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 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失去

绝返(六)

旼奂

现背

ooc

#情节需要#这章短更





在他们团体解散后黄旼炫回到nuest活动的第四年,大家纷纷搬出宿舍独立生活,而金在奂终于如愿以偿的和黄旼炫住在了一起。

 

在黄旼炫搬进来的前几天,金在奂生动形象地演绎了一把什么叫做热锅上的蚂蚁。

 

一想到从此以后生活真的跟那人息息相关,金在奂不免有些紧张。

 

牙刷得买新的,牙刷杯不能再将就他的用了。

 

卫生间里多添几件毛巾,旼炫哥有洁癖。

 

买个地板精灵,还是干脆买一整套清洁用具。

 

拖鞋、睡衣、枕头...啊啊啊,怎么那么多东西。

 

金在奂苦恼地想,衣柜也该换一个了。

 

 

 

 

黄旼炫带着两个行李箱停在自家门口,划开电子显示屏输入密码。

 

他转身把行李箱提进来,回头就看到了金在奂坐在门关前仰着头直溜溜地把他给望着。

 

黄旼炫边脱鞋边笑,“你是不是在宿舍小狗当惯了。”

 

金在奂真的“汪”了一声。

 

片刻后。

 

“为什么我的拖鞋是粉色的?”

 

金在奂把脚伸出去,赫然又是一双粉色拖鞋。“因为哥跟我是情侣歀啊。”

 

黄旼炫重新打量这个家的每个角落,他走进卧室,沉默了三秒钟后。

 

“为什么连床都是粉色的?”

 

金在奂从他身后探出半个头,没忍住恶趣味。“因为哥跟我是情侣啊。”

 

结果当然是黄旼炫把金在奂操的下不来床。

 

 

 

 

同居生活鸡飞狗跳的开始了,金在奂把它当做冒险。

 

这是一场没有标准答案,只能不断探寻的旅途。

 

旼炫哥喜欢从背后抱着他睡觉,下巴搁在他肩膀上。金在奂喜欢黄旼炫早晨醒来时蹭他的小动作,新长出的胡茬摩擦过他的皮肤,那人的呼吸绵长又温暖,总是会把他再抱紧一点,慵懒的鼻音酥透了他的每一根骨头。

 

旼炫哥准备的早餐永远很丰盛,他说这一顿吃好了一天才会有力气。

 

旼炫哥的厨艺越来越好了,金在奂觉得他都可以去开家餐厅。

 

旼炫哥心情好的时候会配合他玩歌曲接龙,金在奂觉得黄旼炫是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唱歌最好听的人。

 

 

 

 

两人全副武装地走在宏大街头,在人群交错里偷偷牵手。

 

他们在路灯的阴影下接吻,躲在空荡的小巷说悄悄话。

 

后来金在奂想,还有什么浪漫是他没得过的呢。

 

南山塔的情人锁已经够锁住他一辈子了。

 

 

 

 

黄旼炫和金在奂分手后,没再去过那个他住了三年的家。

 

黄旼炫一直以为金在奂会像他那样,换个房子,整理掉他们之间的太多牵连。

 

他见过不少金在奂脆弱的样子,从前往后再没有哪一个比得上那晚生病的金在奂。

 

从进门开始,黄旼炫就知道这家的布置跟他离开前一样,没有变过。

 

黄旼炫蹲在沙发前,看着神情苍白的金在奂心里想,这人太固执了。

 

黄旼炫看着他说自己怎么还忍心出现在他梦里让他难过。

 

金在奂可真绝。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到处都是他们两人痕迹的房子里。

 

金在奂真的以为自己会回来。

  

 

  


评论(7)
热度(145)
  1. FACEEEE新都桥7号 转载了此文字

© 新都桥7号 | Powered by LOFTER