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新桥(十一)

狼辉

非现背

ooc





李大辉这辈子没玩过这么折腾的游戏,一个密室逃脱整的比游乐园里的过山车项目还刺激。

 

为啥呢。

 

因为裴珍映。

 

进去之前工作室里的人发给他们一个对讲机和一个手电筒,然后说他们有三次可以被提醒的机会,如果一个小时后没出来就算他们挑战失败。说完给他们打开了面前的门,几个人脚刚踩进去后面‘嘭’的一声就给关上了。

 

李大辉还纳闷玩密室逃脱为什么要发人手电筒,感情房间里一点灯也没有,旁边站的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手电筒被金巧巧拿着,灯打在对面墙上,李大辉知道裴珍映就站在自个儿身后,他比李大辉高一点,微微低下身子查看对面的情况时鼻息堪堪停在李大辉耳边,热乎乎的带着水汽,又痒又酥,下巴像磕在他头上似的,微微的擦过他的头顶。李大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摸摸自己的耳朵。

 

“裴珍映。”

 

“嗯?”

 

叫完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李大辉心里窘迫,不过好在四周黑漆麻黑的,裴珍映看不见自己。

 

“没什么。”

 

要死了,耳朵旁还留着余热,李大辉缩了缩脖子给自己扇风,散散这里须有的‘热度’。

 

这时金巧巧把手电筒从墙上移开往地上照,这一照就有了大发现,她惊呼一声,几个人都往地上看去,结果发现地上有一溜串的绳子,相互平行着一字排开占据了整个房间的宽度,尾巴上还带着不同的颜色。

 

李静小声说,“是不是根据颜色来解密啊。”

 

刘阳走过去蹲身挨个扯了扯绳子,没拉得动,结结实实的。他挠了挠头,“这啥玩意儿。”

 

李大辉借着惨淡的光研究墙面,上面写着一些没有章法的数字和字母,他在想是不是要推算一下,裴珍映则摸过去找墙上有没有按钮。

 

几个人意见不统一,各有各的看法,但没有哪个意见是用得上的。而且墙上既没按钮,他们也没找出数字、字母和绳子的关联,李大辉急了,无头苍蝇似的转了那么久结果一点门路都没摸着,不会就这样一直卡在第一关吧。

 

李大辉不耐烦地抓抓腮帮子,放弃了。他们智商加在一起都还不够用,他没好气地说,“金巧巧,赶紧的,打开那个对讲机,问问外面的人怎么离开这里。”

 

金巧巧有些不情愿,“我们才第一关。”深层意思是不愿意现在就浪费了宝贵的机会。

 

他着实无语。

 

“咱们这不是出不去吗。别倔了,要不然真在这里把时间给耗完了。到时就好玩了。”

 

裴珍映充当和事佬,“问问吧,你俩别吵。”

 

金巧巧哼一声,还是妥协了把对讲机打开,调频了半天才对上。那边滋滋了好一阵才听到人说话,“把地上的绳子全部攥在手里,然后像拔河那样往后拉。”

 

地上绳子八根,他们一人先攥一根,然后再拿三个分开拿那多出来的绳子。虽然听完那人的讲解云里雾里,不过手上还是老实照做,刘阳在最边上大喊一声,“拉!”他们几个同时就往后倒,手上用力的拽。

 

这房间真的设置的妙,他们几个这样一拉一倒,脚下踩着的地跟飘移似的移动起来,脚底还有十足的震感,身体也跟着抖了几下。只觉得他们站的那层顿时被拉开,然后直接给换到了另外一个屋里。

 

“靠,真想再来一次。”刘阳反应过来扭头去看,觉得这实在是太好玩了。

 

李大辉取笑他,“你还是先把前面的关过了再说吧。”

 

这个空间就是纯粹的解密了,找到里面的提示去开下面的一个小门,门设置地很矮,人要爬进去,然后去够最里面角落的小箱子,里面应该装的是下一个提示。

 

李大辉也不知道是自己心理暗示还是怎么的,在那个小黑屋里的时候他跟裴珍映两人就总是有些不经意的接触,擦身而过都能碰到手,虽然不至于达到四五十度,李大辉还是觉得轻轻擦一下也像碰了烫手山芋一样。从小黑屋出来了这种情况也没改善,好像他不管站在哪儿,裴珍映都在旁边,不知道的以为两人中间有层透明的胶。

 

若有若无才是撩人的最高境界。

 

尤其是过那道小门的时候,裴珍映先过去,轮到李大辉的时候,裴珍映把手搭过来,李大辉站起来时裴珍映把他牵着。等真的碰到了,李大辉仔细地感受了下,裴珍映的手没多少肉,手指又细又长,握着干燥温暖,手感正好。那几秒李大辉忽然又觉得不烫手了。

 

他们后来借着那两次提示机会,到底是在规定的时间里逃脱成功了。

 

全程下来,李大辉玩的脸红心跳,脑子比进去前还奇怪,充斥着乱七八糟的念头。他悄悄瞥了裴珍映一眼,裴珍映面色正常,哪里像他,跟个变态似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玩意儿,真是思想有罪。

 

出来时间差不多六点,李静说她得回家,这一走就剩金巧巧一个女生,她觉得没劲跟着也走了,刘阳跟他俩男的眼瞪眼更没意思。这呼啦一下走了个干净,就剩李大辉和裴珍映两个人。

 

“吃个饭?”李大辉跟裴珍映对视半天才卡出一句话来。

 

裴珍映点点头,李大辉便领着他往烧烤摊走。

 

开学的时候他不断努力约裴珍映出来吃个饭,没想到在这时实现了,终于只剩他们两个人,终于这个词让李大辉心里又是一跳。他赶忙暗里呸呸几声。

 

此时天将黑未黑,烧烤摊刚摆好没多久,人并不多,要是晚上两个小时来,估计还得等位。但李大辉是被搞怕的人,一个健步冲过去屁股挨着就坐下了,像龙卷风一样刮过去。

 

裴珍映觉得好笑,落在后面慢悠悠的走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后面有几十个人要跟你抢。”

 

李大辉摆了摆手,“去,你挑菜,我守着。”

 

裴珍映只好去旁边挑菜,他摸不准李大辉爱吃什么,把自己的挑完了转头‘欸’了一声,他问,“你要吃什么,我给你拿。”

 

“给我拿两个烤玉米,肉多拿点,我爱吃肉。”

 

两人一个拿了瓶可乐,一个拿了罐椰奶。没等多久,烧烤就端上来了。

 

李大辉把木筷子拆开,“今天玩得开心吧。”

 

裴珍映说,“你这是陈述句,不是问句。”

 

他撇撇嘴,“我看你还挺挑剔。”

 

裴珍映挑了挑眉,没接话,往自己嘴里塞了块里脊肉。

 

“说真的,今天玩的开心吗。”李大辉强调,“我现在是问句。”

 

裴珍映抬眼,看着李大辉正色的脸,“怎么,你每次跟人出来最后都要做个采访的吗。”

 

李大辉拿着筷子敲了下烧烤盘,“嘿,我这不是关心你呢嘛。别跟我绕弯子,快回答。”

 

裴珍映顿了下,“还不错。”

 

“那就是很好了。”

 

“你别曲解我意思。”

 

“你太别扭了,我帮你翻译一下。”

 

裴珍映突然问,“你为什么要在意我开不开心?”

 

李大辉愣了一下,然后嘿嘿笑了下,他举起椰奶跟裴珍映的可乐撞了撞当干杯了。“我们是朋友嘛。”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的他说的心里有点虚。

 

裴珍映眼睛一眨也不眨,盯着李大辉说,“我认准了什么就是什么,心眼死。你现在要是被我认准了,以后就不能反悔了。”

 

李大辉心里叫苦,他明明早就逃不掉了,哪用得着裴珍映说。可他知道裴珍映说的意思,交朋友这样慎重挺好的,不像泛泛之交,交个百八十个看着数量多,却没有哪个能熬得过时间。李大辉瞅裴珍映的表情,坚毅又决绝,望进他眼睛里掉不到底,像个无底洞,抓不着边。他心里有些触动,裴珍映是那种有自己领域的人,他会把自己想在意的划进自己的圈子里,然后巴心巴肝的对你,其他无关的就一点入不了他的眼。而裴珍映现在是要把他划进去了。

 

李大辉放下饮料,擦把嘴,把自己给坐端正了。

 

“我绝不反悔。”

 

“裴珍映,以后我陪着你。”

 

很久以后李大辉回想起那时的事,总是觉得心里被这样的温柔和小心包裹着更觉钝痛,他们的起初都是那样的认真不留余地,所以命运才一点退路都不给他们留吧。





(两万了 真能写)






评论(13)
热度(77)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