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三)

狼辉

非现背

ooc


李大辉靠着教室这边的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站在他对面的人,里面班主任的声音还在继续,听着估计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李大辉仰起头,欸了一声,然后说,“大家以后要做三年同班同学,现在可以告诉我名字了吧?”


他把视线落在李大辉身上,静静的看了三秒,然后又移开,像李大辉是个什么物体。看完就完。


李大辉倒是很有耐心,“怕你忘了,我叫李大辉。”


“你怎么也迟到了,起晚了吗?”


“还是跟我一样先去教务处了?”


“啊,那个,我初中是承德的。”


在李大辉打算继续讲下...

新桥(二)

狼辉

非现背

ooc


吃晚饭的时候只有李大辉和老妈两个人,她说他爸忙着赚钱,最近饭不回来吃,家还回的晚。老妈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酸溜溜的,李大辉支出胳膊肘碰她,“老爸不赚钱,老妈你又不上班,那我岂不是要喝西北风。”


她眼睛一瞪,李大辉也不怕她,淡定地给自己碗里拈了一块排骨。只听她筷子一搁,磕在碗上发出一声脆响,跟念经似的开始唠叨,“没生你前我好歹也是个女强人,工资指不定比你爸还多,我要不是为了照顾你,好好地抚养你成人,我才不甘心待在家里当个家庭主妇。你看看现在,有谁稀罕我?”


李大辉早就被她念得耳朵起茧了,现在左耳进右耳出,自动屏蔽了。...

新桥(一)

狼辉

非现背

ooc


*背景皆虚构


00


新桥没有很多桥。


它一览无余,土地平坦,生活也跟着一起平淡无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城。


岩壁里草儿能倔强地探出头,有人低到尘埃里也能开花。


曾经李大辉以为自己长大后一定会远走高飞,裴珍映则认命的做好了一辈子待在这里的准备,比婚礼上新郎新娘对彼此许下的誓约还要坚定。


裴珍映问过李大辉,相不相信奇迹。


如果他早问这个问题两年,李大辉一定会笑着说相信,而且是真心的...

阵雨番外

#你们真的好懒#红心数量太少担心没看到我更了番外#全文加番外的合集在微博还有度盘#微博跟我lof名称同名#自行搜tag#最后的一点啰嗦了#翻篇了跟这个故事say goodbye

【裴珍映视角】

“你们后来真的没再见面了?”

我跟智圣哥聚在一起,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我们没再在他的韩餐店吃饭,为了喝的痛快一点,没有顾虑地互诉衷肠,便另寻了一家。酒过三巡,智圣哥看上去已经醉了,脸颊泛红,整个人歪在桌子上,手别扭的到处指着。

我看着他的样子有点羡慕,因为我总是越喝越清醒,就像我想做的事一样,总是不如意。

他终于还是把这个问题问了出口,我端详着他好奇的模样,想智圣哥应该憋了蛮久的,辛苦他了。只是这个问题...

阵雨(完结-下)

34


成年人的世界残忍于即使昨天你的世界被搅得天翻地覆,今天你也要遵守规则继续生活。


他也想撂下身上的担子,找个地方藏起来,从此销声匿迹。


或者自私一点,不要那么多顾虑了,跟裴珍映远走他乡,不再管这些是是非非。


这些想法最终也只能搁置在脑袋里,想想便过了。李大辉不能放下责任,他有他的巡演,有他的事业,有爱他寄予他厚望的粉丝。他不是任何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得。


可等到呼吸平复,李大辉靠着厨房的碗柜缓缓地缩到地上,他在人前有多决绝,在人后就有多无措。眼泪的浸泡使他眼睛肿痛,残存的理性在这...

阵雨(完结-上)

31


李大辉的首场solo演唱会就在首尔,紧跟着几天后的日程在日本,日本的巡演要去好几个地方,安排下来他至少要在那边待上一个月。由于两人工作的关系,李大辉和裴珍映倒没觉得两人分隔在两地有什么,只是两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比起平常更腻歪了一些。


毕竟太久没有开过演唱会,李大辉的紧张体现在了花费更多的时间在练习室上,越接近演出的日子,他去的越勤。再隔几天就是正式在场馆彩排的日子了。


裴珍映只嘱咐他注意饮食,不要睡眠已经不足了,身体所需的食物营养也跟不上。


剧组中途休息的时候,裴珍映拿着剧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有几句台词他始终背不熟。...

阵雨 现背 上中篇 微ooc 四万六千余字
“爱确实是溺水,李大辉没能逃脱,裴珍映也没有。”


🔗:https://m.weibo.cn/6001613362/4161746777694836


再见即完结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 这段时间就看合集吧

(把字仔细看完 不要误会我 没有哪个故事会这样完结)

阵雨(一)

狼辉 现背



当人对未来怀有期待的时候,通常会将自己在意的那方放入众多的期划里。而许下心愿的很多时刻,也一定是真心觉得自己会实现。

大概是太强烈的付出和占有让人变得贪心,直到记忆褪色成模糊的模样,才能幡然醒悟过来:在那些时刻尽力了,也认真过,这就已经足够了。



限定了时间而组合成的wannaone,一早我就做好了准备,可我一直坚定地相信着我们的关系,不会像我们唱的那首歌,变成一场很快就会过去的阵雨。

过生日时,我诚心向上帝许愿,愿望是李大辉和裴珍映永远不要分开。

你站在我身后,手像往常揽在我的腰际,我许完愿转过头来看你,蛋糕上摇曳着的烛火倒映在你的眼眸里,那样温柔的光亮产生了魔力使我相信上帝一定会保佑我...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