,噩梦的盟友。


哪怕这里曾有一个人真的想要抓住他的手。...


1 / 4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