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有迹可循

丹邕 邕丹

短篇

ooc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总是在问一个问题:相爱的人为什么要分开。

总要求一个答案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好笑,好像这样做了就能挽回些什么,如果一切来得及,人们还需要这个问题吗。


-

姜丹尼尔不否认的是,跟邕圣祐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算是他已过了二十年人生中最好的一段记忆。

在遇见邕圣祐之前,姜丹尼尔蛮花心的。

遇到一个不错的人,交往试试,厌倦了就离开。姜丹尼尔被很多人形容成吃干抹尽没人情味的渣滓,好友黄旼泫婉言跟他说过,姜丹尼尔笑的一脸无所谓,说他都知道,但没关系,你情我愿的事,不存在亏欠。

混蛋大多时候不是后天刺激,而是先天遗传。

家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姜丹尼尔从小看着不相爱的人互相折磨,咆哮成了最常见的感情表达方式,看遍了五官组成的骇人的丑陋的表情,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摧毁了姜丹尼尔对爱的信任。

很多事情都是后知后觉,等到他爸意识到姜丹尼尔变成个不苟言笑的人时,他爸冷嘲热讽的说姜丹尼尔跟他妈一个德行,血是冷的。

姜丹尼尔没有吭声,心里暗自好笑,任谁看了他都无法热血起来吧。



-

邕圣祐一开始只是个朋友,比同学关系好一点的那种普通朋友。

社团活动结束后一起吃个饭,顺路回家。

姜丹尼尔跟邕圣祐从相交逐渐趋于重合是从一个意外开始的。

那天傍晚他们照常跳完舞去吃饭,吃饭的地方是小区门口的一家面馆,那里的老板娘总是会给他们多挑面,再多放几块牛肉。

夏天闷热的天气使人燥热,面馆里面的风扇根本起不到降温的作用,姜丹尼尔和邕圣祐喜欢坐在外面露天的位置,买两瓶冰过的可口可乐,把衣服捞起来透风。

姜丹尼尔背后的马路传来尖锐的女人声音,她尖叫着大声吼,“你放开我!”

邕圣祐碰碰姜丹尼尔的胳膊,“在外面就打人,看他们样子是夫妻吧?”

他转头过去刚好看到男人扇女人巴掌的一幕,随即很快的认出了那是他的父母,姜丹尼尔难以形容自己愤怒的程度,他们已足够丢自己的脸,现在还要在外面让他丢脸,他顿时为自己为他们所生而感到无力和悲哀。

姜丹尼尔很快的转头回来,他往里面的位置挪,声音低到不可闻,“那是我爸妈。”

邕圣祐愣了一下,然后说,“你今晚要不要住我家?”


姜丹尼尔有些诧异,邕圣祐像一只抛出救命的橄榄枝,要带他逃离。



-


姜丹尼尔破天荒的对人敞开了心扉,憋了太久,破开的洞口承受不住压力,最终全面崩盘让他的情绪汹涌而出。邕圣祐坐在他旁边什么也没说,只在最后拍了拍姜丹尼尔的背,给他递了一盒纸巾。


说时畅快,说完他开始担忧,没人有义务要承担另一个人的痛苦,也没有什么事能够真正的感同身受。


姜丹尼尔越了界,可邕圣祐开口问他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回家时何尝不是越界。


邕圣祐就像一块海螺,让姜丹尼尔拾起,放在耳边听到的全是自己的回声。



-


姜丹尼尔从那天起就不爱回家了。


到了周末他会跟邕圣祐一起去超市进行大采购,这样说有些夸张,其实就是买一些零食和速食方便饭。黄旼泫偶尔会加入他们,黄旼泫在的时候姜丹尼尔会很开心,因为只要黄旼泫来,他们就有家常菜可以吃。黄旼泫的厨艺很好。


邕圣祐的家庭不同姜丹尼尔的家庭那样复杂,只是父母是工作狂,不爱沾家。


吃完晚饭三人挤在一张沙发上看球赛,邕圣祐好端端的突然叹了一口气,“这个家终于有点人气了。”


姜丹尼尔坐在最边上,隔着中间的黄旼泫撇头看邕圣祐,看他勾起嘴角笑的云淡风轻,心突然就跳了一下。


黄旼泫则左手搭上他的肩膀,右上搭上邕圣祐的肩膀,左拥右抱一副自家孩子的样子,“别感伤了,现在好就行了。”


姜丹尼尔给了一个眼神,然后朝邕圣祐递爆米花,邕圣祐立马从中抓了一把捂上黄旼泫的嘴巴,“就你话多。”


后来邕圣祐给了姜丹尼尔一把钥匙,让他把这里当自己家。姜丹尼尔握着那把钥匙直到它胳疼了手心,他不懂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于是有些愚笨迟疑的张开手臂,邕圣祐挑挑眉,他突然就笑了,然后再没有犹豫,坚定的抱住了邕圣祐,像拥有一座城池,也像守住一个港湾。


“谢谢。”


“我们之间说谢谢多掉价。”



-


邕圣祐这个人很矛盾。


他嘴上嫌弃姜丹尼尔那么大了还爱吃软糖,却会在逛超市的时候默默给姜丹尼尔买各种口味的备在家里。


姜丹尼尔不爱听课,作业自然也不会做,邕圣祐看不来他那副什么都事不关己的样子,却还是帮他把笔记整理好,作业也抄上。


邕圣祐总是做着相反的事,黄旼泫看不下去了让姜丹尼尔把烂脾性改改,姜丹尼尔乐得受用他的好,每次都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混过这个话题,邕圣祐总是会被他气笑。


两人渐渐地就习惯了,邕圣祐习惯对他好,姜丹尼尔习惯接受他的好。


邕圣祐对他的好是包容,姜丹尼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想要更多,而且他有种自信自己一定能得到。


万籁寂静的夜里他贴上邕圣祐的嘴角,一颗心脏在胸腔里狂跳,快到下一秒姜丹尼尔以为自己就要停止呼吸。可炽热的鼻息还喷洒在彼此脸上,邕圣祐的睫毛颤抖着扫的他有些痒,撬开他牙关探进口腔里时姜丹尼尔抓紧了邕圣祐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那个吻太缠绵,太醉人,让他们都沉陷在了爱里,说为世界末日前的亲吻也不过分。



-


黄旼泫对于他们两人在一起的事并不惊讶,他跟姜丹尼尔说,“圣祐挺好的,很体贴。”


姜丹尼尔一脸得意,“你也不看看我为什么和他在一起。”


黄旼泫撇一下嘴,摇摇手指头,“你也不要仗着他对你好就得意忘形,改改性格吧,要不然你那脾气会毁了你的。”


姜丹尼尔听他念得烦了,“不会的。”


转头他把这件事告诉邕圣祐,然后问他会不会离开自己。


邕圣祐说,“想不到你那么没有安全感。”


姜丹尼尔有些心虚,又不想表现出来,死鸭子嘴硬,“谈恋爱不都喜欢问这种问题吗。”


邕圣祐手搭过来摸他耳垂,一脸坏笑,“这要是让你从前交往的女生听到了,肯定得气死。”


姜丹尼尔被他搓揉的满脸通红,缩着脖子往旁边躲,“我跟你说正经呢。”


邕圣祐干脆把人搂过来,姜丹尼尔猝不及防的扑进邕圣祐的怀里,贴在邕圣祐的胸前,侧耳就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咚咚,咚咚,有力地使他完全信服了邕圣祐接下来说的话,“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他活了那么久的人生,始终漂浮在虚空里,遇到邕圣祐后才终于落了地。


姜丹尼尔很喜欢听邕圣祐讲这些话,这种一次又一次的保证就像安全闸,把所有的分崩离析都拦在外面。让他确信自己确实有幸福的能力。



-


他们好到形影不离。


上学时在一起,下学时一起去参加社团活动,活动完再一起回家。姜丹尼尔和邕圣祐像一对连体婴,不分你我。


姜丹尼尔喜欢在无人的角落抓过邕圣祐的衣领用力亲吻,喜欢走在路上和邕圣祐若有若无的牵手,喜欢买所有跟邕圣祐配对的东西。


他们小心翼翼,却又光明正大。


我想如果所有的爱恋都能这样维持一生一世,这世间便不会有那么多遗憾了吧。


邕圣祐说永远不会离开时,是真心的。姜丹尼尔也把这句话记得很牢,可没人能把真心当资本随意挥霍。


真心不是取之不尽的空气,宇宙有毁灭的一天,爱不加呵护也会枯萎。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邕圣祐从某一刻起,不想再忍受姜丹尼尔一成不变的“无所谓”。


邕圣祐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为姜丹尼尔做了那么多后,姜丹尼尔却还是止步不前,固执的不愿意做出努力。


姜丹尼尔开始对邕圣祐的话感到厌烦,明明以前听在耳里都是甜蜜的挂记。


他觉得邕圣祐变了,邕圣祐对他是包容的,而不是现在的苛刻。


爱的变质大概就是从斤斤计较开始。



-


他们开始无休止的争吵,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从鸡毛蒜皮的小事逐渐上升,上升到邕圣祐抱着头痛苦的弯下腰说,“我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姜丹尼尔觉得好笑,“你不是说我一成不变吗?我是这样的人,你一开始不清楚?”


“对我好的人是你,没有拒绝我的人也是你,说无论怎样也不会离开的人还是你。你现在来指责我,不觉得当初选择跟我在一起的自己很贱吗。”


邕圣祐没有抬头,他颤抖的过分,姜丹尼尔看着他再经不起任何一击的样子,不敢相信刚刚的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他这样跟他的父母有什么区别,用利刃伤害最亲的人,他不也是同样的吗。


姜丹尼尔堪堪伸出手想去拥抱他,邕圣祐嘶哑着吐出了一个字,“滚。”


邕圣祐的话落下,姜丹尼尔抬脚就出了门。


姜丹尼尔没有挽留,他也说不出口。


他到底还是变成了他曾经最讨厌的模样。



-


分开后姜丹尼尔有去过邕圣祐家一次,拿放在那的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


邕圣祐沉默地帮他把东西放到包里,姜丹尼尔突然开口说,“圣祐。”


“跟我分开是不是觉得解脱。”


邕圣祐点了点头。


“你还爱我吗。”


“你不觉得问这个问题很掉价吗。”


“我们以后...”


邕圣祐一言不发地盯着姜丹尼尔,他看的姜丹尼尔心里兵荒马乱,像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亲耳听到邕圣祐说,“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姜丹尼尔眼眶很热,可他不想在邕圣祐面前掉眼泪,他终于明白幸福的能力是自己给自己的,邕圣祐已经死撑的足够久了。


邕圣祐是个矛盾的人,那么久了,就这一次,没有同他说的话相反。


姜丹尼尔知道那次争吵前邕圣祐肯定还是爱着他的,是他亲手把邕圣祐推开。邕圣祐已经不再爱他了。


姜丹尼尔明白的太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


黄旼泫说姜丹尼尔丢了魂,整个人消瘦的像根竹竿,风一吹就要把他人带跑了。


姜丹尼尔没有做什么以显示自己很痛苦的事,只是心不在焉,不在状态。


高三忙起来,本来隔着一个班也天天见的人,也不知道是刻意安排还是老天看他们缘分已尽,十天半个月姜丹尼尔也碰不到邕圣祐一次。


社团早就退了,回家路上也没有偶遇过。


真是绝啊。


但姜丹尼尔也不怪谁,这都是他自己作的。


高中毕业吃散伙饭,吃到最后姜丹尼尔捧着啤酒瓶歪坐在地上,黄旼泫只能把他扒拉起来扛在肩上送他回家。


到了分岔路口,姜丹尼尔停在原地怎么也不肯走。他觉得委屈,双手扯着黄旼泫的衣服,人摇摇晃晃,“我小时候有很多把钥匙,那时我爸妈把我送到各个亲戚家辗转,但我拿着这些钥匙却觉得打不开任何一扇家门。后来邕圣祐也给了我一把钥匙,我拿着那把钥匙,心里想我终于有家了啊。”


姜丹尼尔酝酿了一年的情绪在这个时候终于爆发了出来,他哭的抽噎,脸上全是悔意。“可我怎么能把邕圣祐弄丢呢,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黄旼泫看着他失控的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哎,那时都跟你说了。”


姜丹尼尔在十六岁碰到了以为可以与之共度一生的人,但在第二年他永远的失去了他。



-


姜丹尼尔和邕圣祐的人生轨道从重合到永不相交,重新变成了两条无交集的平行线。他们从开始到分开,从始至终都有迹可循。


这世上没有哪一件事是理所应当。


即使从头来过,也不会有好结果。



fin.







评论(4)
热度(66)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