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绝返(七)

旼奂

现背

ooc





最近又掀起了国民制作人的热度。

 

熟悉的电视台,熟悉的节目。

 

他们邀请金在奂做导师,金在奂感觉有些意外。

 

他坐在家里翻看制作组工作人员给他的资料,一边滑开手机调出kkt的界面。

 

“哥听说了练习生节目吗ㅎㅎ”

 

不一会黄旼炫那边就显示了已读。

 

“这节目不是从企划出来就被一路炒作吗”

 

金在奂放下资料,两手握着手机飞速打字。

 

“我现在成了导师之一哦”

 

黄旼炫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

 

“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年的练习生,今天角色调换成为导师了”

 

 

 

 

金在奂对这个节目挺有感情的。

 

一个人撑过来的那些日子,在街头路演,一支话筒一把吉他,不需要掌声只要唱歌就能满足。

 

他以前去过很多大学,在各个节日庆典里登台演出,过去的视频画质模糊着,他的头发被自己用发胶抹起露出额头,挑染的颜色出挑地扎眼。

 

他单脚踩着音箱,自在飞扬。

 

后来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参加了101。

 

其实他压根没有奢想过排进前十一,他觉得能在节目录制到三分之一就算天大的好运气了。毕竟这是个残酷又现实的圈子,多少人为了出道挤得头破血流,他不帅,也不擅长跳舞,他甚至有时候会疑惑自己凭借着这一腔热血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似乎所有故事都在这里开了头。

 

 

 

 

金在奂认识了不少朋友。

 

自动负责打板的邕圣祐,肩膀流氓姜丹尼尔,唱歌同样好听的金钟炫,可爱弟弟李大辉,练习了很久的Samuel...然后是黄旼炫,他的旼炫哥。

 

金在奂不会忘记那些熬夜苦练的日子。

 

对着镜头颓然地想要不放弃吧。

 

熄了灯的深夜一窝人彻夜聊天,每个人都盼,盼自己成名在望。

 

那时候黄旼炫淡淡地说,他什么都放下了,他不能不成功。

 

黑暗里金在奂在被子里翻了个身,他把手搭在自己的心脏上,这是他第一次心动。

 

 

 

 

节目第一次录制评判等级,金在奂坐在最前面的导师位置上,还是觉得有些恍然。

 

坐在他身后的练习生叽叽喳喳,“哇你看到那个模特没”“JYP到底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节目”“刚刚那个跳Bboy的男生也太帅了吧”“我好紧张啊啊”“怎么办我觉得导师会给我评价F”,都是那时他经历过的。

 

休息的中途金在奂站在旁边喝水,一个小个子的男生怯生生地跑到他面前。

 

“金老师,我能..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金在奂有点好奇,“你想问什么。”

 

男生局促地看了他一眼,紧张地开了口。

 

“金老师的嗓音后来真的变得很有感情,一听就会陷进去,单单是声音就能讲故事!”男生讲到这情绪激动起来,眼睛登时亮了。“以前的指导老师总是说我声音太平了,所以想问问金老师,可不可以给些意见。”

 

金在奂“啊”了一声,想了一会回答他,“学会代入自己吧,经历也是一个必要条件。”

 

他内心苦笑,要不是和黄旼炫谈了七年的恋爱,他或许到现在都还没开窍。

 

 

 

 

黄旼炫刚好也录制完一个节目从电视台出来,两人约好了去吃日料。

 

金在奂在车库等他,人来了,走过来就笑着大声喊“金导师”。

 

金在奂被黄旼炫闹了个脸红,慌忙给车解锁坐进了驾驶位,黄旼炫坐下后他说,“哥也真是的,老爱调侃我。”

 

“我们里面就你当上了导师,我不调侃你还能调侃谁。”

 

金在奂撇了撇嘴,没搭腔。

 

这家日料店他们常来,店家给他们留了一间里面的包房。往两边拉开身后的门,外面是一汪小池,池子里有不少鲤鱼。

 

照常点了爱吃的菜,黄旼炫把脱下的外套挂在一边,挽起衣袖坐下,“今天怎么样。”

 

金在奂喝了口茶,“换了一个视角觉得蛮新鲜的,想想那时出道未卜,我们多迷茫啊。”

 

黄旼炫说,“pick me那首歌到现在我都记得动作。”

 

金在奂笑,“101闹铃神器。”

 

 

 

 

他们说起那时的事,一时有些感慨。

 

讲到后面金在奂想,如果他们能一直停留在那就好了,它是他最后年少时光里最为瑰丽灿烂的一场梦。

 

“在奂,”黄旼炫说,“之前我推了好几次入伍。”

 

金在奂正伸长筷子夹玉子烧,“要去了?”

 

黄旼炫点头,“嗯。”

 

“打算结婚后去。”

 

金在奂抬头看他,那人静静地回望着他,这样看岁月好像没在那人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黄旼炫已经为他添了足够多的时间,可梦醒时分总会来,他也总要送走他。

 

 

 

 

金在奂不太会想他和黄旼炫快分开的那段时间。

 

过去那么久了,他还是逃避着一早就摆在那的事实。

 

黄旼炫是个克制的人,金在奂不喜欢他的理性。

 

他会在凌晨带着夜宵去探黄旼炫的班,会买同样的班机跟黄旼炫去外地出差。

 

金在奂会义无反顾地做很多事。

 

黄旼炫会感激他,也会开心地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黄旼炫总会说“下次别这样跑啦,哥怕你辛苦”。

 

可感情不就应该是放肆的吗,他该怎么让黄旼炫明白,他爱他这件事是大于一切的享受。

 

后来黄旼炫说太过亲密媒体会制造舆论,现在还不是时候,这样对他们的发展不好。

 

争执一点点累积,雪球越滚越大,终于变成了矛盾,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金在奂委屈黄旼炫不如他爱得深。

 

黄旼炫责怪金在奂无理取闹。

 

金在奂到最后通过自己切身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事能够一成不变。

 

谁会料到这个结局呢。倾尽一百分真心的时候,只想过换得一个白头偕老,而不是两人分道扬镳。

 

爱太复杂了,相爱不是走下去的必要条件,多好笑啊。

 

他不再是不怕受伤的那个金在奂了,他变得渺小又害怕。

 

承认错误的话,他就什么都不剩了。

 

 

 

 

“多久结婚,日期确定了吗。”金在奂倒了一杯清酒。

 

黄旼炫跟他敬了敬,“七月底。”

 

光落到金在奂的眉梢,眼睛里的情绪星星点点,他笑了笑,嘴角的弧度都带着无奈,“哥动作真快。”

 

“在奂,当我伴郎吧。”

 

金在奂低着头,声音从下面很沉很沉的传来回答他。

 

“好啊。”


 

 

  

评论(15)
热度(142)
  1. FACEEEE新都桥7号 转载了此文字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