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桥7号

我的城邦

新桥(一)

狼辉

非现背

ooc

 

*背景皆虚构

 

 

 

 

00

 

新桥没有很多桥。

 

它一览无余,土地平坦,生活也跟着一起平淡无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城。

 

岩壁里草儿能倔强地探出头,有人低到尘埃里也能开花。

 

曾经李大辉以为自己长大后一定会远走高飞,裴珍映则认命的做好了一辈子待在这里的准备,比婚礼上新郎新娘对彼此许下的誓约还要坚定。

 

裴珍映问过李大辉,相不相信奇迹。

 

如果他早问这个问题两年,李大辉一定会笑着说相信,而且是真心的没有敷衍。他现在觉得这个问题就像生了一场大病后问人家相不相信头顶三尺有神明,是被压弯了腰后的妥协之举。

 

所以李大辉一时没有回答,后来想说的时候,原来要那个答案的人却不在了。

 

而实际两年前,裴珍映也不会问那个问题。

 

他后来准备好的回答是很矫情的一句话:只要那个人是你,奇迹也会成为你的影子。

 

 

 

 

01

 

李大辉偶尔会抄近道回家。那条小路被夹在两栋楼之间,虽然又脏又挤,还背着光被一股阴森森的氛围笼罩着,但它直通小区楼下不用绕弯。于是那一点不适他也就咬着牙忍过去了。

 

不过今天有点霉。

 

李大辉才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了零碎的脚步声,他心一慌更辨认不清有几个人了。

 

李大辉怂起肩膀,把自己脑袋埋下去,本来想撒丫子先跑,但又觉得跑起来太明显,反而不讨好,纠结完便选择了尽最大力加快脚速。

 

该死,之前听了那么多次有混混敲诈,干嘛还走这条路。

 

得,现在撞破南墙晓得回头也晚了。

 

还是跑吧?

 

李大辉左脚才抬起打算开溜,后面衣领子就被人拽住了,“欸,同学。”

 

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转过去有些僵硬的牵起嘴角,“有事吗?”

 

三个人,头发个个冲成鸡公,染得五颜六色、乱七八糟。他们的脸上就差刻字了,“我是不良青年”。

 

拽衣领的那个改手搭上了李大辉的肩膀,三角眼眯起来,笑的一口黄牙全露,李大辉默默的闭了气不去闻那可怕的口臭。

 

“我们需要这个。”

 

随即不良青年一号把手伸到他面前,大拇指和食指合并在一起上下搓了搓,不良青年二号和三号则一个站在他前面,一个站在他背后,把路给彻底封死了。

 

他是愿意花钱消灾的,但是明天就开学了,爸妈给的钱都被他刚拿去买东西了.......李大辉苦笑,“大哥,能刷卡吗。”

 

不良青年一号往旁边啐了一口口水,搭在李大辉肩膀上的手往旁边一挪到了衣领,一把揪紧了像要把人提起来,唾沫横飞,“你小子他妈的把谁当ATM机使呢?”

 

李大辉脖子被勒的发紧,明明是自己被当提款机好不好。他说话就像咳嗽,半天也说不清。

 

“那个..咳咳大哥,我这不也是..咳咳..咳咳......身上没现金。”

 

不良青年也不再跟他废话了,三个都撸起了衣袖,李大辉深知自己没那个能耐以一挑三,与其跟人拼命,不如赶紧受完了事。

 

他干脆地闭上了眼,用手护着脑袋,最重要的是护好了脸蛋。

 

出拳的呼呼风声已经响在耳边,意料之中的拳头却没落在身上,连连的惨叫也不是出自他口中。李大辉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手指分开露出一个缝,睁开眼睛往外看。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个人,刘海有些长了,不过随着身体的动作李大辉看清了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戾气满满,比那几个小混混还吓人。

 

他出手又快又狠,没几下就把人给打趴了。还没等李大辉咂摸完,他拉着李大辉就往外面跑。

 

一直跑到李大辉上气不接下气了,那人才停下来,拽着李大辉的手也松开了。

 

李大辉撑着膝盖蹲身缓了一会儿,抬头把目光转到他脸上,他的刘海已经被撩到旁边去了,只有细细碎碎的几根还停在额前浸着汗。五官像被刀刻上去的,一点温度没有,看不出情绪。

 

李大辉兀的被他看的有些起鸡皮疙瘩,把视线投回地面的时候在心里暗自感慨了一句这人腿真长。

 

他挠了挠脑袋站起来,有些尴尬的看着旁边,“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刚刚肯定惨了。”

 

“我本来也看他们几个不顺眼。”声音出口不符合长相,李大辉还以为会很低沉。

 

“我叫李大辉,你叫什么?我改天请你吃点什么吧。”

 

“不用。”他说,“走了。”

 

然后真的就转身走了。

 

李大辉撇了撇嘴,这是效仿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吗。瞧着惜字如金的样子,说个话老费劲。

 

人都是有直觉的,虽然那人救了他,让他免了皮肉之苦。但李大辉觉得他比那几个人更危险。

 

电话响起来,李大辉看了一眼显示屏上跳出来的名字,划开屏幕笑着接了,“妈。”

 

“宝贝儿子,怎么还没回家呢。”那边是亲切的女声。

 

“就快了,我在楼下呢。排骨汤炖好了吗。”

 

那边嗔道,“炖好了,这不就等着你回家嘛。”

 

“好好,要过马路了,我挂了啊。”

 

绿灯亮,李大辉抓紧时间几步跑过去,等等到家了刚路上发生的事情肯定不能和家里说,除了免去担心,更多的是以老妈那个性格,肯定知道了得被东问西问的,没准以后还要让人接送他。光是这样一联想就已经够头疼了。

 

门一开,扑鼻而来的饭菜香。

 

一个人影跟着出现在门口,取下了他背着的书包,然后皱起了眉,她指着他衣服上的灰,“出什么事了吗?”

 

李大辉一愣,低头看了看,迅速的调整好表情。他没事人的拍掉,“蹭到墙了,我能有什么事啊。”

 

末了,笑的真心实意。

 

 


评论(12)
热度(75)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