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新桥(二十)

狼辉

非现背

ooc

#二十了#四万字了#这章也给你一点甜甜




第二天李大辉醒来睁眼就十二点了,没有平日里老妈的干扰,整个房子里只有他和裴珍映两个人,他睡了个好觉。

 

他转头去看,裴珍映侧身面对着他,一半脸陷在枕头里,呼吸很沉。眉头是舒缓的。李大辉就这样静静地把他望着,没有动作,除了怕把裴珍映闹醒了,他更怕碰碎了裴珍映难得的安稳。

 

李大辉还没有把谁这样瞧仔细过,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他看的方式像要把那人的五官刻画下来,好来日在心中反复描摹。裴珍映醒着的时候虽说面上没什么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但给人感觉就像他头顶上有层千斤重的乌云,把他的气压降得很低。没有本事让他快乐,在他周围太幸福就会有罪恶感。

 

他睡着了的时候,那些阴郁也跟着沉了下去,李大辉瞅着,心里偷乐。这些样子只有他能看见,只有他能接触到,他妈怕是都没这样好好看过他。

 

李大辉喜欢特殊,他对于裴珍映而言是特殊的那个。

 

而且是唯一的一个。

 

打破这份安静的是李大辉的手机振动声,它搁在枕头底下闷声作响,一时显得突兀,李大辉三秒内把它抓到了手里,但裴珍映眉头一皱,眼睛沉重地眨了几下,还是醒了。李大辉没想到他的睡眠那么浅,不像他,就算屋外电闪雷鸣,他都能酣睡如猪。

 

李大辉没看手机,朝裴珍映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凑近,他觉得愧疚,可怜兮兮地说,“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裴珍映搭在一旁的手越过来放在了他的头顶,手没轻重地揉了几下,把李大辉本来就已经一团糟的头发搅得更是乱七八糟,李大辉下意识支吾着往后退,裴珍映眼睛懒懒地眯着一条缝,手滑下来落在他的后颈,他把李大辉往自己的方向拉,让李大辉的额头抵上了自己的,裴珍映笑,那种微微吹过的风只能荡起一点涟漪的浅笑,点到即止。他声音哑着,完整的话也让他讲的零碎,挠的李大辉心上发痒。“没事。”

 

李大辉觉得自己耳朵根都在发烫,他顺势把脑袋埋了下去,磕在裴珍映的肩膀上,“睡的好吗?”

 

“好,”裴珍映手环过他,脸颊蹭了蹭他的脑袋,“很久没这样好过了。”

 

“因为我在旁边?”李大辉说完都觉得自己厚脸皮。

 

“嗯。”但他也没料到裴珍映答得这么干脆。

 

李大辉哽着一时找不到话说,想起刚手机的震动还没看是什么消息,他便把手机够到自己脸前,按亮了屏幕。是他妈发来的消息,说下午五点到,问他想吃什么。

 

他一边打字一边跟裴珍映说,“下午去我家吧。”

 

“我妈做饭挺好吃的。”

 

裴珍映一时没接话,李大辉也不急,但手机上已经把消息发送过去了。

 

隔了好一会,裴珍映点了点头。

 

两人在床上赖到三点,外面天气很好,阳光直直透过窗户和竹帘,寒冷的天气里能够这样悠闲地躺在被窝里无所事事也算一桩美事。

 

李大辉他妈觉得过节把李大辉一个人放在家里,心里过意不去,再加上他朋友要来,回家路上除了买李大辉说的餐单需要材料,还买了不少零食饮料,他爸提着东西走在后面深感自己要脱臼了,却不敢有异议。

 

李大辉带着裴珍映进了自己家门,他开门的时候笑着说,“我们像小学生过家家似的,我送你过去,一会我送你回来,我小时候就干过这种事。还乐此不疲。”

 

裴珍映靠在门边,“没想到你小时候那么傻。”

 

李大辉瞪他一眼,“我劝你现在立马夸我一句救场,要不然我不让你进家门。”

 

裴珍映挑了挑眉,没用嘴说出让李大辉满意的话,却也同样让他满意了。

 

裴珍映在他嘴巴上轻轻地啄了一下,李大辉立马大脑冒烟低着头往前开路把人领进屋了。

 

裴珍映在门口换好拖鞋,脚步慢悠悠地在李大辉家里逛着,他停在电视机旁的音响前,顶上放着一本很厚的相册,立在相册上的正是李大辉一家的全家福。李大辉坐着处在中间,他爸妈一左一右,手搭着他的肩膀,每个人都笑容灿烂,幸福像是要溢出来。裴珍映盯着相框看了很久,直到李大辉走过来。

 

“这还是开学前拍的呢,”李大辉揽着裴珍映的肩膀,“我那时笑的脸都僵了。”

 

裴珍映指了指它下面的相册,“我能看吗?”

 

李大辉把它抽出来,然后拉着裴珍映进了自己房间,两人坐在床上,他把相册搁在膝盖上翻开了第一页,“这本好像是我上大班时的照片。”

 

裴珍映接过来,手指翻得很慢很慎重,他低着头看得认真,“小不点挺可爱。”

 

李大辉哭笑不得,“你这话还挺新颖。”

 

裴珍映又翻一页,语气不冷不淡的。“这是在夸你。”

 

等相册翻到尾,李大辉爸妈回了家。

 

李大辉一听到外面声音就下床穿了拖鞋跑出去,裴珍映跟在后面慢了几步,李大辉眼睛都给瞪圆了,“你俩这是要把超市搬回家吧,买那么多?”

 

裴珍映表情有些僵硬,他有点窘迫和紧张。手指紧握着在背后,把他的指节按得咔咔作响,裴珍映低着头说,“叔叔阿姨好。”

 

李大辉他妈一把把他推到了旁边去,她竖着眉,“你小子不帮忙提就别挡路。”

 

她跟变脸似的,一转过来面对裴珍映,脸就笑的开了花,“裴珍映是吧,之前就老听小辉念叨,终于见着你真人了。”

 

李大辉在一旁做呕吐状,“你什么时候叫过我小辉的,还有他不是真人,未必是假人啊。”

 

李大辉他爸只能做和事佬了,他点点头朝裴珍映笑,随即重新提起袋子往厨房走,一边走一边对李大辉说,“你少跟你妈贫。”

 

裴珍映走几步过去,一弯腰就把剩下的全提起来跟着李大辉他爸往厨房走了。老妈数落他,“我看你这个亲生的儿子还比不上人家珍映。”

 

李大辉翻白眼,“这会儿就叫人家珍映了。”

 

他爸笑容腼腆,把袋子里的东西整理出来,对着跟在身后帮忙的裴珍映说,“我们家是这种相处模式,你习惯了就好。”

 

裴珍映笑着说,“关系真的很好。”

 

忙忙碌碌折腾了两小时,天都黑到月亮爬上来,饭桌上才摆上了饭菜。

 

李大辉他妈一个劲的给裴珍映夹菜,一会问问好不好吃,隔一会又问要不要添饭,李大辉给她使了好几次眼色,全被她忽略掉了。他妈说,“他要是有你一半稳重就好了,我这心就能从嗓子眼回到胸腔里去。”

 

李大辉看不过眼,“哪有你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妈啊。”

 

他爸加把火,“不就有一个在你面前坐着嘛。”

 

裴珍映吃的这顿饭太热闹,热闹的让他不习惯,但心里是喜欢的。这样的饭才算家饭,这样的家才算家,这里的一切都温暖灼热到他心生执念,他得紧紧抓住他,尝了甜头,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冰冷彻骨的地狱去了。

 

李大辉送他下楼前,他妈探出脑袋来说,“珍映以后常来玩啊。”

 

裴珍映回头朝她笑出了最明亮的一个自己,声音又柔又坚定,“我会的。”






评论(5)
热度(77)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