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邦

我的来信,你收到了吗?

黄金

5k完结


 

 


01

 

我叫金在奂,今年十九岁。

 

我跟普通人不太一样,因为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但我也不差普通人什么,我被接入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们对我很好,会经常给我买新衣服,会记得我爱吃什么,会教我很多道理,会带我出去旅游,好多好多对我好的事情,一时半会列举不完。我很爱他们。

 

我应该也算是一个普通人吧。

 

虽然在那样的环境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我却从未感到孤单,很好奇吧?为什么一个从小就被抛弃的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反而身边全是同样被抛弃的孩子,长大的过程中还肯定听到不少流言蜚语,他却没有觉得孤单呢。

 

因为在那些本该感到孤单的日子里,有一个哥哥在很用力很用力地陪着我。

 

他叫黄旼炫,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永远地停在了十八岁。

 

我很想他。

 

 

 

 

02

 

金在奂是在凌晨被悄悄放在孤儿院门口的,他后来听院长感慨地说,冬天的室外即使是成年人都要缩着头走路,他这样幼小的婴孩只是被裹了一圈,就被放在门口冻了一晚上,真是太可怕了。

 

幸亏早晨院长要出来拿信箱里的报纸,这才早早注意到了他,要不然他很可能就没有机会待在这个世界上了。

 

金在奂的脸被冻得发紫,连哭声都发不出来,院长打开门见到奄奄一息的金在奂吓了一跳,然后赶紧抱起他走进温暖的室内。

 

他命大,缓了过来。

 

院长拍着他小小的背哄他时注意到了被褥里的纸条,纸条上只有寥寥几笔。

 

这婴儿叫金在奂,他的母亲不得已抛下他,恳请孤儿院收留。

 

院长搂着他叹了一口气,叹气的时候金在奂睁开了眼睛,看到院长也不哭不闹,只是带着好奇心瞅了院长好半晌,然后就咧开嘴笑了,越笑越开心,手摇摇晃晃地举起来,一点不知道当下自己的处境,他笑得小小的鼻子皱起来,嘴巴哇哇地张开,露出光秃秃的没长牙齿的牙龈。

 

院长想就把他收进院里吧,要不然这孩子多可怜啊。

 

 

 

 

03

 

从此孤儿院里多了一个婴儿,院长买了一个婴儿床,他平常就睡在里面。

 

院里的大小孩子都对他感到好奇,不时跑来看他。

 

第一次见到金在奂的黄旼炫是五岁。

 

黄旼炫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跑跑跳跳,经常待在室内。

 

他太小了,连扶着婴儿床的栏杆站起来也不行,总是躺在被子下面,要不然就是被抱在院长怀里。黄旼炫以前总是靠在窗边往外望,看其他人踢足球,跳橡皮筋。可是有了他后,黄旼炫找到了玩伴,甚至和他有些惺惺相惜。

 

他比自己还要脆弱,黄旼炫趴在婴儿床的栏杆上想。

 

他甚至不能在这个房间里到处走,只能睡在小床里,黄旼炫踮着脚伸出手去摸他的脸,他好像很喜欢,脑袋轻微蹭了蹭,黄旼炫立马被这种柔弱的触感惊得缩回了手,这个孩子在依赖着自己!

 

黄旼炫不由得对他亲近起来,时常逗他玩,给他念故事书。

 

 

 

 

04

 

金在奂有记忆以来,黄旼炫就一直在他身边。

 

还没开始上学的日子,金在奂再快乐不过了。

 

他会跟几个同龄的孩子在后院玩耍,但大多数时候都待在黄旼炫旁边。

 

黄旼炫不会像有些坏孩子那样欺负他,甚至会挺身而出把他护在身后,就像老鹰捉小鸡那个游戏,他是鸡宝宝,黄旼炫是鸡宝宝的妈妈,然后展开双手保护他。

 

黄旼炫像个神奇宝库,知道很多他不知道的故事,像为了心上人献出了自己美丽歌喉的人鱼公主啦,像一个人住在B612星球上的小王子爱上了玫瑰花啦,金在奂每次听到新的故事都惊奇极了。同时觉得自己的哥哥好厉害,居然知道那么多他不知道的事!

 

虽然他的哥哥不能和他赛跑,但他们可以在草丛里捉蚂蚱,斗蛐蛐。

 

另外,黄旼炫的话可比院长的话管用多了。

 

如果金在奂闹着不愿意吃饭,黄旼炫只要瞪他一眼,他就会颓下肩膀耷拉着脑袋说,“我会乖乖吃饭的。”

 

金在奂不懂先天性心脏病是什么,他还不会认字,但他知道他的哥哥生病了。

 

院长说哥哥不能情绪不好,要不然心脏会痛。院长指了指他的胸口,说心脏指的就是这里。金在奂想他的哥哥大概是不能太伤心或者太生气。

 

所以他总是很小心,希望他的哥哥一直开开心心,这样哥哥就不会痛了吧?

 

 

 

 

05

 

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很早熟,开始上学后,金在奂也渐渐懂了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

 

他开始上小学,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最好被领养的。

 

金在奂注意到那些来孤儿院的陌生人,大多都带着探究的眼神,冰冷冷地扫视着他们。

 

他不喜欢这些大人,扯扯黄旼炫的衣服下摆,黄旼炫会紧紧地牵着他的手。

 

黄旼炫已经上五年级了,按理来说早该被领走了,何况黄旼炫长得好看,又文静懂事。

 

金在奂有些紧张地仰头看着他的哥哥,“哥哥,有一天你也会离开这里吗?”

 

黄旼炫蹲下来拍他的头,他念念不舍地蹭着黄旼炫的掌心,“不会的。”

 

他还是不放心,抿着嘴巴委屈巴巴的样子,“可是哥哥那么好,哥哥怎么那么肯定?”

 

黄旼炫笑了笑,刮了下他的鼻子,“因为哥哥生病了呀,他们不喜欢生病的小孩。”

 

他一下子大吼起来,“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们不喜欢是因为他们傻!”

 

金在奂说着说着眼泪珠子掉了下来,他虽然这样说了,可他心里是难过的,他没想到居然有人会不喜欢他的哥哥。

 

黄旼炫把他揽进怀里,轻轻抚着他的背,哄他,“我们在奂不哭,哥哥有在奂喜欢就很幸福啦。”

 

他抽噎着问,“可是,哥哥有更多的喜欢不是很好吗?”

 

黄旼炫无奈地说,“要那么多喜欢做什么呢,只有在乎的人的喜欢是最重要的呀。”

 

金在奂的下巴搁在黄旼炫的肩膀上,手放在身体两侧松了又握紧。

 

他是哥哥在乎的人,他的喜欢是很重要的,那他可要好好喜欢哥哥才行。

 

 

 

 

06

 

院长带着一对夫妇来看他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跑开了。

 

他不能被带走,要不然哥哥怎么办。

 

金在奂躲在院子的大树后面,缩成小小的一团,害怕的不得了。

 

结果院长还是找到他了,她跑得气喘吁吁,“在奂,你过来呀!”

 

他不愿意,怎么也不愿意挪一步,院长把他拉过去,他抓着院长的手咬了一口,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院长当即叫了一声把他放开了。

 

金在奂对那对夫妇吐着舌头说,“你们可别想带走我!”

 

说完他就一溜烟地跑开,跑进房间不再出来了。

 

找到他的是黄旼炫,黄旼炫坐在他的床边,金在奂把自己藏在被子里,只露一双眼睛,盯着黄旼炫眨也不眨地看。

 

黄旼炫没好气地说,“你知不知道院长气坏了。”

 

他点点头。

 

黄旼炫继续,“那你怎么不跟院长道歉,反而躲在这里呢。”

 

他闷着声,“他们想要带走我,我不想。”

 

黄旼炫怔了怔,“为什么不想?”

 

他说,“我走了哥哥就一个人了呀。”

 

黄旼炫把脸别到一边去好半晌没说话,金在奂怕黄旼炫生气,不安地坐了起来,怯怯地喊黄旼炫。

 

黄旼炫手肘撑在膝盖上,把脸埋在了掌心里,“在奂,跟他们走会有更好的生活,你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

 

他不知怎么想起同学对他说的那些刺耳的话,“哥哥说什么呢,我本来就是被抛弃的,我不在乎的。”

 

他这句话就像一根针倏的扎在了黄旼炫心上,黄旼炫从掌心里抬起脸歪着头看他。

 

黄旼炫的眼眶有些红,“在奂,那并不等于你不值得被爱。”

 

“我们最不该做的就是抛弃自己。”

 

他咬着唇鼻子酸了,眼睛胀得难受,可他不能哭。“我不会抛弃自己的。”

 

他靠过去抱住黄旼炫,“我会去找院长道歉,哥哥不要哭。”

 

黄旼炫被他抱着没出声,揉了揉他的脑袋。

 

 

 

 

07

 

金在奂和院长道了歉,可在领养这件事上怎么也不妥协。

 

院长也不想为难他,只好拿他没办法。

 

可从那之后,黄旼炫的身体开始不好起来,且一年比一年差了。

 

他一直觉得哥哥的情况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好起来。

 

黄旼炫自己知道,这副身子拖到现在已经不错了,他不能总去医院,承担不起昂贵的住院费,药有些时候都会紧张。

 

黄旼炫一边担忧着金在奂,一边又有些释然,或许等到自己走了,金在奂就可以没有牵挂地去更好的地方。

 

黄旼炫勉强地上完初中,义务教育也刚好在这里结束了。

 

黄旼炫这个年纪的男孩,如果还没被领养,就得离开孤儿院自己独立生活。

 

毕竟孤儿院养不了那么多人,新人来了,旧人就该离开。

 

金在奂很感谢他幸运地住在这个孤儿院,遇到了好院长,而不是大多新闻报道里的牢笼和冷血大人。

 

院长留下了黄旼炫,黄旼炫以前还能和他一起在外玩耍,现在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金在奂总是下垂着嘴角,无法装作自己很开心。

 

黄旼炫逗他,“在奂,我们这是交换了身份啊,哥哥变成婴儿时的你了,所以只好躺在床上。在奂要给哥哥念故事听吗。”

 

金在奂拉着黄旼炫的手焉嗒嗒的,“哥哥知道那么多,我怎么讲呀。”

 

黄旼炫狭长的眼眯起来,眼角笑出了一溜褶子。“在奂不管讲什么,我都爱听。”

 

他看着黄旼炫温润的脸,心跳好像快了些,哥哥越长越好看了。

 

他凭着琐碎的记忆,讲着从老师那听来的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不知不觉间黄旼炫靠着枕头睡了过去,他小心地给黄旼炫捻好被角,然后偷偷亲了黄旼炫的脸颊,然后红着脸背过身去从书包里拿出作业。

 

窗外蝉声阵阵,阳光正好,而黄旼炫沉睡的挂着微笑的脸像一幅被时间停住了的画,美得不能再美。

 

 

 

 

08

 

黄旼炫身体还没那么坏的时候,他喜欢在学校的操场上和人踢足球,黄旼炫偶尔会来看他,还会站在旁边给他加油。

 

每当这样,他就会自豪地和朋友说,“那是我的哥哥哦,帅气吧。”

 

现在没有这种机会了,金在奂倒是不可惜,他只想多点时间陪在黄旼炫身边。

 

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他不敢想。

 

他还想做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不知道黄旼炫病情的凶险,不去担心黄旼炫还有没有时间。

 

黄旼炫总是说,“在奂以后要好好读书,然后去探索自己的人生吧。”

 

他嘟囔着,“什么我的你的,要去探索我也会捎上哥哥,以后远着呢!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黄旼炫就笑着不回话。

 

金在奂是黄旼炫的跟屁虫,从小跟在黄旼炫身后,对黄旼炫说的话百分之百顺从。

 

他现在决定任性一点,做个不那么听话的孩子。

 

等黄旼炫醒了,他要嘱咐黄旼炫每天只负责吃好睡好,不准想杂七杂八的事情,更不准动不动就擅自把自己从他的未来剥离出去。

 

可黄旼炫睡了很久很久,直到深夜、黎明,都没有醒过来。

 

黄旼炫永远地睡了过去。

 

 

 

 

09

 

院长把黄旼炫的骨灰给他了,拍了拍他的肩,什么也没说。

 

他的哥哥就这样走了,他不太能接受这件事实。

 

十三岁的金在奂躲在被窝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还有那么多话没来得及和黄旼炫说,甚至黄旼炫最想看到的他的成长都还没开始,他是那样弱小,对这一切束手无策。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也觉得他可怜,这天孤儿院里来了对夫妇,两人都长得慈眉善目,而且经济条件很好,他们对院长说想要领走他。

 

没有了黄旼炫,金在奂想自己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们那么有钱,或许还能让自己上个好学校。

 

于是他被他们领养回家,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不太说话,但他们很有耐心,转学前专门带着他出门散心,去了一趟国外。

 

金在奂被陌生的人事物搅得昏头昏脑,他想这就是黄旼炫想要他探索的人生吗。

 

外面的世界确实好大,他变得比以前更渺小了。

 

回来后他总是想事情,养父母经常和他谈话,好像不管他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他们都能包容理解。

 

在金在奂生日这天,他收到一封来信。

 

信封的右下角是黄旼炫熟悉的字迹,他不知道这封信是怎么寄到自己这里的,但他无暇探究这些,便拿着信封急匆匆地走回房间在桌前坐下来。

 

他手抖着拆开了信封,掉出来一张信纸,看上去墨水的痕迹已经干了很久。

 

是黄旼炫的字。

 

“在奂:

你好吗?

我是旼炫哥,不知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会不会很惊讶,你就当做是天国的来信吧,我也只能为你做这些了。

首先哥哥要祝你生日快乐,我们在奂又好好地长大了一岁,我很开心。现在的在奂在哪呢,不知道有没有去好的家庭,但不管在哪,我都希望在奂不要放弃自己,还记得哥哥说过的那句话吗?在奂要说到做到。

虽然发生了很多难过的事,很多努力都无功而返,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想到过去,然后你从小到大的影像一幕幕的回放在脑海里,第一次说话,第一次会走路,第一次上学,第一次...这一幕幕好像还在昨天,没想到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我知道你会有段辛苦的日子,自己一个人煎熬着委屈,但是这一切很快就将过去。在奂,你远比你想象的要坚强,所以要撑住。

我好像从来没对你说过有些话,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觉得肉麻,但是现在可以说了。

我好爱你。

希望你可以照顾好自己。”

 

金在奂捧着信纸号啕大哭,他止不住捶打着自己的胸膛,恨不得把自己撕裂开。

 

他是爱黄旼炫的,从很久很久以前,甚至他还没发觉的时候,就已经爱他了。

 

他爱黄旼炫像爱一位朋友,一个家人,一片港湾。

 

养父母打开了他的门,急着问怎么了,金在奂扑进他们的怀抱说以后会好好和他们相处。

 

他们有些手脚无措地安慰着他。

 

他想要好好地活下去,连着黄旼炫的份一起。

 

 

 

 

10

 

去年成人的时候,我收到了最后一封来自你的信。

 

因为今年我守在门口,却没再有送信人上门了。

 

信上你说:

 

“在奂:

照例问好,你过得开心吗?

祝你十八岁生日快乐,从今以后,我们在奂就是个大人了。现在应该上大学了吧?不知道在奂学的什么专业,去新学校会不会碰到喜欢的人,在奂的未来肯定是光明无限的,哥哥放心的这样期待了。

看不见你,但我依然在想念你。下雨了有没有穿雨鞋,天冷了有没有烤火,虽然不在你身边,但我关切的眼光一直在远远地注视着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如果有心灵感应这一说。

希望你身体健康,不要生病。”

 

你始终把我当个孩子,明明你自己都说了现在我是个大人了。

 

虽然今年你没有再来信我有些失落,但你应该是不再担心我了,我想这也是一件好事,你在天上也不应该想太多。

 

我高考努力考上了医学院,如今是大二在读。

 

我想要有挽救病人的能力,这样就可以让他们赶快从病痛中好起来。

 

或许这样也会减少一些我的遗憾。

 

孤儿院还在,爸妈和我有时还会回去探望院长,她老了一些,但看起来还是很精神。

 

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总是很欣慰,偶尔她会惋惜你,说你还在的话应该也出落的很好。

 

我只是笑笑,你当然会很优秀,追你的女孩子该排长龙吧。

 

那样我可不知道有多嫉妒。

 

这些年你的来信我都收到了,我能变成现在这样子,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你的功劳。

 

你在天上听到我这样说肯定会乐得眼睛眯起来吧,好吧,你该开心的。

 

旼炫哥,谢谢你给了我那么多爱,让我并不孤单。

 

怕你生气,但还是要说,我以后决定一个人啦。

 

虽然是一个人,但我心里一直住着两个人。

 

我们下辈子再见,好吗?





评论(11)
热度(317)

© 新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