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晚空

黄金

2k完结


-

你量化过幸福吗?


金在奂是一名夜晚十点档的FM主播。


这天临近节目结束,他收到这样一个观众来电,电话里男孩的声音有些紧张。男孩说自己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孩,他觉得那个男孩是喜欢自己的,可他没有勇气。


男孩还说听金在奂的电台有三年了,每个晚上都有一小时因为金在奂变得特殊,男孩喜欢金在奂随和的说话方式,像一位亲近的朋友。


男孩无处诉说的心事压抑着很痛苦,所以他决定问问金在奂,同时寄托着自己的那么一点希望。


金在奂听完男孩的话,没有诧异。...


我的来信,你收到了吗?

黄金

5k完结


01


我叫金在奂,今年十九岁。


我跟普通人不太一样,因为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但我也不差普通人什么,我被接入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们对我很好,会经常给我买新衣服,会记得我爱吃什么,会教我很多道理,会带我出去旅游,好多好多对我好的事情,一时半会列举不完。我很爱他们。


我应该也算是一个普通人吧。


虽然在那样的环境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我却从未感到孤单,很好奇吧?为什么一个从小就被抛弃的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反而身边全是同样被抛弃的孩子,长大的过程中还肯定听到不少流言蜚语,他...

绝返·番外·尽头

旼奂

现背

ooc

#拖了很久#终于抓住情绪完满了这个故事


“我情愿这是幻觉,也不愿是种告别。”


-


我到很久以后才发现金在奂原来那么会撒谎。


他掩饰的那样好,连蛛丝马迹都不曾让我发现,或许他都被自己骗住了。


金在奂这个人傻乎乎的,这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


那次他生病给我打电话,我急忙忙赶过去,恍惚间像回到从前,我和成员在地方赶通告到深夜,走前在奂就已经得了重感冒,那两天他刚好休息,我让他好好睡一觉,因为他一忙起来总是没完没了,不听人劝,要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身...

绝返(完结-九)

旼奂

现背

ooc


所有事情都在各自轨迹上顺利进行着,金在奂像个站在时光之外的人。


既不想往前走,却也不再敢后退。


他只能被这一切卷席着踉跄前进,懵懵懂懂,尚有抗拒。


两个半月,转眼就过。


这期间金在奂都没怎么见过黄旼炫,他知道婚礼的筹备有多繁杂,但没想到要尽心到这种程度。


但金在奂转念一想也是,旼炫哥和秀贞以后都是要一起走过后半生的人生伴侣了,精心准备这一场婚礼自然是情理之中的。


同余生的携手与共比起来,现在是小巫见...

绝返(八)

旼奂

现背

ooc


“我不想和哥分开。”


金在奂抱着头蜷缩在沙发上,手无助地搓揉着头发。


“在奂你该明白的。”


黄旼炫很平静地打破了长久以来两人之间的伪装。


第一次矛盾爆发的时候,金在奂就该知道,他们早晚有一天要走向死局。


可他不信,也不愿意面对。


局面最终还是变得僵硬难堪。


金在奂其实很少和黄旼炫当面吵架,旼炫哥喜欢和他讲道理,他看着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所有情绪如鲠在喉。


窒息的...

绝返(七)

旼奂

现背

ooc


最近又掀起了国民制作人的热度。


熟悉的电视台,熟悉的节目。


他们邀请金在奂做导师,金在奂感觉有些意外。


他坐在家里翻看制作组工作人员给他的资料,一边滑开手机调出kkt的界面。


“哥听说了练习生节目吗ㅎㅎ”


不一会黄旼炫那边就显示了已读。


“这节目不是从企划出来就被一路炒作吗”


金在奂放下资料,两手握着手机飞速打字。


“我现在成了导师之一哦”


黄旼炫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


“时间...

绝返(六)

旼奂

现背

ooc

#情节需要#这章短更


在他们团体解散后黄旼炫回到nuest活动的第四年,大家纷纷搬出宿舍独立生活,而金在奂终于如愿以偿的和黄旼炫住在了一起。


在黄旼炫搬进来的前几天,金在奂生动形象地演绎了一把什么叫做热锅上的蚂蚁。


一想到从此以后生活真的跟那人息息相关,金在奂不免有些紧张。


牙刷得买新的,牙刷杯不能再将就他的用了。


卫生间里多添几件毛巾,旼炫哥有洁癖。


买个地板精灵,还是干脆买一整套清洁用具。


拖鞋、睡衣、枕头...啊啊啊,怎么那么多东西。...

绝返(五)

旼奂

现背

ooc


年末和年初是除了打歌巡演以外最忙的时候,加上精神上的压力,金在奂毫无意外地病倒了。


经纪人在厨房忙活着煮粥,一边回头喊道,“把茶几上的药吃了。”


金在奂蜷缩在沙发上,鼻子堵得呼吸不通,作为回应哼哼了几声。


他从毯子里伸出一只手,指甲白的血色都快看不见。他握住水杯凑到嘴前喝了几口,再抓住面前的药丸混吞下去。


金在奂随即嘴巴撇成一条两边向下降的弧线,他抿着嘴巴,好苦。


经纪人小心翼翼地端着粥碗走过来,金在奂没有力气,轻微地动了动身子,虚弱地说,“哥,有糖吗。”...


绝返(四)

旼奂

现背

ooc


等到金在奂回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子时,他松懈下来同时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他紧紧抓着胸前的衣服,颓然地缩到了地上,整个人就像鱼离了水,正在苟延残喘。


听到这种事很微妙,哪怕被当事人亲自转告,也还有自我欺骗的余地。


而看见的却做不了假,中间隔着的那一张纸被捅破,让金在奂无法再欺骗下去。


金在奂想自己终于回过神,接受了那人身边不再是他的事实。


只是他还需要时间去习惯。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会去想两个人分...

绝返(三)

旼奂

现背

ooc


金在奂弯着腰仔细对比专柜里手表之间的差异,他指了指最外面的一款,“能拿出来给我看下吗。”


“是送您自己,”售货员微笑着说,“还是送给朋友或者长辈呢。”


金在奂把表小心取下拾起,对着光线左右细看。


“朋友。”


除了之前给爸妈置办了一套房,这还是金在奂第一次用心为人购买礼物。


他甚至还没给自己买过。


“您手上拿着的这块款式正好,”售货员接着说,“您看现在需要包起来了吗。”


金在奂又看了看,然后点了头。


结账的时候,...

1 / 2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